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匱要略心典》消渴﹝diabets﹞、小便不利﹝Dysuria﹞、淋病﹝gonorrhea﹞脈證治 第十三:

厥陰之為病。消渴﹝diabets﹞。氣上衝心。心中疼熱。饑而不欲食。食則吐蛔﹝vomiting_ascaris﹞。下之利不止。

 此邪熱入厥陰而成消渴﹝diabets﹞。成氏所謂邪愈深者熱愈甚也。氣上衝心。心中疼熱者。火生於木。肝氣通心也。饑而不欲食者。木喜攻土。胃虛求食。而客熱復不能消穀也。食即吐蛔者﹝vomiting_ascaris﹞。蛔無食而動。聞食臭而出也。下之利不止者。胃氣重傷。而邪熱下注也。夫厥陰風木之氣。能生陽火而爍陰津。津虛火實。臟燥無液。求救于水。則為消渴﹝diabets﹞。消渴者﹝diabets﹞。水入不足以制火。而反為火所消也。

寸口﹝wrist_pulse﹞脈浮而遲。浮即為虛。遲即為勞。虛則衛氣不足。勞則營氣竭。趺陽脈﹝instep_yang_pulse﹞浮而數。浮即為氣。

數即消穀而大堅。氣盛則溲數﹝Pollakiuria﹞。溲數﹝Pollakiuria﹞則堅。堅數相搏。即為消渴﹝diabets﹞。

診寸口﹝wrist_pulse﹞而知營衛之並虛。診趺陽﹝instep_yang﹞而知胃氣之獨盛。合而觀之。知為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內熱而成消渴也﹝diabets﹞。夫所謂氣盛者。非胃氣盛也。胃中之火盛也。火盛則水穀去而胃乃堅。如土被火燒而堅硬如石也。故曰數即消穀而大堅。胃既堅硬。水入不能浸潤。但從旁下轉。而又為火氣所迫而不留。故曰氣盛則溲數﹝Pollakiuria﹞。溲數﹝Pollakiuria﹞則堅。愈數愈堅。愈堅愈數。是以飲水多而渴不解也。

男子消渴﹝diabets﹞。小便反多。以飲一斗。小便亦一斗。腎氣丸主之。

男子以腎為事。腎中有氣。所以主氣化。行津液。而潤心肺者也。此氣既虛。則不能上至。氣不至。則水亦不至。而心肺失其潤矣。蓋水液屬陰。非氣不至。氣雖屬陽。中實含水。水之與氣。未嘗相離也。腎氣丸中有桂、附。所以斡旋腎中頹墮之氣。而使上行心肺之分。故名曰腎氣。不然。則滋陰潤燥之品。同於飲水無濟。但益下趨之勢而已。馴至陽氣全消。有降無升。飲一溲二而死不治。夫豈知飲入於胃。非得腎中真陽。焉能遊溢精氣。而上輸脾肺耶。

 按:消渴證﹝diabets﹞。有太陰、厥陰、陽明、少陰之異。系太陰者。心熱移肺也。系厥陰者。風勝則干。

抑火從木出也。系陽明者。火燔而土燥也。系少陰者。水虛不能制火也。然此不言水虛不能制火。而言火虛不能化水。則法之變而論之精也。惟火不化水。故飲一斗。水亦一斗。不然。未有不為火所消者矣。推而言之。厥陰內熱之渴。水為熱所消。其小便必不多。陽明內堅之渴。水入不能內潤而從旁轉。其小便雖數。而出亦必少也。

腎氣丸方:(見婦人雜病﹝Gynocopathy﹞)

脈浮。小便不利﹝Dysuria﹞。微熱消渴者﹝diabets﹞。宜利小便發汗。五苓散主之。

熱渴飲水。水入不能已其熱。而熱亦不能消其水。於是水與熱結。而熱浮水外。故小便不利﹝Dysuria﹞。而微熱消渴也﹝diabets﹞。五苓散利其與熱俱結之水。兼多飲暖水取汗。以去其水外浮溢之熱。熱除水去。渴當自止。

五苓散方:(見痰飲﹝phlegm_and_retained_fluid﹞)

渴欲飲水。水入則吐者。名曰水逆﹝water_regurgitation﹞。五苓散主之。

熱渴飲水。熱已消而水不行。則逆而成嘔。乃消渴﹝diabets﹞之變證。曰水逆者﹝water_regurgitation﹞。明非消渴﹝diabets﹞而為水逆也﹝water_regurgitation﹞。故亦宜五苓散。去其停水。

渴欲飲水不止者。文蛤散主之。

熱渴飲水。水入不能消其熱。而反為熱所消。故渴不止。文蛤味鹹性寒。寒能除熱。鹹能潤下。

用以折炎上之勢。而除熱渴之疾也。

文蛤散方:

 文蛤(五兩)。

 上一味。杵為散。以沸湯五合。和服方寸匕。

淋之為病。小便如粟狀。小腹弦急。痛引臍中。

淋病﹝gonorrhea﹞有數證。云小便如粟狀者。即後世所謂石淋﹝stony_strangury﹞是也。乃膀胱為火熱燔灼。水液結為滓質。猶海水煎熬而成鹹鹼也。小腹弦急。痛引臍中者。病在腎與膀胱也。

