《金匱要略心典》婦人妊娠﹝pregnancy﹞病脈證治 第二十:

師曰:婦人得平脈。陰脈小弱。其人渴。不能食。無寒熱。名妊娠﹝pregnancy﹞。桂枝湯主之。於法六十日當有此證。設有醫治逆者。卻一月加吐下者。則絕之。

平脈。脈無病也。即《內經》身有病而無邪脈之意。陰脈小弱者。初時胎氣﹝fetal_qi﹞未盛。而陰方受蝕。故陰脈比陽脈小弱。至三四月經血久蓄。陰脈始強。《內經》所謂手少陰脈動者妊子﹝Pregnancy﹞。《千金》所謂三月尺脈數是也。其人渴。妊子者﹝Pregnancy﹞內多熱也。一作嘔亦通。今妊婦﹝pregnant_woman﹞二三月。往往惡阻﹝malign_obstruction﹞不能食是已。無寒熱者。無邪氣也。夫脈無故而身有病。而又非寒熱邪氣。則無可施治。惟宜桂枝湯和調陰陽而已。

徐氏云:桂枝湯外證得之。為解肌和營衛。內證得之。為化氣調陰陽也。六十日當有此證者。謂妊娠﹝pregnancy﹞兩月。正當惡阻﹝malign_obstruction﹞之時。設不知而妄治。則病氣反增。正氣﹝healthy_qi﹞反損。而嘔瀉有加矣。絕之謂禁絕其醫藥也。樓全善云。

嘗治一二婦惡阻﹝malign_obstruction﹞病吐。前醫愈治癒吐。因思仲景絕之之旨。以炒糯米湯代茶。止藥月余漸安。

婦人宿有癥病。經斷未及三月。而得漏下﹝metrostaxis﹞不止。胎動在臍上者。此為癥痼害。妊娠﹝pregnancy﹞六月動者。前三月經水﹝menstruation﹞利時。胎也。下血者﹝hematochezia﹞。後斷三月,衃也。所以血不止者。其癥不去故也。當下其癥。桂枝茯苓丸主之。

舊血所積。為宿病也。痼害者。宿病之氣。害其胎氣﹝fetal_qi﹞也。於法妊娠﹝pregnancy﹞六月。其胎當動。今未三月。胎不當動而忽動者。特以癥痼害之之故。是六月動者胎之常。三月動者胎之變也。夫暍病﹝thermoplegia_disease﹞之人。

其經月當不利。經不利。則不能受胎。茲前三月經水﹝menstruation﹞適利。胞宮﹝uterus﹞淨而胎可結矣。胎結故經斷不復下。

乃未三月而衃血﹝coagulated_blood﹞仍下。亦以痼害之之故。是血留養胎﹝nurturing_fetus﹞者其常。血下不止者其變也。要之。其不去。

則血必不守。血不守。則胎終不安。故曰當下其。桂枝茯苓丸。下之力。頗輕且緩。蓋恐峻厲之藥。將並傷其胎氣﹝fetal_qi﹞也。

桂枝茯苓丸方:

 桂枝、茯苓、丹皮、桃仁(去皮尖熬)、芍藥(各等分)。

 上五味。末之。煉蜜丸如兔屎大。每日食前服一丸。不知。加至三丸。

婦人懷妊六七月。脈弦發熱。其胎愈脹。腹痛﹝abdominal_pain﹞、惡寒﹝aversion_to_cold﹞。少腹如扇﹝lesser-abdominal_draft﹞。所以然者。子臟開故也。當以附子湯溫其臟。

脈弦發熱。有似表邪。而乃身不痛而腹反痛。背不惡寒﹝aversion_to_cold﹞而腹反惡寒﹝aversion_to_cold﹞。甚至少腹陣陣作冷。若或扇之者然。所以然者。子臟開不能合。而風冷之氣乘之也。夫臟開風入。其陰內勝。則其脈弦為陰氣。

