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懸解》太陽壞病 入太陰去路 二十一章:

太陰以濕土主令,陰盛之人,病在太陽,表鬱則濕動。

 然不經誤治,則胃陽未虧,濕氣之作,猶俟漸成。

 及夫汗、下、溫針,陽亡陰旺,濕邪勃興,土敗水侮,危證迭出,防微杜漸之法,不可不亟講也。

太陽壞病 入太陰五苓散證 太陽七十一: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發汗後,大汗出,胃中乾燥,煩不得眠﹝insomnia﹞,欲得飲水者,少少與之,令胃氣和則癒。

 此太陽入陽明去路,將成白虎證者。

 若脈浮,小便不利﹝Dysuria﹞,熱微消渴﹝consumptive_thirst﹞者,五苓散主之。

 方在:太陽四十一。

發汗後,陽盛之人,陰亡土燥,則入陽明,而成白虎證,陰盛之人,陽亡土濕,則入太陰,而成五苓證。

 如汗後胃中乾燥,煩不得眠﹝insomnia﹞,欲得飲水,此將來之人參白虎證也,宜少少與飲,以在大汗之後,陽氣新虛也。

 設燥熱已甚,少水不救盛火,則用白虎,若燥熱未甚,得少水和胃,則煩渴﹝dipsosis﹞自癒,無事白虎也。

 若汗後脈浮,小便不利﹝Dysuria﹞,熱微消渴﹝consumptive_thirst﹞,則太陰之像已見端倪,宜以五苓燥土而行水。

 蓋陽格于外,表證未解,是以脈浮。

 濕動于內,木氣不達,是以小便不利﹝Dysuria﹞。

 木鬱風動,耗傷肺津,是以消渴﹝consumptive_thirst﹞。

 此之消渴﹝consumptive_thirst﹞,消少水而頻飲,不能大消,以其濕盛而熱微也。

五苓散證二 太陽 七十二:

發汗已,脈浮數,煩渴﹝dipsosis﹞者,五苓散主之。

 方在:太陽四十一。

發汗已,熱隨汗散,乃脈見浮數而證見煩渴﹝dipsosis﹞,是汗出陽虛,土濕而火升也。

 蓋火秘陽蟄,全恃乎土,陽亡濕動,肺胃不降,君火﹝sovereign_fire﹞升炎,故脈證如此,宜以五苓燥土瀉濕。

 若未汗而見浮數煩渴﹝dipsosis﹞之脈證,則宜大青龍而不宜五苓矣。

甘草乾薑證三 太陽 七十三:

傷寒脈浮,自汗出﹝spontaneous_sweating﹞,小便數,心煩﹝vexation﹞,微惡寒,腳攣急,反與桂枝湯,欲攻其表,此誤也。

 得之便厥,咽中乾,躁煩吐逆者,作甘草乾薑湯與之,以複其陽。

 若厥愈足溫者,更作芍藥甘草湯與之,共腳即伸。

 若胃氣不和,譫語者﹝delirious_speech﹞,少與調胃承氣湯。

 若重發汗,複加燒針者,四逆湯主之。

 方在:太陰三。

脈浮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裏熱外泄也。

 小便數,則大便必硬。

 心煩者﹝vexation﹞,胃熱之熏衝也。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雖得之一日,惡寒將自罷,即自汗出﹝spontaneous_sweating﹞而惡熱。

 微惡寒者,表未全解,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雖出,而未能遽發也,亦是調胃承氣證。

 陽明篇上:太陽病﹝taiyang_disease﹞,若吐,若下,若發汗,微煩,小便數,大便因硬,與小承氣湯和之愈。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不吐不下,心煩者﹝vexation﹞,可與調胃承氣湯:即此證。

 醫以脈浮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病象太陽中風證﹝greater_yang_wind_strokepattern﹞,反與桂枝湯加附子而增桂枝,以攻其表,此大誤也。

 得之汗多﹝copious_sweat﹞陽亡,使手足厥冷﹝deadly_cold_hand_and_foot﹞,咽喉乾燥,陽氣離根而生煩燥,胃氣上逆而作嘔吐﹝vomition﹞。

