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匱玉函經二注》卷二十一:

《金匱玉函經二注》婦人產後病脈證治﹝pulse_and_signs﹞ 第二十一:

 (論一首 脈證﹝pulse_and_signs﹞六條 方八首)

問曰:新產婦人。有三病。一者病痙。二者病鬱冒。三者大便難。何謂也?師曰:新產血虛。多汗出。喜中風﹝apoplexy﹞。故令病痙。亡血﹝blood_collapse﹞復汗。寒多。故令鬱冒。亡津液胃燥。故大便難。

【補注】:

 陰與陽。固相資者也。故曰陽生陰長。又曰陽根于陰。夫血陰也。汗為血液。則亦為陰。假如血去多。則汗亦少矣。

 乃偏易出者何哉?

 血大虛。則衛外之陽因而不固。必多汗而腠理﹝striae_and_interstitial_space﹞疏也。疏則邪易入之。血既不足以養脈。乃風入又足以燥其血液。故令病痙。若汗多者亡陽。陽亡必畏寒。寒多遂令鬱冒。至若陰氣既虛。津液必少。胃中燥結。大便轉難。容或有之。然三者總因血虛所至。乃若不明其理而復出汗下。未有不至於危亡者。故聖人先以新產血虛立言。使後世之工。即出於中才以下。亦必從養陰起見也已。

產婦鬱冒。其脈微弱。不能食。大便反堅。但頭汗出。所以然者。血虛而厥。厥而必冒。冒家欲解。必大汗出。以血虛下厥。孤陽上出。故頭汗出。所以產婦喜汗出者。亡陰血虛。陽氣獨盛。故當汗出。陰陽乃復。大便堅。嘔不能食。小柴胡湯主之。

【補注】:

 產婦脈證﹝pulse_and_signs﹞極虛種種者。其理可得而晰言之也。婦人主血。重在衝脈。沖者。肝幕也。血去既多。邪中特易。邪入則必逆冷畏寒。由於遏抑。是血氣虧於中。陰邪冒於外。卒難解也。而其所以難解者。正以血虛不能作汗。而非汗復不解。故欲解者。必大汗出。而後邪始退。正始越也。此言周身之汗者也。亦有血虛下厥。而陽氣孤而無偶。遂上升而汗亦出。則其汗又頭以下不得汗也。總由血虛陰亡。其陽獨盛。汗出之後。邪退正和矣。然其津液一傷於血去。復傷於汗多。安得大便不堅乎。假使大便堅而復有嘔不能食之證。仍是表邪未去。抑或血室﹝uterus﹞受邪也。小柴胡湯為正治之法矣。

病解能食。七八日更發熱者。此為胃實。大承氣湯主之。

【補注】:

 邪去則不歸於府。自能食也。七八日更發熱。明系食滯於胃。脾虛不能運之。能不急下以救其津液乎。然大虛者。當小作湯。要在臨證斟酌爾。

產後腹中痛。當歸生薑羊肉湯主之。並治腹中寒疝﹝Cold_hernia﹞。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不足。

→【﹝疒亏﹞:音,ㄒㄩ;痛者,缓缓痛也。】

【補注】:

 產後本虛。則寒易入。今腹中為肝之幕。為脾之統。痛非正虛而邪實耶。此湯原治寒疝﹝Cold_hernia﹞。取以治產後。未常不可。即以治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又誰曰不宜。

產後腹痛﹝abdominal_pain﹞。煩滿不得臥﹝Insomnia﹞。枳實芍藥散主之。

枳實芍藥散方:

 枳實(燒令黑勿太過)、芍藥(等分)。

 上二味為散。服方寸匕。日三服。並主癰膿。以麥粥下之。

【衍義】:

 仲景凡治腹痛﹝abdominal_pain﹞。多用芍藥。

 何也?

 以其能治氣血積聚。宣行腑臟。通則痛止也。陰氣之散亂成痛。用此收之也。以其能治血痹﹝Blood_impediment﹞之痛也。以其能緩中而止急痛也。

 《本草》謂:主邪氣腹痛﹝abdominal_pain﹞。故多用之。蓋五氣之邪。莫如厥逆。肝木之性急暴。一有不平。則曲直作痛。又肝為藏血之海。瘀積則海不清。而肝木之氣塞矣。東方震木。出於純陰。則振起發生。若出於散亂之陰。則肝本之氣旺矣。木強直。更值邪氣。則肝木與搏擊矣。由此三者而言。芍藥所治。皆肝木也。雖曰治之而亦補之。木之味酸。芍藥亦酸。故云補也。枳實炒黑。入血破瘀。麥粥補血脈也。

師曰:產婦腹痛﹝abdominal_pain﹞。法當以枳實芍藥散。假令不愈者。此為腹中有乾血著臍下。宜下瘀血湯主之。亦主經水﹝menstruation﹞不利。

下瘀血湯方:

 大黃(三兩)、桃仁(二十枚)、蟲(二十熬去足)

 上三味末之。煉蜜為四丸。以酒一升。煎一丸。取八合服之。瘀血﹝static_blood﹞下如豚肝。

【衍義】:

