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匱玉函經二注》卷四:

《金匱玉函經二注》瘧病脈證﹝pulse_and_signs﹞並治 第四:

 (證二條 方六首)

師曰:瘧脈自弦。弦數者多熱。弦遲者多寒。弦小緊者下之瘥。弦遲者可溫之。弦緊者可發汗針灸也。浮大者可吐之。弦數者風發也。以飲食﹝diet﹞消息止之。

【衍義】:

 今觀此篇。雖未盡《內經》諸篇論瘧之詳。然亦取其一二立方以明其治。此條敘脈。固亦未盡瘧脈之變。然舉其自弦。則自之一字。已該其脈之要。

 何則?

 弦者。少陽甲木之象也。瘧邪客于榮氣之間。與衛氣合而病作。寒熱者。正隸少陽半表半裏﹝half-superficies_and_half-interior﹞之分。所以少陽為瘧之舍。故弦乃瘧疾之本脈也。於是少陽引邪退而就陰。陰則寒。寒則遲。進而就陽。陽則熱。熱則數。寒用溫而熱用涼可知矣。此明表裏進退。乘其虛實而調之者也。復言小緊與弦緊汗下之者。此又明表裏之有實邪而攻之者也。浮大者。以明病不在表裏而在上者也。非若內經之謂瘧脈大虛者。斯因其浮而用吐也。弦數風發者。非前多熱之所云。乃更論其熱之變。而木從火則風生。風得火則旺。旺則克土。火發木淫。必先實脾。實脾莫如資以飲食﹝diet﹞消息寒涼之味以止之。此乃明其病在中者也。仲景凡一言一字皆立準繩。學人詳之。嘉言云:即梨汁蔗漿。生津止渴之屬。

病瘧以月一日發。當以十五日愈設不瘥。當月盡解。如其不瘥當云何。

師曰:此結為瘕。名曰瘧母。急治之。宜鱉甲煎丸。

鱉甲煎丸方:

 鱉甲(十一分,炙)、烏扇(三分,燒)、黃芩(三分)、柴胡(六分)、鼠婦(三分,熬)、乾薑(三分)、大黃(三分)、芍藥(五分)、桂枝(三分)、葶藶(一分,熬)、石韋(三分,去毛)、厚朴(三分)、牡丹皮(五分)、瞿麥(二分)、紫葳(三分)、半夏(一分)、人參(一分)、蟲(五分,熬)、阿膠(三分,炙)、蜂窠(四分,炙)、赤硝(十二分)、蜣(六分,熬)、桃仁(二分);

 上二十三味為末。取煆灶下灰一斗。清酒一斛五斗。浸灰。候酒盡一半。著鱉甲於中。煮令泛爛如膠漆。絞取汁。內諸藥。煎為丸。如梧子大。空心服七丸。日三服。

《千金》方用鱉甲十二片。又有海藻(三分)。大戟一分。蟲五分。無鼠婦、赤硝二味。以鱉甲煎和諸藥為丸。

【衍義】:

 《內經》云: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氣數者。所以紀化生之用也。五日為一候。三候為一氣。然人之三陰三陽。上奉之而為之應焉。是瘧有發於月一日者。至十五日則一氣終。人氣亦更。故瘧氣隨變而散。設有未愈。則至月盡又曆第二氣。終其天之月。以應人之血。月再生魄。血亦更新。邪當從其更新而解矣。若又不愈。則是榮氣內著。不得流行與日月度數相應。而肝藏血﹝liver_storing_blood﹞。血並其邪歸之於肝。是以瘧母多結左脇下。由是用柴胡行氣。鱉甲破血為君。餘二十一味。佐之行血、補血、散結、導滯而已。雖然。天人氣候之相應者。大法如是。然人之稟質有強弱。邪中有重輕。質弱邪重。雖不內結瘧母。亦至連月者有之。質強邪輕。不待一候即瘥者。亦有之。然仲景此論。補內經未言耳。(二錢五分為一分)