 作甘草乾薑湯與之,甘草培土而補中,乾薑溫胃而降逆,陽回肢暖,是以厥愈足溫。

 其腳之攣急,緣其木燥而筋縮﹝contracted_sinew﹞也。

 更作芍藥甘草湯與之,甘草舒筋而緩急,芍藥清風而潤燥,其腳自伸。

 若胃氣不和,土燥譫語﹝delirious_speech﹞,少與調胃承氣,則胃氣調和矣。

 桂枝發汗,是為一逆,若不以薑甘回陽,而重發其汗,或複加燒針,以大亡其陽,是為再逆,當速用四逆以回陽,薑甘加附子,水土雙溫也。

甘草乾薑湯十八:

 甘草(四兩,炙)、乾薑(二兩,炮﹞;

 上㕮咀﹝chewing﹞,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溫再服。

芍藥甘草湯十九:

 芍藥(四兩)、甘草(四兩,炙)、

 上㕮咀﹝chewing﹞,以水三升煮取升半,去滓,分溫再服。

甘草乾薑證四 太陽 七十四:

問曰:證象陽旦,按法治之而增劇,厥逆﹝reverse_flow﹞,咽中乾,兩脛拘急﹝hypertonicity﹞而譫語﹝delirious_speech﹞。

 師言:夜半手足當溫,兩腳當伸。

 後如師言。

 何以知此?

 答曰:寸口脈浮而大,浮則為風,大則為虛,風則生微熱,虛則兩脛攣。

 病證象桂枝,因加附子參其間,增桂令汗出,附子溫經,亡陽﹝yang_exhaustion﹞故也。

 厥逆﹝reverse_flow﹞,咽中乾,煩躁﹝dysphoria﹞,陽明內結,譫語﹝delirious_speech﹞煩亂。

 更飲甘草乾薑湯,夜半陽氣還,兩足當溫,脛尚微拘急﹝hypertonicity﹞,重與芍藥甘草湯:爾乃脛伸,以承氣湯微溏,則止其譫語﹝delirious_speech﹞,故知病可愈。

此複迷上章,設為問答。

 證象陽旦,即證象桂枝之互文。

 《金匱》:產後中風﹝postpartum_wind_strike﹞,數十日不解,頭痛﹝Headache﹞,惡寒,時時有熱,乾嘔﹝Dry_Vomiting﹞,汗出,雖久,陽旦證續在耳,可與陽旦湯。

 林億以為即桂枝湯,按證是桂枝湯無疑。

 按法治之,即上章以桂枝攻其表,及此章因加附子增桂令汗出也。

 寸口脈浮而大,浮則為風,大則為虛,載在脈法,脈法:寸口脈浮而緊,浮則為風,緊則為寒,脈弦而大,大則為芤,芤則為虛也。

 所謂風則浮虛也。

 脈法語。

 風則生其微熱,虛則兩脛攣急,病與桂枝湯證形象符合,而熱微足攣,又似陽虛,因增桂枝而加附子,以發其表。

 附子溫經,汗多﹝copious_sweat﹞、亡陽﹝yang_exhaustion﹞,是以厥逆﹝reverse_flow﹞咽乾﹝dry_pharynx﹞,而生煩躁﹝dysphoria﹞,汗出津枯,胃腑燥結,是以譫語﹝delirious_speech﹞煩亂。

 不知寸口脈浮大,是陽明之裏實,陽明篇:大便硬者,脈浮而緩;為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傷寒二日,陽明脈大。

 三陽合病,脈浮而大,而非太陽之表虛,誤以桂附發汗,重亡其陽,裏實變而為裏虛。

 更飲甘草乾薑,陽回足溫,重與芍藥甘草湯:即脛伸,少與調胃承氣,變結糞為微溏,止其譫語﹝delirious_speech﹞,藥良法精,應手愈矣,何不可知之有!

 喻嘉言誤會陽旦、陰旦二湯,謂桂枝加黃芩為陽旦湯,加桂枝為陰旦湯。

 按法用之,即桂枝加黃芩之法,所以得之便厥,誤在黃芩,即行桂枝之法,增桂枝令其汗出,更加附子溫經,悖繆愀矣!

 嗣後醫書俱襲其說,皆載陽旦、陰旦二方,不通之至!

