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懸解》土盛水負證 五章:

土盛水負證 少陰 四十:

少陰負趺陽者﹝instep_yang﹞,為順也。

少陰,腎脈也,趺陽﹝instep_yang﹞,胃脈也,足陽明胃之經,自頭走足,行于趺上,動脈曰衝陽﹝ST42﹞,故仲景名為趺陽﹝instep_yang﹞。

 土本克水,而水盛反侮土。

 凡病則水勝而土負,至于傷寒少陰臟證,更無土勝水負之理。

 土勝則生,水勝則死,少陰之死,皆死于水勝而土負,故少陰腎水,必負于趺陽﹝instep_yang﹞胃土,乃為順也。

 少陰 水負而趺陽﹝instep_yang﹞土勝者,陽明承氣證是也。

 此下列陽明土勝水負四證,以明少陰負趺陽﹝instep_yang﹞為順之義。

陽貴陰賤,古訓昭載,而後世庸愚,乃開補水之門,以禍天下。

 代有粗工下士,祖述其說。

 自宋元以來,訖于今日,群兒謬妄,邪說紛紜,方書數百千部,其于先聖至理,絕無略解一字者,此天下後世,億萬蒼生,一大害也!

 每檢醫方,輒為怒發!

 口眾我寡,但積悲歎耳。

土勝水負黃連阿膠證二 少陰 四十一:

少陰病﹝Shaoyin_disease﹞,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煩。不得臥,黃連阿膠湯主之。

少陰病﹝Shaoyin_disease﹞,但欲臥也,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煩,不得臥者,燥土克水,而爍心液也。

 心之液,水之根也,液耗水涸,精不藏神,故心煩﹝vexation﹞,不得臥寐。

 黃連阿膠湯:黃連、芩、芍,清君火﹝sovereign_fire﹞而除煩熱,阿膠、雞子黃,補脾精而滋燥土也。

少陰水臟,在陽明則燥土克水,是為不足,在少陰則寒水侮土,是為有餘。

 有餘則但欲寐﹝somnolence﹞,本篇之首章是也,不足則不得臥,陽明篇時有微熱,喘冒不得臥是也。

 陽動陰靜,異同天淵,少陰癸水之臟,無二三日前方病濕寒,二三日後忽轉陽明,遽變燥熱之理,此蓋陽明腑病之傷及少陰,非少陰之自病也。

 陽明 之燥,未傷腎陰,自是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傷及腎陰,則陽明益盛而少陰益虧。

 虧而不已,倏就枯竭,便成死證,故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不必急,而陽明傷及少陰,則莫急于此矣。

 是以急下三證,既列陽明,併入少陰之篇。

 此章是承氣之初證,勿容急下,以下三章,則如救焚毀,不得不急矣。

黃連阿膠湯九十七:

 黃連(四兩)、黃芩(一兩)、芍藥(一兩)、阿膠(三兩)、雞子黃二枚

 上五味,以水五升,先煮三味,取二升,去滓,內阿膠,烊盡,少冷,內雞子黃,攪令相得,溫服七合,日三服。

土勝水負大承氣證三 少陰 四十二:

少陰病﹝Shaoyin_disease﹞,得之二三日,口燥咽乾者﹝dry_throat_and_mouth﹞,急下之,宜大承氣湯。

 方在:陽明二十一

少陰之經,循喉嚨而挾舌本﹝Tongue_Root﹞,燥土克水,陰液枯焦,故口燥咽乾﹝dry_throat_and_mouth﹞。

 腎水被爍,故當急下。

 此與陽明發熱汗多﹝copious_sweat﹞章義同。

此下三章,皆少陰負趺陽﹝instep_yang﹞之太過者。

 少陰 固宜負趺陽﹝instep_yang﹞,而負之太過,則腎水涸竭,亦必至死,故急下陽明,以救少陰。

 少陰 三承氣證,即是陽明急下三證,以其傷在少陰,故又列之少陰篇中,實非少陰之本病也。

土勝水負大承氣證四 少陰 四十三:

少陰病﹝Shaoyin_disease﹞,自利清水,色純青,心下必痛,口乾燥者﹝dry_mouth﹞,急下之,宜大承氣湯。

 方在:陽明二十一。

肝主疏泄,故見自利。

 青為木色。

 厥陰之經,布脇肋而貫膈,脈循心下,經脈燥急,故痛作焉。

 厥陰之經,循喉嚨而環唇,風動津耗,故口乾燥﹝dry_mouth﹞。

 燥土克水,水涸則木枯,木枯則風動,腎水愈消,更當急下。

 此與陽明目中不了了章義同。

土勝水負大承氣證五 少陰 四十四:

少陰病﹝Shaoyin_disease﹞,六七日,腹脹,不大便者,急下之,宜大承氣湯。

 方在:陽明二十一。

脾病則陷,陷則臍以下脹,胃病則逆,逆則臍以上脹。

 太陰 之腹脹,則濕盛而便利,陽明之腹脹,則燥盛而便結,腹脹而不大便,是陽明燥盛而爍脾陰也。

 燥土克水,水涸而脾精枯槁,戊己合邪,以臨殘陰,水愈不支,更當急下。

 此與陽明發汗不解,腹滿痛﹝abdominal_fullness_and_pain﹞章義同。

急下之三證,三陰俱傷,非第少陰,而悉屬之少陰者,《素問·上古天真論》:腎者主水,受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腎水者,臟陰之根本也,故五臟亡陰之證,皆屬之少陰。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