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匱玉函經二注》卷六:

《金匱玉函經二注》血痹﹝Blood_impediment﹞、虛勞病﹝consumptive_disease﹞脈證治﹝pulse_and_signs﹞ 第六:

 (論一首 脈證﹝pulse_and_signs﹞九條 方九首)

問曰:血痹病﹝Blood_impediment﹞。從何得之。

師曰:夫尊榮人。骨弱肌膚盛。重困疲勞。汗出。臥不時動搖。加被微風。遂得之。但以脈自微澀。在寸口﹝wrist_pulse﹞關上小緊。宜針引陽氣。今脈和。緊去則愈。

【補注】:

 陽所以統夫陰者也。統陰則血必隨氣行矣。

 乃《經》言:血痹﹝Blood_impediment﹞。而不言氣。

 何哉?

 不知血之痹。由於氣之傷也。

 《經》曰:入於脈則血凝而不流。夫所以不流者。氣為邪阻也。然邪之足以傷者。必因于作勞。則衛氣不能固外。而後邪得以入之。故仲景發其不流之故。以明得病之由。言天下惟尊榮人。為形樂志苦。形樂。故肌膚盛。志苦。故骨弱。骨弱則不耐勞。肌盛則氣不固。稍有勞困。汗易出也。夫汗者。血之液也。衛不固。斯汗出。汗出斯陽氣虛。雖微風且得以襲之。則血為之痹。故一見脈微。則知其陽之不足。一見脈澀。則知其陰之多阻。此血痹﹝Blood_impediment﹞之本脈也。而其邪入之處。則自形其小緊。小為正氣拘抑之象。緊為寒邪入中之徵。然仲景明言微風。何以反得寒脈耶。蓋邪隨血脈上下。阻滯汁沫。未有不痛者。故痛為脈緊也。針以泄之。引陽外出。則邪去而正自伸也。否則終於痹也。然則固外之陽。所重惜也。富貴者能知陽氣素不自強。則不敢作勞。即不獲已而勞。或亦有以知節而不至於汗出。汗出矣。不致臥後動搖。又何致虛風痹血耶。仲景言: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乃以血痹﹝Blood_impediment﹞發其先。良有以也。

血痹﹝Blood_impediment﹞陰陽俱微。寸口﹝wrist_pulse﹞關上微。尺中小緊。外證身體不仁。如風痹﹝wind_arthralgia﹞狀。黃耆桂枝五物湯主之。

黃耆桂枝五物湯方:

 黃耆(三兩)、桂枝(三兩,去皮)、芍藥(三兩)、生薑(三兩)、大棗(十二枚)。

 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溫服七合。日三服。

【補注】:

 此條是由上條既痹之後。未能針引以愈。遂令寸口﹝wrist_pulse﹞微者。今則陰陽俱微。且寸關俱微矣。且尺中小緊矣。夫小緊既見於尺。則邪之入也。愈深。而愈不得出何也?正虛之處。便是容邪之處也。脈經內外謂之陰陽。上下亦謂之陰陽。今尺既小緊。則微屬內外也明矣。若言證以不仁概之。蓋身為我身。則體為我體。而或為疼痛。或為麻木。每與我相阻。其為不仁甚矣。故以風痹﹝wind_arthralgia﹞象之。非真風痹﹝wind_arthralgia﹞也。

 《經》曰:風、寒、濕三者合而成痹。然何以單言風痹﹝wind_arthralgia﹞也。邪有兼中。人之受者必有所偏。如多於風者。則其痛流行不常。淫於四末。蓋血以養筋。血不通行。則筋節為之阻塞。且血藏於肝。肝為腎子。腎既受邪。則血無不壅滯。於是以黃耆固衛。芍藥養榮。桂枝調和榮衛。托實表裏。驅邪外出。佐以生薑宣胃。大棗益脾。豈非至當不易者乎。

夫男子平人。脈大為勞。極虛亦為勞。

【補注】:

 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為不足之病。則必為不足之脈也。

 《經》云:煩勞則張。精絕。正以勞則陽氣外張。舉之有餘也。然其餘也。既非內蘊之充。又豈外邪之助。以是大為勞也。至問脈之重虛。對以上虛尺虛。言上下皆虛也。

 又云:脈虛者。不象陰也。不似手太陰之充盛也。故極虛者亦云勞。然則大者固為勞力饑飽。而極虛者則不免于房勞﹝excessive_sexual_intercourse﹞矣。

男子面色薄者。主渴及亡血﹝blood_collapse﹞。卒喘悸脈浮者。裏虛也。

【補注】:

 此仲景出望之法以教人也。

 《經》曰:心者生之本。神之變。其華在面。而其充在血脈。故手少陰為君主之官﹝office_of_monarch﹞。神明出焉。然使憂愁思慮。則足以傷之。夫神傷則體弱。體弱則所生者不足。自未能榮於色矣。蓋心所以生血。而色者:神之旗也。陰血既少。則津液自枯。故主渴也。渴必引水以自救。而渴不復為水止。則飲多而停於心下。阻其呼吸之隧而為喘。失其君火﹝sovereign_fire﹞之司而為悸。所不免也。若此者脈必浮。豈非所生之血。不足鼓其脈於外乎。心所以合脈者也。於是知其心氣之虛於裏焉也。

男子脈虛沉弦。無寒熱。短氣﹝brachypnea﹞裏急。小便不利﹝Dysuria﹞。面色皏白。時目瞑。兼衄。少腹滿﹝abdominal_fullness﹞。此為勞使之然。

【補注】:

 人之身以陽氣為主。惟作勞則動傷元氣。故於此先言脈。並言證。以見男子之陽虛也。夫虛者。勞之本脈也。舉按不實之中。而復見少厥二陰之象。則其為內傷陽氣何如。而陽虛者必惡寒。內傷者多發熱。

 故《脈經》云:假令寸口﹝wrist_pulse﹞脈微。名曰陽不足。陰氣上入陽中。則灑淅惡寒也。假令尺脈弱。名曰陰不足。陽氣下陷入陰中。則發熱也。今三部同等。已非上入下陷之候。則其無寒熱可知。然膻中者。氣之海也。穀之精氣。濁者化衛。而一為宗氣。行胸中以司呼吸。於是呼出者心肺主之。吸入者腎肝主之。心肺陽也。腎肝陰也。夫以舉按豁然之脈。而只見其有陰無陽。是中之宗氣不能為之資。斯呼者無以壯其出。而吸者不能深其入。遂令升降無力。而短氣﹝brachypnea﹞不足以息也。中州之氣既虛。使水穀未能消腐。而清氣不能上升。則腎陽未旺。肝氣下乘。故頻而裏急。膀胱為州都之官﹝Regional_Rectifier﹞。氣不化而水道不出。至如經謂十二經脈。三百六十五絡。皆上於面。然肺為氣之總司。若氣虛則肺亦虛。故面雖諸陽之會。而色獨如金也。且陰氣盛則目瞑。今陽衰。有不為之目瞑者乎。兼衄者。陽絡傷則血外溢而為衄也。少腹滿者﹝abdominal_fullness﹞。因小便不利也﹝Dysuria﹞。此為勞傷元氣。所以至此。然則仲景即不言治法。自當調以甘藥。培中土以益元陽。不待言矣若舍黃耆建中。又何以為法耶。

→【圊﹝囗青﹞:音,ㄑㄧㄥ。意:廁所:圊肥。圊糞。圊土。

勞之為病。其脈浮大。手足煩。春夏劇。秋冬瘥。陰寒精自出。酸削不能行。

【補注】:

 夫脈之大有二。一曰大為實。一曰大則為芤。芤則為虛。今屬之于勞。則所傷在元氣。而無血以和之也。然傷者在氣而何損於血也。

 《經》曰:陽生則陰長。故無陽則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舉按之間。但覺其大。而非有力於去來也。然何以他脈不兼見。夫惟不兼見。故盛於外者。非由於素養之得宜。只因營衛之氣。滿於中焦﹝middle_energizer﹞。致火不生土而太陰病。故手足煩者。脾屬四肢也。