師曰:陰氣孤絕。陽氣獨發。則熱而少氣煩冤。手足熱而欲嘔。名曰癉瘧﹝pure-heat_malaria﹞。若但熱不寒者。邪氣內藏於心。外舍分肉之間。令人消爍肌肉。

【衍義】:

 《內經》云:但熱而不寒者。陰氣先絕。陽氣獨發。則熱而少氣煩冤。手足熱而欲嘔。名曰癉瘧﹝pure-heat_malaria﹞。

 又云:肺素有熱。氣盛於身。因又用力。風寒舍於分肉之間而發。發則陽氣盛。盛而不衰。其氣不及于陰。故但熱而不寒。氣內藏於心。而外舍於分肉之間。令人消爍肌肉。故命曰癉瘧﹝pure-heat_malaria﹞。此二者。一為先傷於風。一為肺素有熱。所感之邪雖不一。然病是陽盛。又內經之陽盛逢風。兩陽相得而陰氣虛少。少水不能制盛火。而陽獨治。此熱如火。當爍肉也。由是觀之。瘧之寒熱更作。因陰陽之氣。互為爭並。若陰衰少。則離絕真陽。先自退處。不與之並。而陽亦不並于陰。故陽獨發。但熱而已。

 此總論二者之癉瘧﹝pure-heat_malaria﹞。其少氣煩冤。肺主氣。肺受火抑故也。手足熱者。陽主四肢。陽盛則四肢熱也。欲嘔者。火邪﹝fire_pathogen﹞上衝。胃氣逆也。內藏於心者。心乃五臟陽火之主。故陽盛則直隸而藏之。外舍分肉之間也。消爍肌肉者。消萬物者莫甚於火。火甚則肌肉爍矣。然此條固無治法。自後條除溫瘧者﹝warm_malaria﹞觀之。亦可治此癉瘧也﹝pure-heat_malaria﹞。

 何則?

 白虎湯。退熱藥也。分肉四肢。肉屬脾胃。非切於其所舍者乎。又瀉肺火。非救其少氣煩冤者乎。設其別有兼證。豈不可推加桂之例以加別藥乎。仲景於此。雖不言方治。蓋可知矣。凡立一法。則足以比類用之。雖然。自其陰氣孤絕一語觀之。又足有可論者。夫陰陽之在身者。血與氣也。水與火也。內屬乎心與腎也。而寒本于陰。熱本于陽以寒治熱。固可退陽而回陰也。然治病有輕重。豈一法而盡哉。小熱之氣。涼以取之。大熱之氣。瀉之於內。或反佐以取之。取之不衰。求其屬以衰之。謂壯水之主。以消陽光也。

溫瘧者﹝warm_malaria﹞。其脈如平。身無寒。但熱。骨節疼痛。時嘔。白虎加桂枝湯主之。

白虎加桂枝湯方:

 知母(六兩)、甘草(二兩,炙)、石膏(半斤)、粳米(二合)、桂枝(去皮,三兩)。

 上銼末。每五錢。水一盞半。煎至八分。去滓。溫服汗出愈。

【衍義】:

 《內經》名溫瘧﹝warm_malaria﹞。亦有二。

 一者謂先傷風。後傷寒。風、陽也。故先熱後寒。

 一者為冬感風寒。藏於骨髓之中。

至春夏邪與汗出。故病藏於腎。先從內出之外。寒則氣復反入。是亦先熱後寒。

 二者之溫瘧﹝warm_malaria﹞。則皆有陰陽往來寒熱﹝alternate_attacks_of_chill_and_fever﹞之證。而此之無寒但熱。亦謂之溫瘧﹝warm_malaria﹞。似與《內經》不。然繹其義。一皆以邪瘧為重而名之。夫陰不與陽爭。故無寒。骨節皆痹。不與陽通。則疼痛。火氣上逆則時嘔。用白虎治其陽盛也。加桂療骨節痹痛。通血脈。散瘧邪。和陰陽以取汗也。

