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匱玉函經二注》卷十七:

《金匱玉函經二注》嘔吐﹝emesis﹞、噦下利病脈證﹝pulse_and_signs﹞ 第十七:

 (論一首 脈證﹝pulse_and_signs﹞二十七條 方二十三首)

夫嘔家﹝person_who_suffers_from_retching_(and_vomiting)﹞有癰膿。不可治嘔。膿儘自愈。

【衍義】:

 上卷肺癰證﹝abscess_of_lung﹞。必先咳而久久吐膿如米粥。桔梗湯白散皆主之。而此不言癰之所在。知其非肺癰﹝abscess_of_lung﹞可知。

 《經》曰:熱聚於胃口而不行。胃脘為壅。胃脘屬陽明經。陽明氣逆則嘔。故膿不自咳出。從嘔而出。膿亦不似肺癰﹝abscess_of_lung﹞之如米粥者也。出胃脘。從濕化而聚結。若如結痰蛤肉者。謂不可治。不必治其嘔。嘔自膿之瘀。薰蒸穀氣。故嘔。若膿出則嘔自愈。夫癰之在胃脘上口者則然。若過半中。在肺之下者。膿則不從嘔出。而從大便出矣。

先嘔卻渴者。此為欲解。先渴卻嘔者。為水停心下。此屬飲家。嘔家﹝person_who_suffers_from_retching_(and_vomiting)﹞本渴。今反不渴者。以心下有支飲﹝thoracic_fluid_retention﹞故也。此屬支飲﹝thoracic_fluid_retention﹞。

【衍義】:

 傷寒言嘔多有因。因熱因寒因水因飲。皆屬胃家病。此獨以水飲者。分三節言之。

 初一段先嘔卻渴者。為飲而嘔。嘔則飲去。飲去則陽氣回。津液猶未布。故渴耳。雖渴。終以邪去正回而必解也。

 第二段先渴卻嘔者。即前痰飲﹝phlegm_and_retained_fluid﹞條中。小半夏茯苓湯主之。

 第三段本渴。今反不渴。亦痰飲﹝phlegm_and_retained_fluid﹞條中。小半夏茯苓湯主之。

問曰:病患脈數。數為熱。當消穀引食。而反吐者何也?

師曰:以發其汗。令陽微。膈氣虛。脈乃數。數為客熱。不能消穀。胃中虛冷故也。脈弦者虛也。胃氣無餘。朝食暮吐。變為胃反。寒在於上。醫反下。今脈反弦。故名曰虛。

【衍義】:

 凡脈以候病。陽盛則數。陰盛則遲。今言陽微而脈數。數而復胃中冷。其理安在。蓋脈病不可以概論也。此數由藥之遺熱所客。胃中冷。由陽不足而致。

 何也?

 中焦者﹝middle_energizer﹞陰陽之界。汗劑必用辛溫發散。不當汗而汗。損其中脘陽分。致令陽微。膈氣虛。藥之遺熱。從陰分而變。遂成數脈。古雲客熱。非陽盛也。雖有客熱。胃中之陽氣不足。故曰胃中虛冷也。醫反以寒劑瀉之。復損陰分之陽。故脈變弦。上下之陽俱不足。雖當日暮行陰之時。陽亦不能入於下。則糟粕不能輸。大小腸不能輸將。亦不能安於中。必吐而復出也。故曰胃氣無餘。朝入而暮吐也。

寸口﹝wrist_pulse﹞脈微而數。微則無氣。無氣則榮虛。榮虛則血不足。血不足則胸中冷。

【衍義】:

 此條敘脈不敘證何也?

 上條以脈數為客熱。

 此獨言氣血虛又何也?亦承上條而言也。

 上條以汗下之過而致病脈之若是。此條以上焦﹝upper_energizer﹞榮衛之不逮。亦致反胃之證。故不復敘。惟言脈之本象。陽脈動而健。陰脈靜而翕。兩者和合。不剛不柔。不疾不遲。今微而數。微乃失陽之象。數乃失陰之體。奚止客熱而已。胸中。榮衛之海。榮衛虛而不充於中。故胸中冷矣。夫榮衛之氣。出入臟腑。健運周身。本生於穀。復消其穀。榮衛非穀不實。谷非榮衛不化。所以胸中冷者。亦必致胃不納穀也。

王冰釋《內經》曰:食入反出。是無火也。雖然謂之冷。當以正氣不足論之。正氣者。陰陽之精。非寒非熱。衝和純粹。不宜以之為冷。與寒邪同治。若以熱治寒。不惟反助客熱。且復耗其氣。損其陽矣。所謂客熱者。不獨以上條藥之所遺。若五臟厥陽﹝Reverting_yang﹞之火。乘克於中土者。皆足以客之。況多得于七情﹝seven_emotions﹞鬱發之所致歟!

