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懸解》陽明經病七章 腑病連經:

陽明自太陽傳來,未入于腑,全是經病。

 經病宜汗,其未離大陽之經,則用麻、桂,其將入陽明之腑,則加葛根。

 陽明一見吐利﹝simultaneous_vomiting_and_diarrhea﹞,雖未是裏實可下之證,然而經迫腑鬱,已是胃熱將成之根,故用葛根雙解經腑之鬱。

 此證得法,自無離經入腑之患矣。

陽明經病桂枝證 陽明十三: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脈遲,汗出多,微惡寒者,表未解也,可發汗,宜桂枝湯。方在:太陽五。

脈遲,汗出,惡寒,是太陽中風﹝Taiyang_disease_with_wind_affection﹞脈證,故宜桂枝。

 而汗多﹝copious_sweat﹞已屬胃陽之盛,故曰陽明病也﹝yangming_disease﹞。

麻黃證二 陽明十四: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脈浮,無汗而喘者,發汗則癒,宜麻黃湯。

 方在:太陽二十。

脈浮,無汗而喘,是太陽傷寒脈證,故宜麻黃。

太陽經病,內傳陽明之腑,陽明之腑邪未實,太陽之經邪未罷,是宜用太陽表藥。

 即裏有下證,而表病不解,亦不可下,當先以麻、桂表其風寒,然後議下也。

風脈浮緩,寒脈浮緊,遲者,緩之變文也。

 風脈不言緩,寒脈不言緊,省文也。

 太陽 傳陽明,緩緊之中,必兼大象,以傷寒三日,陽明脈大,前章已經提明,故此不及。

麻黃證三 陽明十五:

太陽與陽明合病,喘而胸滿者﹝thoracic_fullness﹞,不可下,麻黃湯主之。

太陽與陽明合病,經迫腑鬱,胃逆肺脹,故喘而胸滿﹝thoracic_fullness﹞。

 宜麻黃湯:麻黃發表而散寒,杏仁降逆而止喘,不可下也。

桂枝葛根證四 陽明十六: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項背強幾幾﹝stretched_stiffness_of_the_nape_and_back﹞,反汗出、惡風者,桂枝加葛根湯主之。

陽明經行身之前,自頭下膈而走足,太陽經行身之後,自頭下項循背而走足。

 太陽 經病,頭痛﹝Headache﹞項強而已,不至幾幾。

 緣太陽表病不解,鬱遏陽明經腑之氣,不得順降,逆衝胸膈。

 背者,胸之府也,胸膈脹滿,則項背壅阻,愈格太陽下行之路,故幾幾不柔。

 葛根瀉陽明之經氣,降逆而達鬱也。

桂枝加葛根湯 五十四:

 桂枝(三兩)、葛根(四兩)、甘草(二兩,炙)、大棗﹝十二枚)、生薑(三兩,切﹞、芍藥(二兩);

 上六味,以水一斗,先煮葛根,減二升,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

 覆取微似汗,不須啜粥。

葛根證五 陽明十七: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項背強幾幾﹝stretched_stiffness_of_the_nape_and_back﹞,無汗惡風者,葛根湯主之。

營為寒傷,閉束二陽衛氣。

 葛根湯,葛根瀉陽明之衛,麻黃瀉太陽之衛,桂枝、芍藥,通經絡而清營血,薑、甘、大棗,和中氣而補脾精也。

葛根湯 五十五:

 葛根(四兩)、麻黃(二兩)、桂枝(二兩)、芍藥(二兩)、甘草(二兩)、生薑(三兩)、大棗﹝十二枚)。

 上七味,咀﹝chewing﹞,以水一斗,先煮麻黃、葛根,減二升,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

 覆取微似汗,不須啜粥,余如桂枝法將息及禁忌。

葛根證六 陽明十八:

太陽與陽明合病者,必自下利﹝diarrhea﹞,葛根湯主之。

太陽表寒外束,經絡壅迫,鬱遏陽明胃氣,不能容納水穀,已化之食,必當注泄而下,葛根、麻黃,瀉二陽之衛鬱,以鬆裏氣也。

葛根半夏證七 陽明十九:

太陽與陽明合病,不下利﹝diarrhea﹞,但嘔者,葛根加半夏湯主之。

二陽合病,經迫腑鬱,不能容納水穀,未化之食,必當湧吐而上,半夏降胃逆而止嘔吐也﹝vomition﹞。

葛根加半夏湯 五十六:

 葛根(四兩)、麻黃(三兩,泡,去黃汁,焙﹞、桂枝(二兩)、芍藥(二兩)、甘草(二兩)、生薑(三兩)、大棗﹝十二枚)、半夏﹝半升,洗﹞;

 上八味,以水一斗,先煮葛根、麻黃,減二升,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二升,去滓,溫服一升。覆取微似汗。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