 《經》曰:煩勞則張。精絕。辟積于夏。使人煎厥。故逢收藏之時而稍瘥。不似春夏之散見也。

 《經》曰:強力舉重則傷腎。

 又曰:腎者精之處也。其充在骨。夫既真陽不能守。而陰精有不外遺者乎。酸削不能行。亦所必至也。

夫失精家﹝Spermatorrhea﹞。少腹弦急。陰頭寒。目眩﹝Dizzy﹞。髮落。脈極虛芤遲。為清穀﹝clear-food﹞。亡血﹝blood_collapse﹞、失精﹝Spermatorrhea﹞。脈得諸芤動微緊。男子失精﹝Spermatorrhea﹞。女子夢交﹝sexual_intercourse_in_dream﹞。桂枝龍骨牡蠣湯主之。

桂枝龍骨牡蠣湯方:

 桂枝(一兩)、芍藥(一兩)、甘草(二兩,炙)、生薑(一兩)、大棗(十二枚)、龍骨(三兩)、牡蠣(三兩)。

 上七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溫三服。

【補注】:

 《經》曰:腎主水﹝kidney_governs_water﹞。受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

 又曰:厥氣接于陰器。則夢接內。蓋陰器。宗筋﹝convergent_tendon﹞之所系也。而脾、胃、肝、膽之筋亦皆聚焉。故厥陰主筋。則諸筋統於肝也。腎為陰。主藏精。肝為陽。主疏泄。故腎之陰虛。則精不藏。肝之陽強。則氣不固。若遇陰邪客之。與所強之陽相感。則或夢或不夢。而精脫矣。是腎虛﹝kidney_deficiency﹞則無有不虛者也。膀胱與腎為表裏。故少腹弦急為陰結。而氣不化者可知。水不生木。則血不養筋。致宗筋﹝convergent_tendon﹞憊而陰頭寒。以致虛風生則目眩﹝Dizzy﹞。血不會則髮脫。種種虛狀。悉本諸此。而其脈則為虛為芤為遲。可想而知也。夫陽虛則水穀不化。陰虛則亡血﹝blood_collapse﹞、失精﹝Spermatorrhea﹞。故芤為陰虛。復陰陽相搏而為動。微則陽微。又微緊相搏而為邪。皆脈經所云至虛者也。然則男子失精﹝Spermatorrhea﹞。

 女子夢交﹝sexual_intercourse_in_dream﹞。何能已哉。此病之原。皆起於腎之不固。遂令三焦皆底於極虛矣。斯於法必以固精為主治也。於是以桂枝和榮衛。芍藥收陰。生薑散寒。甘草、膠、棗益脾補氣。更用龍骨以澀其陽。牡蠣以澀其陰。庶腎肝既固。榮衛調和。而諸證自愈爾。

男子脈浮弱而澀。為無子。精氣清冷。(此條一本在夫失精家﹝Spermatorrhea﹞之前)

【補注】:

 浮、為陽脈也。舉之有。按之無也。乃于舉之時未見其力。則浮兼弱矣。浮弱。陽氣之虛也。若澀。陰脈也。為陰血不足。

 《脈經》曰:榮為根。衛為葉。榮衛俱微。則枝葉枯槁。是生氣微矣。又何能必其有子乎。正以精氣之清冷也。

 其在詩曰:洌彼下泉。浸彼苞稂。謂傷其生也。

男子平人。脈虛弱細微者。善盜汗也﹝Night_sweating﹞。

【補注】:

 虛弱細微。絕不見陽。陽虛甚矣。

 《經》云:陰氣有餘。身寒多汗。然所謂有餘者。非誠餘也。即陽之不足言之也。故肺主氣。又合皮毛。司腠理﹝striae_and_interstitial_space﹞。惟陽氣衰。則衛不固而自汗出﹝spontaneous_sweating﹞。邪在於內。則元府不閉。而汗從腑臟出。邪在於外。則腠理﹝striae_and_interstitial_space﹞不致。而汗從經絡出。臟腑之陰捍格。衛氣浮散於外。無所根據從。則汗出衛虛。水穀氣散脫者汗自出。此皆不因動作而自出之汗也。至盜汗﹝Night_sweating﹞則陽衰因衛虛。而所虛之衛行于陰。當目瞑之時。無氣以庇之。故腠開而汗。若一覺則行陽之氣。復散於表而汗止矣。故曰盜汗也﹝Night_sweating﹞。夫至盜汗﹝Night_sweating﹞。而其虛可勝道哉。