 血之乾燥凝著者。非潤燥蕩滌。不能去也。芍藥、枳實不能治。須用大黃蕩逐之。桃仁潤燥。緩中破結。蟲下血﹝hematochezia﹞。用蜜補不足。止痛和藥。緩大黃之急。尤為潤也。與抵當同類。但少緩爾。

產後七八日。無太陽證﹝Taiyang_syndrome﹞。少腹堅痛。此惡露不盡﹝Persistent_flow_of_lochia﹞。不大便。煩燥發熱。切脈微實。再倍發熱。日晡時煩躁者。不食。食則譫語﹝delirious_speech﹞。至夜即愈。宜大承氣湯主之。熱在裏。結在膀胱也。

【衍義】:

 太陽為表。膀胱為裏。七八日表證入裏。故曰無太陽證﹝Taiyang_syndrome﹞。惡露已為病氣所鬱。不能盡去。邪因入裏。與惡露相搏擊。在膀胱而小腹堅痛。下焦﹝lower_energizer﹞熱極。故不大便。煩躁發熱。更切其脈微實。再倍發熱。日晡時煩躁。此邪又攻於胃。胃熱則不食。食入則穀氣之熱更助。兩熱相並。故譫語﹝delirious_speech﹞。至夜愈。此產後血虛。邪易入血室﹝uterus﹞。入血室﹝uterus﹞。則夜如見鬼狀。言此以明其不在血室﹝uterus﹞。而在膀胱與胃。故用大承氣湯。

產後風。續續數十日不解。頭微痛。惡寒。時時有熱。心下悶。乾嘔﹝Dry_Vomiting﹞。汗出雖久。陽旦證續在爾。可與陽旦湯。(即桂枝湯加黃芩)

【衍義】:

 傷寒病。太陽證﹝Taiyang_syndrome﹞。頭痛﹝cephalgia﹞發熱。汗出惡風者。桂枝湯主之。又太陽病﹝taiyang_disease﹞。八九日不解者。表證仍在。當發其汗。此治傷寒法。凡產後感于風寒諸證。皆不越其規矩。舉此條與上文承氣為表裏之例耳。東垣治勞役飲食﹝diet﹞所傷挾外感者。亦名兩感。必顧胃氣。大全良方。謂新產去血。津液枯竭。如有時氣之類。當發其汗。決不可用麻黃。取汗無取過多。

 《活人書》婦人諸病。皆用四物。與所見證如陽旦之類。各隨所感而消息之。

產後中風﹝apoplexy﹞發熱。面正赤。喘而頭痛﹝cephalgia﹞。竹葉湯主之。

竹葉湯方:

 竹葉(一把)、葛根(三兩)、防風、桔梗、桂枝、人參、甘草(各一兩)、附子(一枚,炮)大棗(十五枚)、生薑(五兩)。

 上十味。以水一斗。煮取二升半。分溫三服。溫覆使汗出。頸項強。用大附子(一枚)。破之如豆大。(該是入字)前藥揚去沫。嘔者。加半夏半升洗。

【衍義】:

 此證太陽上行至頭表。陽脈過膈上循於面。二經合病。故如是。竹葉湯亦桂枝湯變化者。仲景凡治二經合病。多加葛根。為陽明解肌藥也。防風佐桂主二經之風。竹葉主氣上喘。桔梗佐竹葉利之。人參亦治喘。甘草和中。生薑、大棗行穀氣。發榮衛。穀氣行。榮衛和。則上下交濟而汗出解矣。附子恐是後所加。治頭項強耳。頸項強。邪在太陽有禁。固其筋脈不得屈伸。故用附子溫經散寒濕。以佐葛根。若邪在胸中而嘔。加半夏治之。

婦人乳中虛。煩亂嘔逆﹝emesis﹞。安中益氣。竹皮大丸主之。

竹皮大丸方:

 生竹茹(二分)、石膏(二分)、桂枝(一分)、甘草(七分)、白薇(一分)

 上五味。末之。棗肉和丸。如彈子大。飲服一丸。日三。夜二服。有熱者倍白薇。煩喘者加柏實一分。

【衍義】:

 婦人以陰血上為乳汁。必藉穀氣精微以成之。然乳房居胃上。陽明經脈之所過。乳汁去多。則陰血乏而胃中益虛。陰乏則火撓而神昏亂。胃虛則嘔逆﹝emesis﹞。用甘草瀉心火安中益氣。石膏療煩亂。竹皮主嘔逆﹝emesis﹞。桂枝利榮氣。通血脈。又宣導諸藥。使無捍格之患。柏實。

 《本草》主恍惚虛煩。安五臟。益氣。煩喘者。為心中虛火動肺。故以柏實兩安之。

產後下利虛極。白頭翁加甘草阿膠湯主之。

白頭翁加甘草阿膠湯方:

 白頭翁(二兩)、秦皮(三兩)、黃連(三兩)、黃柏(三兩)、甘草(二兩)、阿膠(二兩)。

 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內膠令消盡。分溫三服。

【衍義】:

 傷寒厥陰證﹝Jueyin_syndrome﹞不利重者。白頭翁湯。四味盡苦寒以治熱。苦以堅腸胃。此產後氣血兩虛。因加阿膠補氣血而止利。甘草緩中通血脈。然下利。血滯也。夫人之血行則利自止。甘草尤為要藥。此方豈獨治產後哉。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