 夫膏粱之變。皆足成客熱。安可復投之以熱乎。籲世人治是病。非丁、附則薑、桂。孰知正氣果何如則復也哉。

趺陽脈﹝instep_yang_pulse﹞浮而澀。浮則為虛。澀則傷脾。脾傷則不能磨。朝食暮吐。暮食朝吐。宿穀不化。名曰胃反。脈緊而澀。其病難治。

【衍義】:

 趺陽者﹝fuyang_,_instep_yang﹞。胃脈之所過。故候胃脈必於是焉。脾與胃以膜相連。皆屬於土。土有陰陽。胃為陽土。脾為陰土。陽主氣。主動。陰主血。主靜。今謂脾傷不能磨。

 何哉?

 此陰陽互為體用之義也。蓋陽參于陰。則陰能動而不為凝結。陰參于陽。則陽能固而不為飛揚。斯脾動則脈不澀。胃固則脈不浮。若浮則胃家虛。而穀不能腐熟。澀則脾血傷。而穀不得消磨。所以在朝當陽時食入者。至暮行陰時反出。在暮當陰時食入者。至陽時亦出。以其兩虛不能參合。莫得轉輸於大小腸也。

 河間云:趺陽脈緊為難治。胃之上脘血亡。則並膈間皆澀不利。食不下入。脾統血。血亡。並大小腸皆枯。而糟粕不化。食雖入。必反出也。

病患欲吐者。不可下之。

【衍義】:

 欲吐。以其邪在陽也。若下。不惟逆其治陽。又反傷其無過之陰。豈獨反胃而已。其為害可勝言哉。

噦而腹滿﹝abdominal_fullness﹞。視其前後。知何部不利。利之則愈。

【補注】:

 噦者。無物有聲之謂也。腹滿﹝abdominal_fullness﹞為實。實則氣上逆而作噦。故必審其證。視其前後何部以利之。則滿去而噦自止矣。

嘔而胸滿者﹝fullness_in_the_chest﹞。茱萸湯主之。

茱萸湯方:

 吳茱萸(一升洗)、人參(三兩)、生薑(六兩)、大棗(十二枚)。

 上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衍義】:

 傷寒以是方治食穀欲嘔陽明證﹝Yangming_syndrome﹞。以中焦﹝middle_energizer﹞反寒也。吳茱萸能治內寒降逆。人參補益陽氣。大棗緩脾。生薑發越胃氣。且散逆止嘔。逆氣降。胃之陽行。則腹痛﹝abdominal_pain﹞消矣。此脾臟陰盛逆胃。與夫腎肝下焦﹝lower_energizer﹞之寒。上逆於中焦﹝middle_energizer﹞而致者。即用是方治之。若不於中焦﹝middle_energizer﹞。其臟久寒者。則以本臟藥化之。如厥陰手足厥冷﹝reversal_cold_of_hands_and_feet﹞。脈細欲絕。內有久寒者。於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是也。

乾嘔﹝Dry_Vomiting﹞吐涎沫﹝drool_foaming_at_the_mouth﹞。頭痛者﹝cephalgia﹞茱萸湯主之。

【衍義】: 此證傷寒厥陰證﹝Jueyin_syndrome﹞中。成注乾嘔﹝Dry_Vomiting﹞吐涎沫者﹝drool_foaming_at_the_mouth﹞。裏寒是也。頭痛者﹝cephalgia﹞。寒氣上攻也。用是溫裏散寒。與上條嘔而腹滿者﹝abdominal_fullness﹞。病異藥同。蓋同是厥陰乘於土故也。

嘔而腸鳴﹝rumbling_intestines﹞。心下痞者﹝epigastric_oppression﹞。半夏瀉心湯主之。

半夏瀉心湯方:

 半夏(半升)、黃連(一兩)、人參(三兩)、乾薑、甘草(各三兩)、黃芩(三兩)、大棗(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衍義】:

 《傷寒論》。嘔而心下痞者﹝epigastric_oppression﹞。有屬半表半裏﹝half-superficies_and_half-interior﹞。亦有屬裏。半表半裏者﹝half-superficies_and_half-interior﹞。瀉心湯治屬裏者。則以十棗湯大柴胡湯。如心下痞﹝epigastric_oppression﹞。腹中鳴。有水氣﹝edema﹞不利。則以生薑瀉心湯治。有下利完穀不化。則以甘草瀉心湯治。治痞惡寒汗出者。用附子。關上脈浮者。用大黃。心下痞﹝epigastric_oppression﹞又不獨瀉心湯治。或用解表。或用和裏。或吐或下。或調虛氣。隨所宜而施治。自今觀之。是證由陰陽不分。塞而不通。留結心下為痞。於是胃中空虛。客氣上逆為嘔。下走則為腸鳴﹝rumbling_intestines﹞。故用是湯分陰陽。水升火降。而留者去。虛者實。 成注:是方連、芩之苦寒入心。以降陽而升陰也。半夏、乾薑之辛熱。以走氣而分陰行陽也。甘草、參、棗之甘溫。補中而交陰陽。通上下也。