 仲景自有桂枝加桂湯,不名陰旦。

 陰且之名,荒唐怪誕,所謂不知而妄作也。

汗後吐逆證五 太陽 七十五:

發汗後,水藥不得入口為逆,若更發汗,必吐下不止。

汗出陽泄,土敗胃逆,水藥不得入口,是謂逆治﹝counteracting_treatment﹞。

 若更發汗,陽敗土崩,太陰吐利﹝simultaneous_vomiting_and_diarrhea﹞之證,必將俱作,無有止期矣。

汗後吐逆證六 太陽 七十六:

病人脈數,數為熱,當消穀引食,而反吐者,此以發汗令陽氣微,膈氣虛,脈乃數也。

 數為客熱,不能消穀,以胃中虛冷,故吐也。

陰陽互根,陽虛脫根,升浮于上,是以脈數。

 數為客熱升浮,不能消化水穀,故作嘔吐﹝vomition﹞,緣其陽亡而胃中虛冷也。

吐後生煩證七 太陽 七十七: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吐之,但太陽病﹝taiyang_disease﹞,當惡寒,今反不惡寒,不欲近衣,此為吐之內煩也。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傷寒、中風﹝stroke﹞,表邪外閉,營衛不達,當見惡寒。

 吐傷胃氣,裏陽上逆,外達皮毛,故反不惡寒,而欲去衣被。

 此為吐之令陽火離根,而內煩故也。

吐後作吐證八 太陽 七十八: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當惡寒發熱,今身自汗出﹝spontaneous_sweating﹞,不惡寒發熱,關上脈細數者,以醫吐之過也。

 一二日吐之者,腹中饑,口不能食,三四日吐之者,不喜糜粥,欲食冷食,朝食暮吐,以醫吐之所致也,此為小逆。

吐傷胃陽,虛浮無根,故關脈細數。

 一二日胃病尚淺,吐則傷輕,胃中虛餒,故饑。

 而胃氣上升,故不能食。

 三四日胃病頗深,吐則傷重,陽火虛浮,故不喜糜粥,欲食冷食。

 而胃中虛冷,不能化穀,故朝食暮吐。

 此亦過吐傷胃,是謂小逆,遲則微陽續複,逆氣乃下也。

汗、吐、下、溫針諸逆之中,惟吐為輕。

 凡胸腹之內,腐敗壅塞,隔礙真陽,鬱悶懊憹﹝anguish﹞,頭痛﹝Headache﹞、心煩﹝vexation﹞,吐之清氣通暢,即刻輕安,最妙之法。

 即吐之過當,中虛內煩,亦無汗下亡陽﹝yang_exhaustion﹞諸禍,一溫中氣,虛煩立止,最易治療,故曰小逆也。

身疼下利證九 太陽 七十九:

傷寒,醫下之,續得下利清穀﹝clear-food_diarrhea﹞不止,身疼痛者,急當救裏,後身疼痛,清便自調者,急當救表,救裏宜四逆湯,方在太陰三。

 救表宜桂枝湯。方在:太陽五。

傷寒表病,下之敗其裏陽,續得下利清穀﹝clear-food_diarrhea﹞不止,已成太陰自利,而身體疼痛,表證未解,是表裏皆病。

 然急當救裏,不暇及表也,救裏之後,利止便調,然後表之。

 身疼痛者,急當救裏,蓋表邪不解,恐裏陰複鬱而生寒,故救之宜急。

 救裏宜四逆以溫中,救表宜桂枝以解外。

 傷寒而不用麻黃者,裏陽既虛,不敢過汗也。

 此與太陰下利﹝diarrhea﹞腹脹滿章彼此互文。

 救表即攻表,攻表即發表。

新加湯證十 太陽 八十:

發汗後,身疼痛,脈沉遲者,桂枝加芍藥生薑﹝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

汗泄血中溫氣,陽虛肝陷,故脈沉遲,經脈凝澀,風木鬱遏,故身疼痛。

 新加湯,甘草補其脾精,桂枝達其肝氣,芍藥清風木之燥,生薑行經絡之瘀,人參補肝脾之陽,以溫營血而充經脈也。

新加湯二十:

 桂枝(三兩)、甘草(二兩,炙)、大棗﹝十二枚)、芍藥(四兩)、生薑(四兩)、人參(三兩);

