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懸解》太陽中風﹝Taiyang_disease_with_wind_affection﹞ 十五章:

風者,天地發生之氣也。

 皮毛未開,風氣外客,傷其衛陽,則竅開而衛泄。

 衛性降斂,衛欲閉而風泄之,欲閉不得,則內乘陰位,而遏營血,是以病也。

 曰風泄者,風閉其衛,營鬱而外泄也。

太陽中風﹝Taiyang_disease_with_wind_affection﹞一 太陽 四: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發熱,汗出,惡風,脈緩者,名為中風﹝stroke﹞。

太陽之經,有營鬱之分,營行脈中,衛行脈外。

 風寒客之,各有所傷,風則傷衛,寒則傷營。

 衛傷則閉其營血,故發熱,營傷則閉其衛氣,故惡寒。

 營為寒閉則無汗,衛為風鼓則有汗,以衛氣初閉,營鬱猶得外泄也。

 汗出衛泄,是以表虛而惡風。

 寒性凝澀,傷寒則皮毛閉塞,故脈緊,風性動盪,傷風則經氣發洩,故脈緩。

太陽中風 桂枝湯證:

肺通衛氣,風傷于衛,行其疏泄之令,衛氣不斂,是以有汗。

 衛愈泄而愈閉,閉而不開,則營衛而發熱。

 桂枝湯所以通經絡而瀉營鬱也。

太陽中風 桂枝證 太陽 五: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頭疼,發熱,汗出,惡風者,桂枝湯主之。

風為陽邪,衛為陽氣,風邪﹝wind_pathogen﹞中人,則陽分受之,故傷衛氣。

 衛秉肺氣,其性收斂,風鼓衛氣,失其收斂之職,是以汗出。

 風愈泄而衛愈斂,則內遏營血,鬱蒸而為熱。

 是衛氣被傷而營血受病也,故傷在衛氣而治在營血。

 桂枝湯,甘草、大棗,補脾精以滋肝血,生薑調臟腑而宣經絡,芍藥清營中之熱,桂枝達營中之鬱也。

 汗者,營衛之所蒸泄,孔竅一開,而營鬱外達,則中風﹝stroke﹞愈矣。

桂枝湯一:

 桂枝(三兩,去皮)、芍藥(三兩)、甘草(二兩,炙)、大棗﹝十二枚)(劈)、生薑(三兩);

 上五味,㕮咀﹝chewing﹞,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適寒溫,服一升。

 服已,須臾啜稀粥一升餘,以助藥力。

 溫覆,令一時許,通身漐漐微有汗出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

 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後服,不必盡劑。

 若不汗,更服,依前法。

 又不汗,後服小促其間,半日許,令三服盡。

 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時觀之。

 服一劑盡,病證猶在者,更作服。

 若汗不出者,可服至二三劑。

 禁生冷、黏滑、肉麵、五辛、酒酪、臭惡等物。

株兩升斗考:

《漢書·律歷志》:量者,龠、合、升、斗、斛也。

 本起于黃鐘之龠,用度數,審其容以子穀箱黍中者千有二百實,其龠以井水平其概。

 合龠為合,十合為升,十升為斗,十斗為斛,而五量嘉矣。

權者,銖、兩、斤,鈞、石也。

 一龠容千二百黍,重十二銖,兩之為兩,二十四株為兩,十六兩為斤,三十斤為鈞,四釣為石,而五權謹矣。

一千二百黍為一龠,重今之(一錢七分),合龠為合,今之(三錢四分)也。

 十合為斤,今之(三兩四錢)也。

 一龠重十二株,今之(一錢七分)也。

 兩之為兩,今之(三錢四分)也。

【永康堂】注:

 銖兩升考 據考古發現,漢代銖兩升與今之度量換算如下:

 1銖=0.65克,1兩=15.625克,1斤=250克

 1合=20毫升,1升=200毫升,1=2000毫升

桂枝證二 太陽 六:

太陽中風﹝Taiyang_disease_with_wind_affection﹞,陽浮而陰弱,陽浮者,熱自發,陰弱者,汗自出,嗇嗇惡寒﹝huddled_aversion_to_cold﹞,淅淅惡風﹝wetted_aversion_to_wind﹞,翕翕發熱﹝feather-warm_heat﹞,鼻鳴﹝noisy_nose﹞乾嘔者﹝Dry_Vomiting﹞,桂枝湯主之。

寸為陽,尺為陰,營候于尺,衛候于寸。

 風泄衛氣,故寸脈浮。

 邪不及營,故尺脈弱。

 風愈泄而氣愈閉,故營鬱而發熱。

 氣愈閉而風愈泄,故營疏而汗出。

 嗇嗇、淅淅者,皮毛振栗﹝shivering﹞之意。

 翕翕,盛也,猶言陣陣不止也。

 肺主皮毛,開竅于鼻,皮毛被感,肺氣壅遏,旁無透竅,故上循鼻孔,而鼻竅窄狹,泄之不及,故衝激作響,而為鼻鳴﹝noisy_nose﹞。

 衛氣閉塞,鬱其胃氣,濁陰不降,故生乾嘔﹝Dry_Vomiting﹞。

 桂枝瀉其營鬱,則諸證愈炙。

桂枝證三 太陽 七: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發熱汗出者,此為營弱衛強,故使汗出,欲救邪風者,桂枝湯主之。

營弱衛強,即上章陽浮陰弱之義,衛閉而遏營血也。

 邪風者,經所謂虛邪賊風也﹝bandit_wind﹞。

 風隨八節,而居八方,自本方來者,謂之正風,不傷人也,自衝後來者,謂之賊風﹝bandit_wind﹞,傷人者也。

 如夏至﹝Summer_Solstice﹞風自南來,是正風也,若來自北方,是衝後也。

 義詳《靈樞·九官八風篇》。

桂技證四 太陽 八:

病人臟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spontaneous_sweating﹞而不愈者,此為衛氣不和也,先于其時發汗則癒,桂枝湯主之。

陽明腑病,汗愈出而胃愈燥,故發熱汗出,而病不愈。

 病人臟氣平和,無他胃熱之證,時發熱,自汗出﹝spontaneous_sweating﹞而不愈者,此為衛氣得風,鬱勃而不和也。

 當先于其時以桂枝發汗則癒,遲恐變生他病也。

桂枝證五 太陽 九:

病常自汗出者﹝spontaneous_sweating﹞,此為營氣和,營氣和者外不諧,以衛氣不共營氣和諧故耳。

 以營行脈中,衛行脈外,復發其汗,營衛和則癒,宜桂枝湯。

病常自汗出者﹝spontaneous_sweating﹞,營氣疏泄,此為營氣之和。

 然營氣自和者,必外與衛氣不相調諧,以衛被風斂,內遏營血,不與營氣和諧故耳。

 以營行脈中,衛行脈外,衛鬱而欲內斂,營鬱而欲外泄。

 究之衛未全斂而營未透泄,是以有汗而風邪﹝wind_pathogen﹞不解,復發其汗,使衛氣不閉,營氣外達,二氣調和,則病自癒,宜桂枝湯也。

衛閉而營鬱,則營不和,衛未全閉而營得汗泄,此為營氣猶和。

 然此之和者,衛被風斂而未全閉也,閉則營氣不和矣。

 以衛常欲斂,不與營氣和諧,終有全閉之時,汗之令營鬱透發,則二氣調和也。

桂枝證六 太陽 十: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初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先刺風池﹝GB20﹞,風府﹝DU16﹞,卻與桂枝湯則癒。

風池﹝GB20﹞,足少陽穴。

 風府﹝DU16﹞,督脈穴,在項後,大椎﹝DU14﹞之上。

 督與太陽,同行于背,而足少陽經,亦行項後,兩穴常開,感傷最易。

 感則傳之太陽,太陽中風﹝Taiyang_disease_with_wind_affection﹞之病,皆受自兩穴。

 服桂枝湯,風應解矣,反煩不解者,風池﹝GB20﹞、風府﹝DU16﹞必有內閉之風,不能散也。

 先刺以瀉兩穴之風,再服桂枝,無不愈矣。

桂枝證七 大陽十一: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外證未解,脈浮弱者,當以汗解,宜桂枝湯。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失于解表,經熱不泄,則自表達裏。