瘧多寒者。名曰牡瘧﹝warm_malaria﹞。蜀漆散主之。

蜀漆散方:

 蜀漆(洗去腥)、雲母(燒二日夜)、龍骨(等分)。

 上三味。杵為散。未發前以漿水服半錢匕。溫瘧﹝warm_malaria﹞:加蜀漆半分。臨發時服一錢匕。(一方雲母作雲實)

【衍義】:

 心者牡臟也﹝male_viscus﹞。邪在心而成瘧。故曰牡瘧﹝warm_malaria﹞。

 何以言之。心肺居上。陽也。而心乃陽中之陽。今邪氣結伏心下。則心虛。

 《內經》曰:心虛者熱收於內。則陽氣不行於外。故外寒。積聚津液以成痰。是以牡瘧﹝warm_malaria﹞反多寒也。用蜀漆和漿水以吐所結痰邪。龍骨以療氣伏心下者。云母安臟補虛。以除內收之熱。若夫溫瘧﹝warm_malaria﹞亦用是。少加蜀漆治者。亦為邪氣結伏在心下。致傷氣而不入于陰。反獨盛在外。以成熱而不寒。故亦以此去其所結也。

牡蠣湯治牡瘧方:

 牡蠣(四兩,熬)、麻黃(去節,四兩)、甘草(二兩)、蜀漆(三兩)。

 上四味。以水八升。先煮蜀漆、麻黃。去上沫。得六升。內諸藥。煮取二升。溫服一升。若吐則勿更服。

【衍義】:

 此與前牡瘧﹝warm_malaria﹞名同。故治亦同。略以有初感寒邪為異。牡蠣者。能軟堅消結。除滯血。今更佐之蜀漆。以理心下所結之邪。而甘草佐麻黃。非獨散寒。且可發越陽氣而通於外。陽通結去。其病即瘥。

柴胡去半夏加栝蔞湯:

 治瘧病發渴者。亦治勞瘧﹝overstrain_malaria﹞。

 柴胡(八兩)、人參、黃芩、甘草(各三兩)、栝蔞根(四兩)、生薑(二兩)、大棗(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嘉言云:渴雖陽明津竭。而所以致陽明津竭者。全是少陽之邪。故即小柴胡去半夏加栝蔞也。

【衍義】:

 《內經》謂:渴者刺足少陽。此證胃土被木火之傷。則津液涸而燥渴。故用柴胡、黃芩治木火。人參、甘草補胃。栝蔞生津益燥。薑棗發越榮衛。若勞瘧﹝overstrain_malaria﹞由木火盛。榮衛衰。津液竭者。亦治以此。

柴胡桂薑湯:

 治瘧寒多。微有熱。或但寒不熱。服一劑如神。

 柴胡(半斤)、桂枝(三兩,去皮)、乾薑(二兩)、栝蔞根(四兩)、黃芩(三兩)、牡蠣(二兩,熬)、甘草(二兩,炙)。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初服微煩。復服。汗出便愈。

【衍義】:

 是瘧也。以寒多言之。若與牡瘧﹝warm_malaria﹞相類。以藥論之。則非也。牡瘧﹝warm_malaria﹞邪客心下。此風、寒、濕痹﹝wind-cold-dampness_arthralgia﹞於肌表。肌表行陽以溫分肉。痹則陽氣不得通於外。遂鬱伏于榮血之間。半表半裏﹝half-superficies_and_half-interior﹞之分也。陽化氣熱。血滯成瘀。著於其處。遇衛氣行陽二十五度及之則病作。其邪之入榮者。既無外出之勢。而榮之素痹者。亦不出而與陽爭。故少熱或無熱也。是用柴胡為君。發其鬱伏之陽。佐以桂枝、乾薑。散其肌表之痹。栝蔞根、牡蠣為臣。除留熱。消瘀血﹝static_blood﹞。佐以黃芩助柴胡。治半表裏。甘草以和諸藥。調陰陽也。得汗則痹邪散。血熱行而病瘥耳。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經筋代名詞 的頭像
經筋代名詞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