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懸解》卷末 【附】附王叔和《傷寒例》:

【附】附王叔和《傷寒例》:

叔和《傷寒序例》,悖謬之至,而傳流千古,遂成傷寒祖派。

 程氏應旄郊倩,解經義以辟之,甚有識悟。

 惜其議論多疵,削而正之,存其梗概,以破醫書承襲之訛。

《陰陽大論》云:春氣溫和,夏氣暑熱,秋氣清涼,冬氣冷冽,此則四時正氣之序也。

 冬時嚴寒,萬類深藏,君子固密,則不傷于寒,觸冒之者,乃名傷寒耳。

 其傷于四時之氣,皆能為病,以傷寒為毒者,以其最成殺厲之氣也。

中而即病者,名曰傷寒,不即病者,寒毒藏于肌膚,至春變為溫病﹝warm_disease﹞,至夏變為暑病,暑病者,熱極重于溫也。

 是以辛苦之人,春夏多溫熱者,皆繇冬時觸寒所致,非時行之氣也。

凡時行者,春時應暖而反大寒,夏時應熱而反大涼,秋時應涼而反大熱,冬時應寒而反大溫,此非其時而有其氣。

 是以一歲之中,長幼之病,多相似者,此則時行之氣也。

 夫欲候知四時正氣為病,及時行疫氣之法,皆當按斗曆占之。

九月霜降節﹝Frost’s_Descent﹞後,宜漸寒,向冬大寒。

 至正月雨水節﹝rain_water﹞後,宜解也。

 所以謂之雨水者﹝rain_water﹞,以冰雪解而為雨水﹝rain_water﹞故也。

 至驚蟄﹝Waking_of_Insects﹞二月節後,氣漸和暖,向夏大熱,至秋便涼。

 從霜降﹝Frost’s_Descent﹞以後,至春分﹝Spring_Equinox﹞以前,凡有觸冒霜露,體中寒﹝cold_strike﹞即病者,謂之傷寒也。

其冬有非節之暖者,名曰冬溫。

 冬溫之毒,與傷寒大異。

 冬溫複有先後,更相重遝,亦有輕重,為治不同,證如後章。

從立春節﹝Beginning_of_Spring﹞後,其中無暴大寒,又不冰雪,而有人壯熱為病者,此屬春時陽氣發于冬時伏寒,變為溫病﹝warm_disease﹞。

從春分﹝Spring_Equinox﹞以後,至秋分節﹝Autumn_Equinox﹞前,天有暴寒者,皆為時行寒疫也。

三月四月,或有暴寒,其時陽氣尚弱,為寒所折,病熱猶輕。

 五月六月,陽氣已盛,為寒所折,病熱則重,七月八月,陽氣已衰,為寒所折,病熱亦微。

 其病與溫及暑病相似,但治有殊耳。

十五日,得一氣,于四時之中,一時有六氣,四六名為二十四氣也。

 然氣候亦有應至而不至,或有未應至而至者,或有至而太過者,皆成病氣也。

 但天地動靜,陰陽鼓擊者,各正一氣耳。

 是以彼春之暖,為夏之暑,彼秋之忿,為冬之怒。

 是以冬至﹝Winter_Solstice﹞之後,一陽爻升,一陰爻降也,夏至﹝Summer_Solstice﹞之後,一陽氣下,一陰氣上也。

 斯則冬夏二至,陰陽合也,春秋二分,陰陽離也。

 陰陽交﹝yin-yang_interlocking﹞易,人變病焉,此君子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順天地之剛柔也。

小人觸冒,必嬰暴疹,須知毒烈之氣,留在何經,而發何病,詳而取之,是以春傷于風,夏必饗泄,夏傷于暑,秋必病瘧,秋傷于濕,冬必咳嗽,冬傷于寒,春必病溫。

 此必然之道,可不審明之。

《素問·生氣通天論》:凡陰陽之要,陽密乃固,兩者不和,若春無秋,若冬無夏,因而和之,是謂聖度。

 故陽強不能密,陰氣乃絕。

 陰平陽秘,精神乃治,陰陽離決,精氣乃絕。

 因于露風,乃生寒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