于桂枝湯內,加芍藥、生薑﹝各一兩);人參(三兩)、餘依前法。

葛根連芩證十一 太陽 八十一: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桂枝證,醫反下之,利遂不止,脈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黃連黃芩湯主之。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桂枝證,有表邪而無裏邪,醫反下之,敗其中氣,利遂不止,此當溫裏。

 若脈促者,是表未解也。

 蓋病在經絡,不解表而攻裏,表陽乘裏虛而內陷,為裏陰所拒,不得下達,表裏束迫,故見促象。

 脈來數,時一止複來者,曰促。

 若喘而汗出者,是胃氣上逆,肺阻而為喘,肺鬱生熱,氣蒸而為汗也。

 雖內有四逆證,外有桂枝證,而熱在胸膈,二方俱不能受,宜葛根連芩湯主之。

 葛根達陽明之鬱,芩、連清君相之火,胸膈肅清,然後中下之寒,徐可議溫也。

桂枝證,解表而用葛根,以喘而汗出,胸膈鬱蒸,宜葛根之辛涼,不宜桂枝之辛溫也。

葛根黃連黃芩湯二十一:

 葛根﹝半斤)、黃連(三兩)、黃芩(二兩)、甘草(二兩,炙);

 上四味,以水﹝八升)、先煮葛根,減二升,入諸藥,煮取二升,去滓,分溫再服。

桂枝去芍藥證十二 太陽 八十二: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下之後,脈促胸滿者﹝thoracic_fullness﹞,桂枝去芍藥湯主之。

 若微惡寒者,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主之。

下後脈促,表邪未解,是宜桂枝。

 而益以胸滿﹝thoracic_fullness﹞,則陽衰胃逆,濁氣衝塞,去芍藥之酸寒,以解表邪。

 若微惡寒者,則不止脾陽之虛,而腎陽亦敗,加附子之辛溫,以驅裏寒也。

桂枝去芍藥湯二十二:

 桂枝(三兩)、甘草(二兩)、生薑(三兩)、大棗﹝十二枚);

于桂枝方內去芍藥,餘依前法。

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二十三:

 桂枝(三兩)、甘草(二兩)、大棗﹝十二枚)、生薑(三兩)、附子(一枚,炮,去皮);

于桂枝湯方內去芍藥,加附子(一枚,去皮,破八片﹞,餘依前法。

桂枝厚朴杏子證十三 太陽 八十三: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子湯主之。

表病而攻其裏,裏陰上逆,而表邪未解,肺氣鬱阻,是以發喘。

 桂枝加厚朴、杏子,降衝逆而破壅塞也。

桂枝加厚朴杏子湯二十四:

 桂枝(三兩)、芍藥(三兩)、甘草(二兩)、大棗﹝十二枚)、生薑(三兩)、厚朴(二兩)、杏仁﹝五十枚,去皮尖﹞;

于桂枝湯方內加厚朴(二兩)、杏仁﹝五十枚,去皮尖﹞,餘依前法。

桂枝厚朴杏子證十四 太陽 八十四:

喘家,作桂枝湯,加厚朴杏子仁。

平素喘家,胃逆肺阻,作桂枝湯解表,宜加樸、杏,降逆而破壅也。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證十五 太陽 八十五:

服桂枝湯,或下之,仍頭項強痛,翕翕發熱﹝feather-warm_heat﹞,無汗,心下滿﹝fullness_below_the_heart﹞,微痛,小便不利者﹝Dysuria﹞,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主之。

服桂枝湯後,或又下之,仍複頭項強痛,發熱無汗,甚似表證未解,而加以心下滿﹝fullness_below_the_heart﹞痛,小便不利﹝Dysuria﹞,是非風邪﹝wind_pathogen﹞之外束,實緣濕邪之內動也。

 蓋土虛濕旺,脾陷而肝鬱,不能泄水,故小便不利﹝Dysuria﹞。

 胃逆而膽鬱,不能降濁,故心下滿﹝fullness_below_the_heart﹞痛。

 濁氣衝塞,故頭痛﹝Headache﹞發熱,桂枝去桂枝之解表,加獲苓、白朮,瀉濕而燥土也。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二十五:

 芍藥(三兩)、甘草(二兩)、大棗﹝十二枚)、生薑(三兩)、茯苓(二兩)、白朮(三兩)。

于桂枝湯方內去桂枝,加茯苓、白朮﹝各三兩);餘依前法煎服。

 小便利則癒。

厚朴薑夏參甘證十六 太陽 八十六:

發汗後,腹脹滿者,厚朴生薑甘草半夏人參湯主之。

胃不偏燥,脾不偏濕,脾升胃降,中氣轉運,胸腹衝和,故不脹滿。

 汗泄中氣,陽虛濕旺,樞軸不運,脾陷胃逆,則生脹滿。

 厚朴生薑甘草半夏人參湯,人參、甘草補中而扶陽,朴、夏、生薑降濁而行鬱也。

厚朴生薑甘草半夏人參湯二十六:

厚朴(一斤,去皮)、生薑﹝半斤)、甘草(二兩,炙)、半夏﹝半升,洗﹞、人參(一兩);

 上五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服。

梔子厚朴證十七 太陽 八十七:

傷寒下後,心煩﹝vexation﹞、腹滿﹝abdominal_fullness﹞,臥起不安者,梔子厚朴湯主之。

下傷中氣,樞軸不運,是以腹滿﹝abdominal_fullness﹞。

 陽明上逆,濁陰不降,腐敗壅塞,宮城不清,是以心煩﹝vexation﹞。

 煩極則臥起不安。

 梔子厚朴湯,厚朴、枳實瀉滿而降逆,梔子吐濁瘀而除煩也。

梔子厚朴湯二十七:

 梔子﹝十四枚,劈﹞、厚朴(四兩,薑炙)、枳實(四枚,水浸,去穰,炒﹞;

 上三味,以水三升半,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溫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梔子乾薑證十八 太陽 八十八:

傷寒,醫以丸藥大下之,身熱﹝generalized_heat﹞不去,微煩者,梔子乾薑湯主之。

大下敗其中氣,濁陰上逆。

 瘀生腐敗,阻格君火﹝sovereign_fire﹞,不得下秘,故身熱﹝generalized_heat﹞而心煩﹝vexation﹞。

 梔子乾薑湯,乾薑降逆而溫中,梔子吐瘀而除煩也。

梔子乾薑湯二十八:

梔子﹝十四枚)、乾薑(二兩)。

 上二味,以水三升半,煮取升半,去滓,分三服,溫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梔子香豉證十九 太陽 八十九:

發汗,若下之,而煩熱胸中窒者,梔子豉湯主之。

汗下敗其中氣,胃土上逆,濁氣填瘀,君火﹝sovereign_fire﹞不得下行,故心宮煩熱,胸中窒塞。

 梔子豉湯,香豉調中氣而開室塞,梔子吐濁瘀而除煩熱也。

梔子豉湯二十九:

 梔子﹝十四枚,劈﹞、香豉(四兩,綿裹﹞;

 上二味,以水四升,先煮梔子,得二升半,內豉,煮取一升半,去渣,分二服,溫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梔子香豉證二十 太陽 九十:

發汗、吐、下後,虛煩不得眠﹝insomnia﹞。

 若劇者,必反復顛倒,心中懊憹者﹝feeling_of_vexation﹞,梔子豉湯主之。

 若少氣者,梔子甘草豉湯主之。

 若嘔者,梔子生薑豉湯主之。

發汗、吐、下,土敗胃逆,君火﹝sovereign_fire﹞不降,故虛煩不得臥眠﹝insomnia﹞。

 劇則陳鬱填塞,濁氣熏心,故反復顛倒,心中懊憹﹝feeling_of_vexation﹞,梔子豉湯吐其瘀濁,則陽降而煩止矣。

 若少氣者,加甘草以益氣。

 若嘔者,加生薑以止逆也。

梔子甘草豉湯三十:

 梔子﹝十四枚)、香豉(四兩,綿裹﹞、甘草(二兩);

于梔子豉湯內加甘草(二兩)、餘依前法。

 得吐者,止後服。

梔子生薑豉湯三十一:

 梔子﹝十二枚)、香豉(四兩,綿裹﹞、生薑﹝五兩);

 于梔子豉湯加入生薑﹝五兩)、餘依前法。得吐,止後服。

忌梔子證二十一 太陽 九十一:

凡用梔子湯,病人舊微溏者,不可與服之。

梔子苦寒之性,瀉脾胃而滑大腸,凡用梔子諸湯,設病人舊日脾陽素虛,大便微溏者,不可與服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