 按巢氏云:淋之為病。由腎虛﹝kidney_deficiency﹞而膀胱熱也。腎氣通于陰。陰、水液下流之道也。膀胱為津液之府。腎虛﹝kidney_deficiency﹞則小便數﹝frequent_urination﹞。膀胱熱則水下澀。數而且澀。淋瀝不宣。故謂之淋。其狀小便出少起多。小腹弦急。痛引於臍。又有石淋﹝stony_strangury﹞、勞淋﹝overstrain_strangury﹞、血淋﹝hematuric_strangury﹞、氣淋﹝qi_strangury﹞、膏淋﹝chylous_strangury﹞之異。詳見本論。其言頗為明晰。可補仲景之未備。

趺陽﹝instep_yang﹞脈數。胃中有熱。即消穀引飲。大便必堅。小便則數。

胃中有熱。消穀引飲。即後世所謂消穀善饑﹝rapid_digestion_of_food_and_polyorexia﹞。為中消者是也。胃熱則液乾。故大便堅。便堅則水液獨走前陰。故小便數﹝frequent_urination﹞。亦即前條消渴﹝diabets﹞胃堅之證。而列於淋病﹝gonorrhea﹞之下。疑錯簡也。

淋家不可發汗。發汗則便血﹝hematochezia﹞。

淋家熱結在下。而反發其汗。熱氣乘心之虛而內擾其陰。則必便血﹝hematochezia﹞。

小便不利者﹝Dysuria﹞。有水氣﹝edema﹞。其人若渴。栝蔞瞿麥丸主之。

 此下焦﹝lower_energizer﹞陽弱氣冷。而水氣﹝edema﹞不行之證。故以附子益陽氣。茯苓、瞿麥行水氣﹝edema﹞。

觀方後云:腹中溫為知。可以推矣。其人若渴。則是水寒偏結於下。而燥火獨聚於上。故更以薯蕷、栝蔞根。除熱生津液也。夫上浮之焰。非滋不熄。下積之陰。非暖不消。而寒潤辛溫。並行不悖。此方為良法矣。欲求變通者。須於此三復焉。

栝蔞瞿麥丸方:

 薯蕷、茯苓(各三兩)、栝蔞根(二兩)、附子(一枚,炮)、瞿麥(一兩)

 上五味末之。煉蜜丸如梧子大。飲服二丸。日三服。不知。增至七八丸。以小便利。腹中溫為知。

小便不利﹝Dysuria﹞。蒲灰散主之。滑石白魚散、茯苓戎鹽湯。並主之。

 蒲,香蒲也。

 甯原云:香蒲去濕熱。利小便。合滑石為清利小便之正法也。

 別錄云:白魚開胃下氣。去水氣﹝edema﹞。血餘療轉胞﹝shifted_bladder﹞。小便不通﹝urinary_stoppage﹞。合滑石為滋陰益氣。以利其小便者也。綱目戎鹽即青鹽。鹹寒入腎。以潤下之性。而就滲利之職。為驅除陰分水濕之法也。仲景不詳見證。而並出三方。以聽人之隨證審用。殆所謂引而不發者歟!

蒲灰散方:

 蒲灰(半分)、滑石(三分)。

 上二味。杵為散。飲服方寸匕。日三服。

滑石白魚散方:

 滑石、亂髮(燒)、白魚(各二分)。

 上三味。杵為散。飲服方寸匕。日三服。

茯苓戎鹽湯方:

 茯苓(半斤)、白術(二兩)、戎鹽(彈丸大,一枚)。

 上三味。先將茯苓、白術煎成。入戎鹽再煎。分溫三服。

渴欲飲水。口乾燥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

 此肺胃熱盛傷津。故以白虎清熱。人參生津止渴。蓋即所謂上消膈消﹝diaphragm_dispersion﹞之證。疑亦錯簡於此也。

白虎加人參湯方:(見暍病﹝thermoplegia_disease﹞)

脈浮發熱。渴欲飲水。小便不利者﹝Dysuria﹞。豬苓湯主之。

 此與前五苓散病證同。而藥則異。五苓散行陽之化。熱初入者宜之。豬苓湯行陰之化。熱入久而陰傷者宜之也。

 按:渴欲飲水。本文共有五條。而脈浮發熱。小便不利者﹝Dysuria﹞。一用五苓。為其水與熱結故也。一用豬苓。為其水與熱結。而陰氣復傷也。其水入則吐者。亦用五苓。為其熱消而水停也。渴不止者。則用文蛤。為其水消而熱在也。其口乾燥者。則用白虎加人參。為其熱甚而津傷也。此為同源而異流者。

治法亦因之各異如此。學人所當細審也。

豬苓湯方:

 豬苓(去皮)、茯苓、阿膠、滑石、澤瀉(各一兩)。

 上五味。以水四升。先煮四味。取二升。去滓。內膠烊消。溫服七合。日三服。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