乾嘔﹝Dry_Vomiting﹞而利者。黃芩加半夏生薑湯主之。

黃芩加半夏生薑湯方:

 黃芩(三兩)、甘草、芍藥(各二兩)、半夏(半升)、生薑(三兩)、大棗(十二枚)。

 上六味。水六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衍義】:

 《傷寒論》。太陽與少陽合病自下利。若嘔。有黃芩加半夏生薑湯主之。

 成注:太陽陽明合病。自下利。為在表。與葛根湯發汗。陽明少陽合病自下利。為在裏。可與承氣湯下之。太陽少陽合病。為半表半裏﹝half-superficies_and_half-interior﹞。則以是湯和解之。論方藥主治。則曰黃芩之苦。芍藥之酸。以斂腸胃之氣。甘草、大棗之甘。以補腸胃之弱。半夏、生薑散逆也。

諸嘔吐﹝emesis﹞。穀不得下者。小半夏湯主之。

【衍義】:

 嘔吐﹝emesis﹞穀不得下者。有寒有熱不可概論也。屬熱者。

 王冰所謂穀不得入。是有火也。此則非寒非熱。由中焦﹝middle_energizer﹞停飲氣結而逆。故用小半夏湯。

嘔吐﹝emesis﹞而病在膈上。後思水者解。急與之。思水者。豬苓散主之。

豬苓散方:

 豬苓、茯苓、白術(各等分)

 上三味。杵為散。飲服方寸匕。日三服。

【衍義】:

 《傷寒論》。太陽病﹝taiyang_disease﹞。發汗後。胃中乾。欲得水者。少少與之。令胃中和則愈。若小便不利﹝Dysuria﹞。微熱消渴者﹝diabets﹞。不可與。以汗多胃中燥。豬苓湯復利其小便故也。蓋嘔吐﹝emesis﹞猶汗之走津液。膈上猶表也。何用藥不同。蓋二方以邪內連下焦﹝lower_energizer﹞。故不用澤瀉、滑石、阿膠、豬苓之味淡。從膈上肺部滲其積飲。又防水入停腹。白術和中益津。使水精四布。去故就新。奚必味多。但用之得其當爾。

嘔而脈弱。小便復利。身有微熱。見厥者難治。四逆湯主之。

四逆湯方:

 附子(一枚,生用)、乾薑(一兩半)、甘草(二兩,炙)。

 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溫再服。強人可大附子(一枚)。乾薑三兩。

【衍義】:

 榖入於胃。長養于陽。脈道乃行。今胃不安于穀。以致嘔。故其氣不充於脈。則脈弱。下焦﹝lower_energizer﹞虛。則小便自利。迫陽於表則微熱。經脈虛則寒厥。夫陽者。一身之主。內外三焦虛寒如此。誠難治矣。苟有可回之意。必以四逆回陽卻陰也。

嘔而發熱者。小柴胡湯主之。

【衍義】:

 《傷寒論》。出太陽證﹝Taiyang_syndrome﹞。又出厥陰證﹝Jueyin_syndrome﹞。小柴胡湯。本少陽半表半裏﹝half-superficies_and_half-interior﹞藥也。何為太陽厥陰亦治之。蓋太陽傳裏而未盡入。厥陰受傳而未盡受。二者俱在半表半裏﹝half-superficies_and_half-interior﹞之間。故嘔而發熱。病同方亦同也。自此而言。病之半表半裏﹝half-superficies_and_half-interior﹞。豈獨傷寒有哉。故更集要略。

胃反嘔吐者﹝emesis﹞。大半夏湯主之。

大半夏湯方:

 半夏(二升洗)、人參(三兩)、白蜜(一升)。

右三味。以水一斗二升。和蜜揚之二百四十遍。煮取二升半。分溫再服。

【衍義】:

 陽明燥金也。與太陰濕土為合。腑臟不和。則濕自內聚。為痰為飲。燥自外款。為胃脘癰。玄府乾涸。而胃之上脘尤燥。故食難入。雖食亦反出也。半夏解濕飲之聚結。分陰陽。散氣逆。人參補正。蜜潤燥。以揚水之者。

 《內經》云:清上補下。治之以緩。水性走下。故揚以緩之。佐蜜以潤上脘之燥也。

食已即吐者。大黃甘草湯主之。

大黃甘草湯方:

 大黃(四兩)、甘草(一兩)。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分溫再服。

 論曰:胃氣生熱。其陽則絕。蓋胃強則與脾陰相絕。絕則無轉運之機。故食入即吐也。用大黃瀉大熱。甘草和中耳。

 王宇泰先生曰:病患欲吐者。不可下之。又用大黃、甘草。

 治食已即吐何也?

