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懸解》少陽壞病 入陽明去路八章:

少陽壞病 入陽明去路 譫語﹝delirious_speech﹞、煩悸證 少陽 二十四

傷寒,脈弦細,頭痛﹝Headache﹞發熱者,屬少陽。

 少陽 不可發汗,發汗則譫語﹝delirious_speech﹞,此屬胃。

 胃和則癒,胃不和則煩而悸。

少陽為三陽之始,陽氣未盛,故脈弦細。

 少陽 經脈,自頭走足,病則經氣逆升,壅于頭上,故善頭痛﹝Headache﹞。

 少陽 從相火﹝ministerial_fire﹞化氣,病則相火﹝ministerial_fire﹞鬱蒸,故善發熱。

 相火﹝ministerial_fire﹞熏爍,津液既損,故不可發汗。

 汗之津亡土燥,則作譫語﹝delirious_speech﹞,此屬胃病。

 蓋君相下根,全由胃土之降,汗亡津液﹝fluid_exhaustion﹞,土燥胃逆,二火飛騰,神明擾亂,故作譫語﹝delirious_speech﹞。

 胃津續複,行其清降之令,二火漸下,不至為病。

 若胃燥而不和,二火撥根,則心家煩生,而風木鬱神,必作悸動也。

 法詳下章。

小建中證二 少陽 二十五:

傷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煩者,小建中湯主之。

 方在:少陽九。

少陽甲木,化氣乾相火﹝ministerial_fire﹞,隨戊土下行,而交癸水,與少陰君火﹝sovereign_fire﹞,並根坎府,是以神宇清寧,不生煩亂。

 汗泄中脘﹝RN12﹞,津亡土燥,胃逆不能降蟄相火﹝ministerial_fire﹞,相火﹝ministerial_fire﹞升炎,消爍心液,故生煩擾。

 膽胃兩經,痞塞心脇,阻礙厥陰升達之路,風木鬱衝,振搖不已,是以動悸。

 風火交侵,傷耗胃脘津液,小建中湯,膠飴、甘、棗,補脾精而生胃液,薑、桂、芍藥,疏甲術而清相火﹝ministerial_fire﹞也。

炙甘草證三 少陽 二十六:

傷寒,脈結代,心動悸者﹝Severe_Palpitation﹞,炙甘草湯主之。

少陽經脈,自頭走足,循胃口而下兩脇,病則經氣上逆,衝逼戊土,胃氣鬱滿,橫隔膽經隧道,是以心脇痞硬。

 經絡壅塞,營血不得暢流,相火﹝ministerial_fire﹞升炎,漸而營血消亡,經絡梗澀,是以經脈結代。

 血亡木燥,風木鬱衝,而升路阻隔,來能順達,是以悸動。

 相火﹝ministerial_fire﹞上燔,辛金受刑,甲木上鬱,戊土被克,土金俱敗,則病傳陽明,而中氣傷矣。

 炙甘草湯:參、甘、大棗,益胃氣而補脾精,膠、地、麻仁,滋經脈而澤枯槁,薑,桂,行營血之瘀塞,麥冬清肺金之燥熱也。

炙甘草湯七十一:

 甘草(四兩,炙)、人參(二兩)、大棗﹝十二枚)、生地黃(一斤)、阿膠(二兩)、麥冬﹝半升)(去心)、麻仁﹝半升)、桂枝(三兩)、生薑(三兩);

 上九味,以清酒(七升)、水﹝八升)、先煮八味,取三升、去滓,內膠,烊消盡,溫服一升日三眼。一名複脈湯。

煩滿﹝Bothersome_full﹞、驚悸﹝pavor﹞證四 少陽 二十七:

少陽中風﹝Shaoyang_disease_with_wind_affection﹞,兩耳無所聞,目赤﹝red_eyes﹞,胸中滿而煩者,不可吐下,吐下則悸而驚。

太陽中風﹝Taiyang_disease_with_wind_affection﹞,而傳少陽,是謂少陽中風﹝Shaoyang_disease_with_wind_affection﹞。

 少陽 脈循兩耳,病則經脈逆行,濁氣上填,是以耳聾﹝deafness﹞。

 少陽 脈起目之銳眥﹝outer_canthus﹞,相火﹝ministerial_fire﹞升炎,是以目赤﹝red_eyes﹞。

 少陽 脈循胸膈而下兩脇,經氣壅阻,肺胃不降,是以胸中煩滿﹝Bothersome_full﹞。

 如此者,不可吐下,吐下則悸而且驚。

 蓋耳聾﹝deafness﹞、目赤﹝red_eyes﹞,胸滿﹝thoracic_fullness﹞、心煩﹝vexation﹞,膽胃兩經已自不降,再以吐下傷其胃氣,胃氣愈逆,甲木拔根,是以膽怯而神驚。