而發熱且為格陽矣。胎脹者。胎熱則消。寒則脹也。附子湯方:未見。然溫裏散寒之意。概可推矣。

師曰:婦人有漏下者﹝metrostaxis﹞。有半產﹝abortion﹞後因續下血﹝hematochezia﹞。都不絕者。有妊娠下血者﹝precipitation_of_blood_in_pregnancy﹞。假令妊娠﹝pregnancy﹞腹中痛為胞阻﹝uterine_obstruction﹞。膠艾湯主之。

婦人經水﹝menstruation﹞淋瀝。及胎產前後下血﹝hematochezia﹞不止者。皆衝任脈虛。而陰氣不能守也。是惟膠艾湯為能補而固之。

中有芎、歸。能於血中行氣。艾葉利陰氣。止痛安胎﹝Tocolysis﹞。故亦治妊娠﹝pregnancy﹞胞阻﹝uterine_obstruction﹞。胞阻者﹝uterine_obstruction﹞。胞脈阻滯。血少而氣不行也。

膠艾湯方:

 乾地黃(六兩)、川芎、阿膠、甘草(各二兩)、艾葉、當歸(各三兩)、芍藥(四兩)。

 上七味。以水五升。清酒三升。合煮取三升。去滓。內膠令消盡。溫服一升。日三服。不瘥更作。

婦人懷妊。腹中痛﹝gripping_pain_in_the_abdomen﹞。當歸芍藥散主之。

→【﹝疒ㄎ﹞:音,ㄐㄧㄠˇ。痛:意:《說文》腹中急也。《廣韻》腹中急痛。】

 按:,《說文》:音絞。腹中急也。乃血不足。而水反侵之也。血不足而水侵。則胎失其所養。而反得其所害矣。

腹中能無痛乎。芎、歸、芍藥。益血之虛。苓、術、澤瀉。除水之氣。

 趙氏曰:此因脾土為木邪所客。穀氣不舉。

濕氣下流。搏于陰血而痛。故用芍藥多他藥數倍。以瀉肝木。亦通。

當歸芍藥散方:

 當歸、川芎(各三兩)、芍藥(一斤)、茯苓、白術(各四兩)、澤瀉(半斤)。

 上六味。杵為散。取方寸匕。酒和。日三服。

妊娠嘔吐﹝hyperemesis_gravidarum﹞不止。乾薑人參半夏丸主之。

 此益虛溫胃之法。為妊娠﹝pregnancy﹞中虛而有寒飲者﹝cold_rheum﹞設也。夫陽明之脈。順而下行者也。有寒則逆。有熱亦逆。逆則飲必從之。而妊娠﹝pregnancy﹞之體。精凝血聚。每多蘊而成熱者矣。按《外台》方。青竹茹、橘皮、半夏各五兩。生薑、茯苓各四兩。麥冬、人參各三兩。為治胃熱氣逆嘔吐﹝emesis﹞之法。可補仲景之未備也。

乾薑人參半夏丸方:

 乾薑、人參(各一兩)、半夏(二兩)。

 上三味末之。以生薑汁糊為丸。梧子大。飲服十丸。日三服。

妊娠﹝pregnancy﹞、小便難﹝difficult_urination﹞。飲食如故。當歸貝母苦參丸主之。

小便難﹝difficult_urination﹞而飲食如故。則病不由中焦﹝middle_energizer﹞出。而又無腹滿﹝abdominal_fullness﹞身重等證。則更非水氣﹝edema﹞不行。知其血虛熱鬱。而津液澀少也。《本草》當歸補女子諸不足。苦參入陰利竅除伏熱。貝母能療鬱結。兼清水液之源也。

當歸貝母苦參丸方:

 當歸、貝母、苦參(各四兩)。

 上三味末之。煉蜜丸如小豆大。飲服三丸。加至十丸。

妊娠﹝pregnancy﹞有水氣﹝edema﹞。身重。小便不利﹝Dysuria﹞。灑淅惡寒﹝aversion_to_cold﹞。起即頭眩﹝dizziness﹞。葵子茯苓散主之。

妊娠﹝pregnancy﹞、小便不利﹝Dysuria﹞。與上條同。而身重惡寒﹝aversion_to_cold﹞、頭眩﹝dizziness﹞。則全是水氣﹝edema﹞為病。視虛熱液少者。天壤懸殊矣。葵子、茯苓滑竅行水。水氣﹝edema﹞既行。不淫肌體。身不重矣。不侵衛陽。不惡寒﹝aversion_to_cold﹞矣。不犯清道。不頭眩﹝dizziness﹞矣。《經》曰:有者求之。無者求之。盛虛之變。不可不審也。

葵子茯苓散方:

 葵子(一升)、茯苓(三兩)。

 上二味。杵為散。飲服方寸匕。日二服。小便利則愈。

婦人妊娠﹝pregnancy﹞宜常服。當歸散主之。

妊娠﹝pregnancy﹞之後。最慮濕熱傷動胎氣﹝fetal_qi﹞。故於芎、歸、芍藥養血之中。用白術除濕。黃芩除熱。丹溪稱:黃芩、白術為安胎﹝Tocolysis﹞之聖藥。夫芩、術非能安胎者﹝Tocolysis﹞。去其濕熱而胎自安耳。

當歸散方:

 當歸、黃芩、芍藥、川芎(各一斤)、白術(半斤)。

 上五味。杵為散。酒服方寸匕。日再服。妊娠﹝pregnancy﹞常服即易產。胎無疾苦。產後﹝Postpartum﹞百病悉主之。

妊娠﹝pregnancy﹞、養胎﹝nurturing_fetus﹞。白術散主之。

妊娠﹝pregnancy﹞傷胎。有因濕熱者。亦有因濕寒者。隨人臟氣之陰陽而各異也。當歸散。正治濕熱之劑。白術散。白術、牡蠣燥濕。川芎溫血。蜀椒去寒。則正治濕寒之劑也。仲景並列於此。其所以詔示後人者深矣。

白術散方:

 白術、川芎、蜀椒(去汗)、牡蠣(各三分)。

 上四味。杵為散。酒服一錢匕。日三服。夜一服。但苦痛加芍藥。心下毒痛。倍加芎藭。心煩吐痛。不能食飲。加細辛(一兩)。半夏大者二十枚服之。後更以醋漿水服之。若嘔。以醋漿水服之。復不解者。小麥汁服之。已後渴者。大麥粥服之。病雖愈。服之勿置。

婦人傷胎懷身。腹滿﹝abdominal_fullness﹞不得小便。從腰以下重。如有水狀。懷身七月。太陰當養不養。此心氣實。

當刺瀉勞宮﹝PC08﹞及關元﹝RN04﹞小便微利則愈。

傷胎。胎傷而病也。腹滿﹝abdominal_fullness﹞不得小便。從腰以下重。如有水氣﹝edema﹞。而實非水也。所以然者。心氣實故也。心,君火也﹝sovereign_fire﹞。為肺所畏。而妊娠﹝pregnancy﹞七月。肺當養胎﹝nurturing_fetus﹞。心氣實則肺不敢降。而胎失其養。所謂太陰當養不養也。夫肺主氣化者也。肺不養胎﹝nurturing_fetus﹞。則胞中之氣化阻。而水乃不行矣。腹滿﹝abdominal_fullness﹞便難身重。職是故也。

是不可治其肺。當刺勞宮﹝PC08﹞以瀉心氣。刺關元﹝RN04﹞以行水氣﹝edema﹞。使小便微利。則心氣降。心降而肺自行矣。勞宮﹝PC08﹞:心之穴。關元﹝RN04﹞:腎之穴。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