 曰欲吐者。其病在上。因而越之可也。而逆之使下。則必抑塞憤亂而益以甚。故禁之。若既已吐矣。吐而不已。有升無降。則當逆而折之。引令下行。無速於大黃。故取之也。

胃反吐而渴欲飲水者。茯苓澤瀉湯主之。

茯苓澤瀉湯方:

 茯苓(半斤)、澤瀉(四兩)、白術(三兩)、甘草(二兩)、桂枝(二兩)、生薑(四兩)。

 上六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內澤瀉再煮。去滓。二升半。溫服八合。日三服。

【衍義】:

 胃反吐。津液竭而渴矣。斯欲飲水以潤之。更無小便不利﹝Dysuria﹞。

而用此湯何哉?

 蓋陽絕者﹝yang_expiry﹞。水雖入而不散於脈。何以滋潤表寒解其燥鬱乎。惟茯苓之淡行其上。澤瀉之鹹行其下。白術、甘草之甘和其中。桂枝、生薑之辛通其氣。用布水精于諸經。開陽存陰。而洽榮衛也。

吐後渴欲得水而貪飲者。文蛤湯主之。兼主微風脈緊頭痛﹝cephalgia﹞。

文蛤湯方:

 文蛤(五兩)、麻黃、甘草、生薑(各三兩)、石膏(五兩)、杏仁(五十枚)、大棗(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溫服一升。汗出即愈。

【衍義】:

 是湯即大青龍去桂枝蓋文蛤也。大青龍主發散風寒兩受。此證初無外邪而用之何哉?夫天地之氣。人之飲食﹝diet﹞之氣。分之雖殊。合之總屬風、寒、濕、熱之氣化耳。足太陽膀胱。本寒水之經也。先因胃熱而吐。用竭其津。遂渴欲飲水。飲多則水氣﹝edema﹞內凝。其寒外應。而腠理﹝striae_and_interstitial_space﹞閉矣。故將文蛤散水寒。麻黃、杏仁開腠理﹝striae_and_interstitial_space﹞。利肺氣。甘草、薑、棗發榮衛。石膏解肌表內外之鬱熱也。而又謂主微風脈緊頭痛者﹝cephalgia﹞何。蓋風熱循膀胱。上入巔。覆其清陽。則為頭痛﹝cephalgia﹞。而腎邪亦從而泛溢。故同一主治也。

乾嘔﹝Dry_Vomiting﹞吐逆。吐涎沫﹝drool_foaming_at_the_mouth﹞。半夏乾薑散主之。

半夏乾薑散方:

 半夏、乾薑(等分)。

 上二味杵為散。取方寸匕。漿水一升半。煮取七合。頓服﹝administered_at_draught﹞之。

【衍義】:

 乾嘔﹝Dry_Vomiting﹞吐涎沫者﹝drool_foaming_at_the_mouth﹞。由客邪逆於肺。肺主收引。津液不布。遂聚為涎沫也。用半夏乾薑之辛熱。溫中燥濕。漿水之寒。收而行之。以下其逆。則其病自愈矣。

病患胸中似喘不喘。似嘔不嘔。似噦不噦。徹心中憒憒然無奈者。生薑半夏湯主之。

生薑半夏湯方:

 生薑汁(一升)、半夏(半升)。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半夏取二升。內生薑。煮取一升半。小冷。分四服。日三夜一。嘔止停後服。

【衍義】:

 夫陽受氣於胸中。布氣息為呼吸。胸中心肺之分。清氣之道也。陰邪閉之。則阻其呼吸往來。令氣或促或搏或逆。有似喘嘔與噦也。且心舍神者也。聚飲停痰。則神不寧。故徹心憒憒然無奈也。用半夏之辛溫燥其濕飲。生薑之辛熱散寒折逆。則陽得以布。氣得以調。斯病可愈耳。

○按此方與小半夏湯相同。而取意少別。小半夏湯宣陽明之氣上達。故用半夏為君。生薑為佐。半夏湯通陽明之經。故用薑汁為君。半夏為佐。取其行於經絡。故用汁也。

乾嘔噦。若手足厥者。橘皮湯主之。

橘皮湯方:

 橘皮(四兩)、生薑(半斤)。

 上二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溫服一升。下嚥即愈。

噦逆者。橘皮竹茹湯主之。

橘皮竹茹湯方。

 橘皮(二升)、竹茹(二升)、大棗(三十枚)、生薑(半斤)、甘草(五兩)、人參(一兩)。

 上六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衍義】:

 中焦者﹝middle_energizer﹞。脾胃也。土虛則在下之木得以乘之。而穀氣因之不宣。變為噦逆。用橘皮理中氣而升降之。人參、甘草。補土之不足。生薑、大棗。宣發穀氣。更散其逆。竹茹性涼。得金之正。用之以降膽木之風熱耳。

夫六腑氣絕於外者。手足寒。上氣腳縮。五臟氣絕於內者。利不禁。下甚者。手足不仁。

【衍義】:

 六腑主表為陽。五臟主裏為陰。陽為衛。陰為榮。

 六腑絕。衛先不行於外。故手足寒。陽主升、在息為呼。外絕則氣上出。出而不返。則下絕。下絕則筋急。故腳蜷縮也。

 五臟絕。榮先不行於內。則陰氣去。大便屬陰。故下利不禁。甚則血離於外。故手足不仁。

下利脈沉弦者下重。脈大者為未止。脈微弱數者。為欲自止。雖發熱不死。

【衍義】:

 仲景《傷寒論》厥陰證﹝Jueyin_syndrome﹞中注云:沉為在裏。弦為拘急。裏氣不足主下重。脈大則病進。為利未止。脈弱數者。邪氣微而陽氣復。為欲自止。雖發熱。正由陽勝。非邪逆也。成注如此。然弱陰不敵所回之陽。發熱甚者。亦必治之。但不死而已。恐亦不宜大熱。

 《內經》曰:下利發熱者死。雖然。不惟厥陰。少陰下利亦然。

 《傷寒論》謂:脈緊下利。脈暴微。手足溫。利自愈。又謂下利手足不逆冷。反發熱者不死。是皆少陰下利者說也。非滯下之利。滯下則多熱。若更發熱。必難治。

下利手足厥冷﹝reversal_cold_of_hands_and_feet﹞。無脈者。灸之不溫。若脈不還。反微喘者死。少陰負趺陽者﹝fuyang_,_instep_yang﹞為順也。

【衍義】:

 手足諸陽之本。十二經脈之所由起也。

 論曰:脈者血之府。氣主煦之。血主濡之。是氣司脈之動息。血充脈之形體也。血不自至。必氣以運之。氣即陽也。火也。若陰寒之氣盛。則陽火之氣衰。不能布散通於經脈。津液亦不行。聚而下利。所以脈無而手足冷矣。若殘陽尚根於中。未竭於臟者。則以艾灸接引孤宿之火。布散經脈。手足溫則生。其陽已絕於臟。止息呼吸之息。用艾灸之。無根之陽。反從艾火上炎。奔迫為喘而脫矣。故死。夫趺陽﹝instep_yang﹞胃脈。土也。少陰腎脈。水也。負者。克也。若少陰受負于趺陽﹝instep_yang﹞。是後天之陽尚存。陰寒猶可回也。仲景謂下利脈不出者屬少陰。灸少陰穴。此雖不言所灸之處。系厥陰證﹝Jueyin_syndrome﹞中。則必當灸厥陰之穴也。

下利有微熱而渴。脈弱者令自愈。

【衍義】:

 此條亦在厥陰證﹝Jueyin_syndrome﹞中。以上條發熱下利觀之。若同而異。以脈弱數為陽復而陽勝。惟言不死耳。此脈獨弱。乃陰退陽復。在表作微熱。在裏作渴。終不與熱甚更勝者同。故曰自愈。雖然。病在乎審察毫釐。不惟熱有微甚。渴亦不可一途論也。如少陰傷寒五六日。自利而渴。小便白者。則為腎虛﹝kidney_deficiency﹞。引水自救。病之變端。豈一言可盡乎。

下利脈數。有微熱汗出。令自愈。設脈緊。為未解。

【衍義】:

 厥陰證﹝Jueyin_syndrome﹞中。注謂下利陰證也。脈數陽病也。陰病見陽脈者生。微熱汗出。陰氣得通也。雖然。本經亦自有陰陽退復之義。

 何也?

 《內經》曰:厥陰之下。中見少陰、厥陰者。兩陰交盡而陽乃復。陰是其本。陽是其標。從本則寒。從標則熱。所以厥陰不治標本。從乎中治。此下利者。是其本之陰寒過也。微熱是其標之陽火復也。復則內之陰邪。從而之表。發熱汗出而散。散則標本和。不治自愈。設脈緊。為寒勝。故未解。

下利脈數而渴者。令自愈。設不瘥。必膿血。以有熱故也。

【衍義】:

 仲景少陰證﹝Shaoyin_syndrome﹞中下利便膿血者。悉屬虛寒。以桃花湯主治。留聚者刺之。此厥陰膿血者何?