人年五六十。其病脈大者。痹挾背行。苦腸鳴﹝rumbling_intestines﹞。馬刀俠癭者﹝Scrofula﹞。皆為勞得之。

【補注】:

 人生五十始衰。六十天癸﹝reproduction-stimulating_essence﹞竭。則已精少腎衰矣。使復有動作。遂令陽虛而邪得以客之。痹太陽經道。蓋太陽行於背者也。

 《經》謂:陽氣者。精以養神。柔以養筋。開闔不得。寒氣從之。乃生大僂。故病痹挾背行也。

 又云:中氣不足。腸為之苦鳴。至陷脈為瘻。留連肉腠。為馬刀俠癭﹝Scrofula﹞。癭者。即瘰癧也﹝Scrofula﹞。以其形長如蛤。為馬刀。或在耳前後。連及頤頷頭下。或下連缺盆。以及胸脇。皆謂之馬刀。此手足少陽經主之也。總以動作忿怒。憂忿氣鬱過甚。而為風邪內腠。故其脈則大而舉按不實。其因則勞而元氣不足。仲景言之。恐後人復疑為有餘而誤攻其邪耳。

脈沉小遲。名脫氣﹝deserting_qi﹞。其人疾行則喘喝。手足逆寒﹝counterflow_cold_of_the_extremities﹞。腹滿﹝abdominal_fullness﹞。甚則溏泄﹝sloppy_diarrhea﹞。食不消化也﹝non-transformation_of_food﹞。

【補注】:

 人之所以運動無苦。四體溫和。食入自化者。皆吾身之真陽為之也。故陽固則流行於脈中者。各安其部。而無陽衰陰見之象。今沉。少陰脈也。以其所處之位至下也。若寸關皆見。則各腑臟之陽何在乎。況其兼者。曰小曰遲。

 《脈經》云:小者氣血俱少。又云遲為榮中寒。彼此俱陰。絕不見陽。則其氣已大泄矣。故名脫也。夫尺虛之人。行走然。象其步履之不正也。而況於氣脫者乎。故行稍疾上喘喝。雖曰呼出心肺。吸入腎肝。自非宗氣行其呼吸。則升降出入。且無以安于自然矣。況勉強以動其氣乎。是故人之陽。盛於中焦者也﹝middle_energizer﹞。脾之陽不固。則四肢上逆而冷矣。且脾之陽。又原于下焦者也﹝lower_energizer﹞。腎之真陽大虛。則不足以消腐水穀。為腹滿﹝abdominal_fullness﹞。為溏泄﹝sloppy_diarrhea﹞。正未有已也。

脈弦而大。弦則為減。大則為芤。減則為寒。芤則為虛。寒虛相搏。此名為革。婦人則半產﹝abortion﹞漏下﹝metrostaxis﹞。男子則亡血﹝blood_collapse﹞、失精﹝Spermatorrhea﹞。

【補注】:

 《傷寒論》中有此條。方中行先生注。寒言陽氣減損而不足。芤言陰血衰竭而空虛。革言革易常度也。婦人陰血充足而能化。則得坤順之常。半產﹝abortion﹞漏下﹝metrostaxis﹞。則不足以言坤之資生矣。男子陽精充盛而能化。則得乾健之常。亡血﹝blood_collapse﹞、失精﹝Spermatorrhea﹞。則不足以言乾之資始矣。故天地之大德曰生。男不足以言資始。女不足以言資生。則人道大壞。故曰革也。一說革讀亟。變而促迫也。亦通。

愚按《禮》曰:夫子之病革矣。不可以變。即音亟也。

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裏急。悸、衄。腹中痛。夢失精﹝Spermatorrhea﹞。四肢痠痛。手足煩熱。咽乾﹝pharyngoxerosis﹞口燥﹝Oral_dryness﹞。小建中湯主之。

小建中湯方:

 芍藥(六兩)、桂枝(三兩,去皮)、甘草(三兩,炙)、生薑(三兩)、大棗(十二枚)、膠飴(一升)。

 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內膠飴。更上微火消解。溫服一升。日三服。嘔家﹝person_who_suffers_from_retching_(and_vomiting)﹞不可用建中湯。以甜故也。

【補注】:

 《經》云:形氣不足。病氣不足。此陰陽俱不足也。不可刺之。刺之為重虛。蓋氣不足者。如中氣不健。頻欲更衣。心下悸﹝epigastric_throb﹞。或陽明內熱而血外溢。或腹中痛。或夢接內而遺。種種悉氣之不足為之也。形不足者。即如四肢不但不強健而疼。甚至手足煩熱。津液少而乾燥。種種皆形之不足為之也。

 《經》謂:不可刺。以重虛者。宜補之以甘藥。此其意惟仲景遵之。培中央以灌輸腑臟百脈。主以小建中。正稼穡作甘之意也。然觀此證。則腎虛﹝kidney_deficiency﹞為多。水虧當壯水之主。以鎮陽光。火衰則益火之源。以消陰翳。獨仲景不屑於此。而惟以樹立中氣為第一義者何居。

 聖人曰:精、穀氣也。可見腎為藏精之處。伎巧出焉。苟非有五穀之養。五味之調。則亦從何而生。

 然經又曰: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假使胃不能納。脾不能運。又如之何。故聖人以建中主治。使中州之土。已壞復起。將飲食入胃者。遊溢精氣。上輸於脾。脾氣散精。上歸於肺。如經所云者。則五臟百脈自裕矣。豈但已病乎哉。

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裏急諸不足。黃耆建中湯主之。

黃耆建中湯方:

 黃耆、(三兩)、桂枝(三兩)、芍藥(六兩)、甘草(三兩)、生薑(三兩)、膠飴(一升)、大棗(十一枚)。

 上七味。用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服。

【補注】:

 不足之證不一。未有不因於氣虛者。夫陽生陰長。氣苟不充。則日就於損矣。故曰衛氣者。所以溫分肉。充皮膚。肥腠理﹝striae_and_interstitial_space﹞。司開闔者也。開闔損其常度。則裏急見焉。於是為證之不足者。且不可以概述矣。主以黃耆建中。正於補益中土者。兼足以托實肌表矣。

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腰痛﹝lowback_pain﹞。少腹拘急﹝hypertonicity_in_lower_abdomen﹞。小便不利者﹝Dysuria﹞。八味腎氣丸主之。

八味腎氣丸方:

 乾地黃(八兩)、薯蕷(四兩)、山茱萸(四兩)、澤瀉(三兩)、茯苓(三兩)、丹皮(三兩)、桂枝(一兩)、附子(一兩,炮)。

 上八味。為末。煉蜜和丸。梧子大。火酒下十五丸。加至二十五丸。日再服。

【補注】:

 腰者腎之府。腰痛﹝lowback_pain﹞為腎氣之虛寒可知矣。惟虛寒。故少腹拘急﹝hypertonicity_in_lower_abdomen﹞。而膀胱之氣亦不化也。苟非益火以助真陽。以消陰翳。恐無以生土。而水得泛溢。不至上淩君火﹝sovereign_fire﹞不止矣。主以八味。固補益先天之至要者也。

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諸不足。風氣百疾。薯蕷丸主之。

薯蕷丸方:

 (二錢五分為一分)

 薯蕷(二十分)、當歸、桂枝、乾地黃、神麯、豆黃卷(各十分)、甘草(二十八分)、芎、麥門冬、芍藥、白術、杏仁(各六分)、人參(十分)、柴胡、桔梗、茯苓(各五分)、阿膠(七分)、乾薑(三分)、白蘞(二分)、防風(六分)、大棗(百枚為膏)。

 二十一味末之。煉蜜和丸。如彈子大。空腹酒服一丸。一百丸為劑。

【補注】:

 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不足之證。最易生風。倘不為調攝。必致火氣日見不足。則所以善行數變者。不益流連而不息耶。故于手足太陰少陰上下分補。不仍以中土為主。務令三焦並益。榮衛和諧。而諸風自息矣。如桂枝、柴胡、防風。藉以固表升陽。為力頗多。非謂以此驅風。轉燥津液也。

