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傳心錄》直中三陰真寒證用藥訣:

元氣衰微邪易侵,寒邪直中入三陰。

 三陰經證須分治,慎勿模糊不用心。

太陰直中惡寒時,脈息沉遲弦滑微,肚腹疼來兼吐瀉,理中一盞急須施。

 太陰直中身惡寒,更兼發熱瀉難安。頭疼﹝Headache﹞體痛並腹痛,桂枝參術炒薑甘。

 太陰直中脈沉微,四肢厥逆痛如笞,面色淒淒神不足,大小便利四逆宜。

少陰直中體惡寒,發熱頭疼﹝Headache﹞面色蒼,身如被杖且無汗,麻黃附子細辛湯。

 此症分明似太陽,如何又作少陰詳?

 只因脈息沉遲澀,故與溫經﹝warming_womb_and_channels﹞發表湯。

 少陰直中惡寒風,身熱頭疼﹝Headache﹞體痛凶,口不渴兮身有汗,桂枝附子甘草從。此症如何作少陰?

 脈沉微弱惡寒深,外雖有熱非真熱,陰盛格陽﹝exuberant_yin_repelling_yang﹞當記心。

 ①笞:音,ㄔ;音同癡。古時拷打犯人的竹杖子。痛如笞:疼痛的象被笞刑拷打了一樣。

 ②杖:舊時刑具的一種。身如被杖:是說身體疼痛的象受了杖刑一樣。

直中厥陰身厥冷,小腹疼痛連陰莖,脈息沉遲弦且微,當歸四逆湯宜審。

直中三陰寒證,惡寒身不熱、色青、不渴、大小便自利、其脈沉遲,人皆可知。如或反常,實難知也。

 如身熱面赤、大小便自利、口乾﹝dry_mouth﹞,醫家至此,但當察其脈勢雖大,來意虛豁力薄,不竭;或沉遲弦滑而微,形氣有不足之象,俱為寒症。

 或服涼藥太過身熱不退亦然。

 此非真熱,乃假熱也。

 蓋因寒邪太盛,逼出虛火,遊行於外。

 《內經》云:陰盛格陽﹝exuberant_yin_repelling_yang﹞,若不用心審察而用苦寒之劑,決死無疑。

 大抵傷寒症,陽證見陰脈死;陰證見陽脈生。

 蓋傷寒之邪,乃外來之邪,必得元氣相敵。

 元氣屬陽,故見陽脈而生。

 見陰脈而死,元氣絕也。

 陽春脈大而有力不亂,陰者脈小而虛微至亂。

調治傷寒之法,先須識症,察得陰陽、表裏、寒熱、虛實,親切復審,汗、吐、下、溫、和解之法治之,庶無差錯。

 先觀兩目或赤、或黃,次看口舌有無苔狀,後以手按其心胸至小腹有無痛滿,再問其所苦、所欲、飲食起居、大小便通利若何、並服過何藥、曾經汗下否,務使一一明白,脈症相對,然後用藥,庶幾無差。

(一)看傷寒先觀兩目,或赤或黃。

 赤為陽毒,六脈洪大有力燥渴者,輕則三黃石膏湯,重則大承氣湯。

(一)再看口舌有無苔狀:舌白色者,邪未入裏,屬半表半裏,宜小柴胡湯和解。舌上黃苔者,胃腑有邪熱,宜調胃承氣湯下之。

 大便燥實、脈沉有力而大渴者,方可下。

 舌上黑苔生芒刺者,是腎水克於心火也,急用大承氣湯下之,此邪熱已極也。

凡傷寒舌苔厚燥,用井水浸青布片子,於舌上洗淨後,用生薑片子時時浸水刮之,其苔自退。

(一)次以手按其心胸至小腹有無痛處:

(1〕若按心下硬痛手不可近。

 燥渴譫語﹝delirious_speech﹞,大便實,脈沉實有力,為結胸證,急用大陷胸湯加枳殼、桔梗下之。

(2)若病人自覺心胸滿悶,按之而不痛者,為痞滿﹝distention_and_fullness﹞也,宜瀉心湯加枳殼、桔梗,其效如神。

(3)若按之小腹硬痛,當問其小便通利否。

 如小水自利、大便黑,兼或身黃、譫語﹝delirious_speech﹞、燥渴、脈沉實者,則知蓄血在下焦﹝lower_energizer﹞,宜桃仁承氣湯。

 下盡黑物則愈。

(4)若按之小腹脹滿不硬痛,小便不利,則知津液留結即溺澀也。宜五苓散加木通、梔子利之;亦不可太利,恐耗竭津液也。

(一)凡治傷寒若煩渴欲飲水者,因內水消竭,欲得外水自救。

 大渴欲飲一升,僅可與一碗,寧令不足,不可太過。

 若恣飲過量,使水停心下,則為水結胸;若水射於肺,為喘、為咳;留於胃,為噎、為噦,溢於皮膚,為腫;蓄于下焦﹝lower_energizer﹞,為癃;滲於腸間,則為利下,皆飲水多之過也。

 不可不與,又不可強與,與之常令不足為宜。

(一)凡治傷寒若經十餘日以上尚有表證宜汗者,以羌活衝和湯微汗之。

 十餘日若有裏證宜下者,以大柴胡湯下之。

 蓋傷寒過經,正氣多虛,恐麻黃承氣太峻。

 誤用麻黃,令人亡陽;誤用承氣,令人不禁。

 若表證尚未除,而裏證又急,不得不下者,只可用大柴胡湯通表裏而緩治之。

 又老弱及氣血兩虛之人有下證者,亦用大柴胡湯下之,不傷元氣。

 如其年富力盛者,不在此例,從病制宜。

 ①麻黃承氣:麻黃湯、承氣湯。

(一)若先起頭疼﹝Headache﹞發熱惡寒,以後傳裏,頭疼﹝Headache﹞惡寒皆除,而反怕熱,發渴譫語﹝delirious_speech﹞。

 或潮熱﹝tidal_fever﹞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大便不通。

 或揭去衣被,揚手擲足。

 或發斑黃狂亂。

 此為陽經自表傳入陰經之熱證,俱當攻裏之藥下之。

 設或當下失下而變症出,手足乍冷乍溫者,因陽極發厥,即陽證似陰,名曰陽厥,外雖厥冷,內有熱邪,以承氣湯下之。

 又有失於汗下,或本陽證誤投熱藥.使熱毒深入,陽氣獨盛,陰氣暴絕,登高而歌,棄衣而走,詈罵叫喊,燥渴欲死,面赤眼紅,身發斑黃,或下利純清水,或下利黃赤,六脈洪大,名陽毒發斑證,輕則消斑青黛飲,重則三黃石膏湯去麻黃、豆鼓,加大黃、芒硝下之。

 令陰氣復而大汗解矣。

(一)病初起無頭疼﹝Headache﹞,無身熱,就便怕寒,四肢厥冷,腹疼吐瀉,引衣蜷臥,不渴,或戰慄,面如刀刮,口吐涎沫,脈沉細無力。

 此為寒邪直中陰經,即真寒證。

 不從陽經傳來,當用熱藥溫之。

 如寒極手足厥冷過肘膝者,因寒極發厥,謂之陰厥。

 宜四逆湯溫之。

 ①詈:音,ㄌㄧˋ;音同利。罵也。

(一)凡腹滿腹疼皆是陰證,只有微甚不同,難以一概施治。

 腹疼不大便,桂枝加芍藥湯;腹痛甚者,桂枝大黃湯。

 若自利腹疼,小便清白,當溫之,理中湯、四逆湯。

 看微甚用藥,輕者五積散,重者四逆湯。

(一)又有初起外感寒邪、內傷生冷,內既伏陰,內外皆寒。

 或本真陰,誤投涼藥,陰氣獨盛,陽氣暴絕。

 以致病起即手足厥冷、腰背強重、頭疼﹝Headache﹞眼眶疼、嘔吐煩悶、下利腹痛,身如被杖、六脈沉細、渴不思飲。

 以後毒氣漸深,入腹攻心,咽喉不利,腹痛轉甚,心下脹滿、結硬如石,燥渴難忍,冷汗不止,或時鄭聲,指甲青黑,此名陰毒症,速灸關元、氣海二、三十壯(關元穴在臍下三寸、氣海穴在臍下一寸五分)。