蓋為脈數而有熱也。少陰桃花主者。脈必不數也。此數非先有熱。初因陰盛而後陽復勝之。故數。脈數而渴。令自愈。以陽復而可退其陰寒也。更不瘥。則是復之過。更勝其陰。逐陽熱而膿血也。非若上條微熱而渴。脈弱者。脈弱則熱不甚。不甚則不能更勝。惟與陰和而已。脈數下利又不止。故成協熱也。

下利脈反弦。發熱身汗者自愈。

【衍義】:

 此脈初不弦。後乃弦。故曰脈反弦。弦者。必輕虛。春脈也。見少陽之氣升發矣。陽氣久為陰寒所覆。下陷聚液成利。一旦得升發之。攻其陰邪。從而之表。發汗而散。故利自愈。與上條脈數微熱汗出不同。其自表而解之義則同也。

下利氣者。當利其小便。

【衍義】:

 下利氣者。氣與邪俱下也。由氣不化。以致水穀不分。並于下焦﹝lower_energizer﹞而成利。然陰前通則陽氣行。氣行則水穀分而利止矣。

下利寸脈反浮數。尺中自澀者。必膿血。

【衍義】:

 此證《傷寒‧厥陰篇》中云:寸以候陽。尺以候陰。陽為氣。陰為血。下利本屬陰寒之病。當脈沉。今反寸脈浮數。則是陽盛於上。而下不與陰和。陰血也。血不得與氣和。則不榮經。不藏於肝。則散入腸胃。故尺脈澀。血積為膿也。須用利而出之。

下利清穀﹝clear-food_diarrhea﹞。不可攻其表。汗出必脹滿。

【衍義】:

 成注下利者。屬胃虛也。胃為津液之府。發汗亡液。故胃愈虛。必脹滿。固也。何仲景不敘陽明太陽病﹝taiyang_disease﹞中。而敘于厥陰證﹝Jueyin_syndrome﹞。蓋有說焉。清穀﹝clear-food﹞非飧泄歟!

 《內經》曰:清氣在下。則生飧泄。清陽之氣。即蒼天之氣。自肝木而生。少陽主生氣者也。其氣當升發於上。若反入於下。則穀氣升轉不得舉矣。故食入則完出。清陽下陷。即少陽伏于厥陰之中。今不從厥陰起其少陽。乃反攻無辜之表。強發胃中穀氣之津液。故虛其胃而作脹滿也。

【補辯】:

 厥陰下利。與竟下利有別。何以名厥陰。以邪傳是經耳。經何以下利。以厥陰經雖非藏。由裏行。故厥陰必下利也。厥陰下利。有本經現證。何謂不敘于太陽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中。如二陽經亦有下利。此為協熱。乃先救裏之說在。何先生亦昧此。

下利脈沉而遲。其人面少赤。身有微熱。下利清穀者﹝clear-food﹞。必鬱冒汗出而解。病患必微厥。所以然者。其面戴陽﹝upcast_yang﹞。下虛故也。

【衍義】:

 成注:下利清穀﹝clear-food_diarrhea﹞。脈沉而遲。裏有寒也。面少赤。身有微熱。表未解也。病患以下虛漸厥。表邪欲解。臨汗之時。以裏氣先虛。必鬱冒然後汗出而解。以餘觀之。仲景敘六經形證。未嘗不由表而入裏。豈可便以身微熱為表邪未解乎。寧知不因邪入厥陰也。厥陰氣化為裏寒。格陽於外而然也。裏寒則下利清穀﹝clear-food_diarrhea﹞。必微厥。陽格於外。則身微熱。格於上則面赤。故曰面戴陽﹝upcast_yang﹞而下虛。下虛者。為下無陽也。然陽欲復。必深入與陰爭。陰雖不得拒格。然猶散走發其陽。而陽不得宣通。怫熱神昏。故為鬱冒。鬱冒然後陽勝。而陰出為汗矣。

下利後脈絕。手足厥冷﹝reversal_cold_of_hands_and_feet﹞。時脈還。手足溫者生。脈不還者死。

【衍義】:

 亦在厥陰證﹝Jueyin_syndrome﹞中。脈者氣血之候。下利脈絕。不惟無陽。亦且無陰。氣血養神者也。氣血亡。其脈亦絕。時復還。手足溫。此可見氣血暫息耳。故生。脈不還。則亡矣。故死。所謂生者非不治自生。救其氣血。止其利也。如前條無脈而厥。灸之者。亦是治之而生。又少陰下利清穀﹝clear-food_diarrhea﹞。手足厥逆。脈微欲絕者。以通脈四逆治。利止脈不出。加人參補正。以救其亡血﹝blood_collapse﹞。病有二經之異。然厥而無脈則一。此證利止。手足溫。脈還。始可治。