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虛煩不得眠﹝Insomnia﹞。酸棗仁湯主之。

酸棗仁湯方:

 酸棗仁(二升)、甘草(一兩)、知母(二兩)、茯苓(二兩)、芎(二兩)。

 上五味。以水八升。煮酸棗仁得六升。內諸藥。煮取三升。分溫三服。

【補注】:

 按嘉言論此方云:《素問》謂:陽氣者。煩勞則張。精絕。辟積于夏。使人煎厥。可見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虛煩。為心腎不交﹝disharmony_between_heart_and_kidney﹞之病。腎水不上交於心火。心火無制。故煩而不得眠﹝Insomnia﹞。不獨夏月為然矣。方用棗仁為君。而兼知母之滋腎為佐。茯苓、甘草調和其間。芎入血分而解心火之燥煩也。

五勞﹝five_consumption﹞虛極羸瘦。腹滿﹝abdominal_fullness﹞不能飲食﹝diet﹞。食傷、憂傷、飲傷、房室傷﹝excessive_sexual_intercourse﹞、饑傷、勞傷、經絡榮衛氣傷。內有乾血。肌膚甲錯﹝squamous_and_dry_skin﹞。兩目黯黑。緩中補虛。大黃蟅蟲丸主之。

大黃蟅蟲丸方:

 大黃(十分,蒸)、黃芩(二兩)、甘草(三兩)、桃仁(一升)杏仁(一升)、芍藥(四兩)、乾地黃(十兩)、乾漆(一兩)、虻蟲(一升)、水蛭(百枚)、蠐螬(一升)、蟲(一升)。

 上十二味。蜜丸。小豆大。酒飲服五丸。日三服。

【補注】:

 嘉言云:七傷﹝seven_damages﹞。

 《金匱》明謂:食傷、憂傷、飲傷、房室傷﹝excessive_sexual_intercourse﹞、饑傷、勞傷、經絡營衛氣傷、及房勞傷﹝excessive_sexual_intercourse﹞。但居其一。後人不知何見。謂七者陰寒、陰痿﹝impotence﹞、裏急、精速、精少、陰下濕、精滑﹝spermatorrhoea﹞、小便苦數。臨事不舉。似乎專主腎傷為言。豈有五勞﹝five_consumption﹞分主五臟。而七傷﹝seven_damages﹞獨主一臟之理。雖人身恣逞傷腎者恒多。要不可為一定之名也。故虛勞證﹝consumptive_disease﹞。凡本之內傷者。有此七者之分。而虛勞﹝consumptive_disease﹞發熱。未有不由瘀血者﹝Bruises﹞。若無內傷。則營衛運行。不失其次。瘀從何起。是必飲食起居﹝diet_and_way_of_life﹞。過時失節。營衛凝泣。先成內傷。然後隨其氣所阻塞之處。血為瘀積。積之久。牢不可拔。新生之血。不得周灌。與日俱積。其人尚有生理乎。仲景施活人手眼。以潤劑潤其血之乾。以蠕動血之物。行死血。名之曰緩中補血。豈非以行血去瘀。為安中補虛上著乎。然此特世稱乾血勞之良法也。血結在內。手足脈相失者宜之。兼入瓊玉膏潤補之藥同用尤妙。試為細參其證。肌膚甲錯﹝squamous_and_dry_skin﹞。面目黯黑。及羸瘦不能飲食﹝diet﹞。全是營血瘀積胃中。而發見於肌膚面目。所以五臟失中土之灌溉而虛極也。此與五臟之本病不同。故可用其方而導其胃中之血。以內谷而通流營衛耳。許州陳大夫傳仲景百勞丸方云:治一切勞瘵積滯。不經藥壞證者。宜服。大夫其長於謀國者歟!

方用當歸、乳香、沒藥各一錢。虻蟲十四個。人參二錢。水蛭十四個。桃仁十四個。浸去皮尖為細末。煉蜜丸如桐子大。都作一服可百丸。五更用百勞水下。取惡物為度。服白粥十日。百勞水即甘瀾水。以杓揚百遍者也。

→【噉﹝口敢﹞:音,ㄉㄢˋ。意:同「啖」。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