 膽胃雙鬱,胸膈閉塞,風木鬱衝,升路壅礙,是以悸作。

 法詳下章。

柴胡龍骨牡蠣證五 少陽 二十八:

傷寒八九日,下之,胸滿﹝thoracic_fullness﹞煩驚,小便不利﹝Dysuria﹞,譫語﹝delirious_speech﹞,一身盡重,不可轉側者,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主之。

下傷中氣,胃逆而為胸滿﹝thoracic_fullness﹞。

 膽木拔根,而為煩驚。

 心神擾亂,而為譫語﹝delirious_speech﹞。

 乙木鬱遏,疏泄不行,則小便不利﹝Dysuria﹞。

 己土濕動,機關壅滯,則一身盡重,不可轉側。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大棗、參、芩,補土而瀉濕,大黃、柴胡、桂枝,瀉火而疏木,生薑、半夏,下沖而降濁,龍骨、牡蠣、鉛丹,斂魂而鎮逆也。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七十二:

 柴胡(四兩)、(半夏二合,洗)、人參(一兩五錢)、大棗(六枚)、生薑(一兩五錢)、桂枝(一兩五錢)、茯苓(一兩五錢)、大黃(二兩)、鉛丹(一兩五錢)、龍骨(一兩五錢)、牡蠣(一兩五錢)。

 上十一味,以水八升煮取四升,內大黃,切如棋子大,更煮一二沸,去滓,溫服一升。

小柴胡證六 少陽 二十九:

凡柴胡湯病證而下之,若柴胡證不罷者,複與柴胡湯,必蒸蒸而振,卻發熱汗出而解。

柴胡證,本不宜下,而誤下之,柴胡證罷,此為壞病。

 若其證不罷,複與柴胡湯,必蒸蒸而振栗﹝shivering﹞,卻發熱汗出而解。

 陽氣欲發,為陰邪所束,鬱勃鼓動,故振栗﹝shivering﹞戰搖。

 頃之透發肌表,則汗而解矣。

大柴胡證七 少陽 三十: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過經十餘日,反二三下之,後四,五日,柴胡證仍在者,先與小柴胡湯。

 嘔不止,心下急,鬱鬱微煩者,為未解也,大柴胡湯下之則癒。

 方在:少陽十三。

下後柴胡證仍在,若但有少陽經證而無陽明腑證,先與小柴胡湯,應當解矣。

 若嘔不止,心下急,鬱鬱微煩者,是經迫而腑鬱,為未解也,與大柴胡湯下之,經腑雙解則癒矣。

大柴胡證八 少陽 三十一:

傷寒十三日不解,胸脇滿﹝chest_and_rib-side_fullness﹞而嘔,日晡﹝3~5P.M.﹞所發潮熱﹝hot_flush﹞,已而微利。

 此本柴胡證,下之而不利,今反利者,知醫以丸藥下之,非其治也。

 潮熱者﹝hot_flush﹞,實也,先宜小柴胡湯以解外,後以柴胡加芒硝湯主之。

十三日不解,已過再經之期。

 胸脇滿﹝chest_and_rib-side_fullness﹞而嘔,是少陽經證。

 日晡﹝3~5P.M.﹞時發潮熱﹝hot_flush﹞,是陽明腑證,腑病則大便續硬,乃已而微利,定服丸藥矣。

 少陽 而兼陽明,此本大柴胡證,下之當腑熱清而不利,今反利者,知醫以丸藥下之,緩不及事,而又遺其經證。

 表裏俱未罷,經邪束迫,腑熱日增,故雖利不愈,此非其治也。

 潮熱者﹝hot_flush﹞,胃家之實也,是固宜下,而胸脇之滿﹝chest_and_rib-side_fullness﹞,尚有少陽證,先宜小柴胡湯以解其外,後宜柴胡加芒硝湯主之,解外而並清其裏也。

 但加芒硝而不用大黃者,以丸藥下後,宿物去而腑熱未清也。

柴胡加芒硝湯七十三:

 柴胡﹝半斤)、黃芩(三兩)、半夏﹝半升,洗﹞、生薑(三兩)、人參(三兩)、甘草(三兩)、大棗﹝十二枚)、芒硝(六兩);

 于小柴胡湯內加芒硝(六兩)、餘依前法。不解,更服。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