下利腹脹滿﹝abdominal_distention﹞。身體疼痛者。先溫其裏。乃攻其表。溫裏宜四逆湯。攻表宜桂枝湯。

【衍義】:

 出厥陰證﹝Jueyin_syndrome﹞中。蓋內有虛寒。故下利腹脹滿﹝abdominal_distention﹞。表邪未解。故身體疼痛。以下利為重。先治其裏。後治其表者。若《傷寒論》。太陽證﹝Taiyang_syndrome﹞。以醫下之。續得下利清穀﹝clear-food_diarrhea﹞身疼痛者。當先以四逆治其裏。清便自調。然後以桂枝救其表。即此意。

下利三部脈皆平。按之心下堅者。急下之。宜大承氣湯。

【衍義】:

 《傷寒論》。堅作硬。

 注曰:下利脈當微。今反和者。此為內實也。下利三部脈平。此非和平之平。氣下泄矣。或有宿食﹝Food_stagnation﹞寒熱結於中焦﹝middle_energizer﹞。故硬則邪甚也。宜大承氣下之。

下利脈遲而滑者。實也。利未欲止。急下之。宜大承氣湯。

【行義】:

 成注:脈遲者。食乾物得之。滑者穀氣實。脾胃不消水穀。以致下利者。與大承氣去宿食﹝Food_stagnation﹞。利自止矣。

下利脈反滑者。當有所去。下乃愈。宜大承氣湯。

【衍義】:

 下利、虛證也。脈滑、實證也。以下利而反見滑脈者。當有所去也。上章以內實而阻經氣。故兼遲。此乃滑動而欲去。故惟見滑。然皆有形之實證。故並用大承氣。

下利已瘥。至其年月日時復發者。以病不盡故也。當下之。宜大承氣湯。

【衍義】:

 因四時之氣所感而為積者。必有所合之臟蓄之。病下利已。去不盡。非其時。則所感之臟氣不旺。故積伏而不動。再遇其時。則乘旺而動。動則下利自作。腸胃病積聚不盡。故當下之。

下利譫語者﹝delirious_speech﹞。有燥屎也。小承氣湯主之。

【衍義】:

 《傷寒論》。凡譫語﹝delirious_speech﹞燥屎。悉在陽明。此獨出厥陰病﹝jueyin_disease﹞。

 成注譫語﹝delirious_speech﹞燥屎為胃實。下利為腸虛。

 不言厥陰之由何也?

 嘗考陽明證﹝Yangming_syndrome﹞無下利論。惟與少陽合病者有之。少陽木克土而下利也。若自利。則為陽陷下。必死。然則傷寒以陽明無下利者。陽明乃兩陽合明屬熱。其手經更屬之燥金。經主合。於是燥熱易於閉結。津液易於耗竭。更遇邪熱入腑。熱甚為譫語﹝delirious_speech﹞。燥甚為屎結。故陽明無下利病也。今下利多出厥陰者。乃兩陰交盡之極而復升。如邪熱傳入于陰。屈而未得伸者。遂從其陰降而為下利矣。故下利證多少陰、厥陰也。蓋陽明燥金屈其木。不得升。遂為厥陰下利之證。厥陰盡而變升者。又是蒼天之氣清淨。清氣貴乎發越。

 《內經》清氣在下。則飧泄也。在傷寒邪熱所傳言之。陽明無下利證。若經氣可屬者言之。則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下利亦多矣。陽明與太陰為表裏。盡屬於濕。

 《經》曰:濕勝則濡泄。陽明又屬燥金。一臟一腑。亦常更勝。太陰勝則內外俱濕。故身重而瀉。陽明勝則燥熱鬱甚。亦宜有燥屎焉。不必外之傳熱而後有也。故宜下。豈獨傷寒已哉。

下利便膿血者。桃花湯主之。

桃花湯方:

赤石脂(一斤半篩半銼)、乾薑(一兩)、粳米(一升)

 上三味。以水七升。煮米熟去渣。內方寸匕。日三服。一服愈。止後服。

【衍義】:

 此少陰證﹝Shaoyin_syndrome﹞。少陰腎水也。腎寒則水盛。與血相搏。滲入腸間。積久化腐。遂成便膿。 成注:下焦﹝lower_energizer﹞不約而裏寒。用赤石脂寸匕。日三服。一服愈。即止。澀以固腸胃虛脫。乾薑散寒。粳米補胃。然赤石脂在血理血。在水理水。在脫則固。在澀則行。所以知其行泣也。