 然裏證雖成,而外證不能自解,凡脈見浮弱者,猶當汗解,宜桂枝湯也。

 外解後,審有裏證,乃可議下耳。

 脈浮弱,即前章陽浮陰弱之義。

桂枝證八 太陽 十二: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外證未解者,不可下也,下之為逆,欲解外著,桂枝湯主之。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外證未解,雖有裏證,不可下也,下之衛陽內陷,此之為逆。

 欲解外者,不越桂枝也。

 外解已,然後裏證可議下否耳。

桂枝證九 太陽 十三:

夫病脈浮大,問病者,言但便硬耳,設利之,為大逆。

 硬為實,汗出而解,何以故?

 脈浮,當以汗解。

陽明腑病脈浮大,陽明篇:二陽合病,脈浮大,上關上。

 病脈浮大,是有腑證。

 乃問病者,言但覺便硬耳,朱至痛滿也,則非急下之證。

 設遽利之,此為大逆。

 蓋便硬雖內實,而表證尚在,猶須汗出而解,不宜下也。

 此何以故?

 其脈大縱屬內實,而脈浮則當以汗解也。

桂枝證十 太陽 十四:

欲自解者,必當先煩,乃有汗而解,何以知之?

 脈浮,故知汗出解。

按:宛鄰本原脫此一條,今補于此,文在太陽篇也。

 黃氏注,不可考,大抵亦同上條注。

桂枝證十一 太陽 十五:

太陽病﹝taiyang_disease﹞朱解,脈陰陽俱停,必先振栗﹝shivering﹞,汗出而解。

 但陽脈微者,先汗出而解,但陰脈微者,下之而解。

 若欲下之,宜調胃承氣湯。

 方在:陽明二十。

太陽表證未解,脈忽尺寸俱停止而不動者,此氣虛不能外發,營衛鬱閉之故也,頃之必先振栗﹝shivering﹞戰搖,而後汗出而解,其未停止之先,尺寸之脈,必有大小不均。

 若但寸脈微弱者,是陽鬱于下,必陽氣升發,汗出而後解,此先振栗﹝shivering﹞而後汗出者也。

 若但尺脈微弱者,是陰虛腸燥,下竅堵塞,得汗不解,必下之通其結燥,使胃熱下泄而後解。

 陽明病﹝yangming_disease﹞,腑熱蒸發,則汗出表解,今太陽病﹝taiyang_disease﹞表證未解,是內熱未實,此時若欲下之,宜乾汗後用調胃承氣,硝、黃、甘草,調其胃腑之燥熱也。

忌桂枝證十二 太陽 十六:

酒客病,不可與桂枝湯,得湯則嘔,以灑客不喜甘故也。

 大棗、甘草,甘味動嘔也。

忌桂枝證十三 太陽 十七:

凡服桂枝湯吐者,其後必吐膿血也。

大凡服桂枝湯即吐者,胸膈濕熱鬱遏,桂枝益其膈熱,下嚥即吐。

 緣其胃氣上逆,心下痞﹝epigastric_oppression﹞塞,肺鬱生熱,無路下達,桂枝辛溫之性,至胸而出,不得入胃腑而行經絡,是以吐也。

 其後濕熱瘀蒸,必吐膿血。

 此宜涼辛清利之劑,不宜辛溫也。

忌桂枝證十四 太陽 十八:

桂枝本為解肌,若其人脈浮緊,發熱,汗不出者,不可與也。

 常須識此,勿令誤也。

桂枝本解肌表,以散風邪﹝wind_pathogen﹞,若其人脈浮而緊,發熱,汗不出者,是寒傷營血,營傷則束其衛氣,是當去芍藥之瀉營血,而用麻黃以瀉衛氣,桂枝不可與也。

 與之表寒不解,反益經熱,是謂之誤。

風家用桂枝,所以不助經熱者,以其皮毛無寒,孔竅不閉,無須麻黃發表,但以芍藥之酸寒瀉其營血,桂枝之辛溫通其經絡,血熱自能外達。

 若傷寒服之,衛鬱莫瀉,經熱愈增,是助邪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