 《本草》用治難產﹝dystocia﹞。胎衣不下。乾薑非惟散寒。且能益寒止血。欲諸藥入腸胃。必粳米引之也。雖然。有不可固者。如云便膿血者可利。利非行氣血乎。然氣血欲行者不可溫。溫者不可行。二者實相反。仲景兩出之。後人不可不審也。若成注陽明下利便膿血者。協熱也。豈陰經病盡屬臟寒。而不有其邪熱蓄之者乎。病邪相乘。不可一言窮矣。仲景不過互相舉例。以俟後人之消息處治耳。

熱利下重者。白頭翁湯主之。

白頭翁湯方:

 白頭翁(二兩)、黃連、黃柏、秦皮(各三兩)。

 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不愈再服。

【衍義】:

 此亦厥陰證﹝Jueyin_syndrome﹞中。

 成注:熱傷氣。氣虛不利。則後重。下焦﹝lower_energizer﹞虛。以絕苦之味堅之。雖然。後重不可概論。前條有下利沉弦者。下重。為氣虛寒不能升舉也。然亦有熱傷為氣滯閉塞者。有血虛者。有血泣者。大孔痛亦然。不獨氣虛不能升也。大率皆固燥氣外鬱束斂所致。劉河間謂下利。由燥鬱腸胃之外。濕聚腸胃之內。又謂血行則糞自止。氣行則後重除。解燥鬱必分寒熱之微甚。熱微用辛溫以行氣。熱甚用苦寒以治熱。

 張子和歌曰:休治風。休治燥。治得火時風燥了。血虛補之。泣者行之。血調則氣和。氣和則鬱解。用苦寒以治燥。甯獨堅其下焦﹝lower_energizer﹞之虛乎。要略。於下利一證。獨引傷寒少陰、厥陰二論為多。然其論中又先指何經。今則去其經與各部所病之原。將謂傷寒有傳變之故。雜病則不問其傳否。隨所病處而云故耳。產後下利虛極。亦用白頭翁湯者。可概見矣。

下利後更煩。按之心下濡者。為虛煩也。梔子豉湯主之。

梔子豉湯方:

 梔子(十四枚炒)、香豉(四合綿裹)。

 上二味。以水四升。先煮梔子湯二升半。內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進一服。得吐則止。

【衍義】:

 《傷寒論》。太陽病﹝taiyang_disease﹞。用藥下後而虛煩者。仍敘太陽證﹝Taiyang_syndrome﹞中。此必自下利虛煩。不由他故。注故敘厥陰證﹝Jueyin_syndrome﹞中。雖有二經之異。然熱乘虛入客。病煩則一。皆用梔豉湯之苦。吐其客熱也。

下利清穀﹝clear-food_diarrhea﹞。裏寒外熱。汗出而厥者。通脈四逆湯主之。

通脈四逆湯方:

 甘草(二兩)、乾薑(三兩)、附子(一枚,生用)、蔥白(四莖)。

 上四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溫再服。

【衍義】:

 裏寒外熱。格陽於外也。陽不得內和。故下利清穀﹝clear-food_diarrhea﹞。陰不得外和。故發身熱。凡汗出於陰。陽氣和則熱解。此出於相格。故熱不去而陽氣反虛。不能布於手足。而厥不止者死。發熱汗不止者亦死。此二證兼之。猶可治者。為其厥未至陽絕﹝yang_expiry﹞。汗未至陰脫也。方見解明理論矣。然尚有可言者。附子之熱。走而不止。通行經脈。自裏達表。以至手足。汗止治厥也。乾薑之熱。止而不走。內守腑臟。消穀養正。溫補中氣。以和陰陽。解其拒格。更調二藥之走止。合適其用也。

下利肺痛。紫參湯主之。

紫參湯方:

 紫參(半斤)、甘草(三兩)。

 上二味。以水五升。先煮紫參取二升。內甘草。煮取一升半。分溫三服。

【衍義】:

 下利。腸胃病也。乃云肺病何哉?

 此大腸與肺合故也。大抵腸中積聚。則肺氣不行。肺有所積。大腸亦不固。二害互為病。大腸病。而氣塞於肺者痛。肺有積者亦痛。痛必通用。紫參。

 《本草》謂:主心腹積聚。療腸胃中熱積。九竅﹝nine_orifices﹞可通。大小腸可利。逐其陳。開其道。佐以甘草。和其中外。氣通則愈。積去則利止。注云非仲景方。以紫參非仲景常用也。

氣利。訶黎勒散主之。

訶黎勒方:

 訶黎勒(十枚,煨)。

 上一味為散。粥飲和,頓服﹝administered_at_draught﹞。

【衍義】:

 治病有輕重。前言氣利。惟通小便。此乃通大便。蓋氣結處。陰陽不同。舉此二者為例。六經皆得結而為利。各有陰陽也。訶黎勒有通有澀。通以下涎。消宿食﹝Food_stagnation﹞。破結氣。澀以固腸脫。佐以粥飲引腸胃。更補虛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