 或蔥熨臍中,內服回陽急救湯。

 令陽氣復而大汗解矣。

(一)傷寒發狂奔走人難制伏,宜於病人室中生火一盆,將好醋一大碗澆於火上,令病人聞之即安。

(一)傷寒鼻衄不止,用水紙搭於頂門,再用梔子炒黑為細末,吹入鼻內,其血即止、然成流久不止者,方可用此方。

 如點滴不成流者,邪在經未除,不可用此法。

(一)傷寒與傷暑俱有發熱,當明辨之。

 蓋寒傷形;暑傷氣。

 傷寒則惡寒而脈緊;傷暑則惡熱而脈虛。

 以此為異。

(一)凡入瘟疫之家,以麻油塗鼻孔中,則不相傳染。

 既出以紙拈探鼻深入,令嚏之為佳。

 又方以雄黃、蒼術為細末,香油調敷鼻內。

 或單用雄黃末,水調塗鼻內,雖與病人同臥,亦不傳染。

麻黃湯:

麻黃湯桂枝,杏仁甘草施,傷寒無汗症,發表不宜遲。

桂枝湯:

桂枝湯芍藥,棗薑甘草著,發散衛間邪,傷寒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卻

 ①卻:除掉的意思。傷寒自汗﹝spontaneous_sweating﹞卻:是說桂枝湯適用於傷寒發熱惡風汗自出者。

香蘇飲:

香蘇飲紫蘇,香附宜多用,陳皮共甘草,表裏盡和平。

葛根湯:

葛根湯芍藥,甘(草)桂(枝)麻黃加,太陽合陽明,無汗應鬚髮。

升麻葛根楊:

升麻葛根湯,芍藥甘草幫,陽明身發熱,一服即平康。

石膏知母湯:

石膏加知母,甘草粳米熬,渴煩並氣急,脈實正相招。

黃連瀉心湯:

黃連瀉心湯,一味五錢煎,燈心二十條,煩熱即平安。

黃芩湯:

黃芩湯芍藥,甘草須共著,大棗用二枚,熱服有奇效。

桂枝加大黃湯:

桂枝大黃湯,芍(藥)(甘)草棗薑煎,太陰腹滿疼,便秘用之安。

大柴胡湯:

大柴胡半(夏)(黃)芩,芍藥安脾經,大黃共枳實,一解一通行。

小承氣湯:

小承氣大黃,厚樸枳實襄,便胸痞滿﹝distention_and_fullness﹞,微下即安康。

大承氣湯:

大承氣(芒)硝(大)黃,枳(實)(厚)樸四般安,痞滿﹝distention_and_fullness﹞燥實症,潮熱﹝tidal_fever﹞盡能痊。

理中湯:

理中湯白術,(人)參(炮)薑甘草炙,吐瀉腹中疼,脈沉寒氣疾。

桂枝人參湯:

桂枝人參甘(草),白術乾薑兼,中寒身發熱,腹痛瀉能痊。

四逆湯:

四逆湯附子,炮薑甘草炙,寒症脈沉微,助起三陽熾。

麻黃附子細辛湯:

麻附細辛湯,寒中少陰方,脈沉身發熱,怕冷面色蒼。

桂枝附子湯:

桂枝附子湯,炙草三味強,少陰頭體疼,薑棗是良方。

黃芪建中湯:

黃芪建中湯,止汗是良方,桂枝甘(草)芍藥,薑棗及飴糖。

小半夏加茯苓湯:

半夏茯苓湯,生薑搗汁良,水停心下症,一服即安康。

附子瀉心湯:

附子瀉心湯,(黃)芩(黃)連與大黃,惡寒汗不止,心下痞相當.

小陷胸湯:

小陷胸黃連,瓜蔞半夏煎,結胸捫摸疼,除熱去痰涎。

大陷胸湯:

大陷胸甘遂,(芒)硝(大)黃俱下墜,大結痛難禁,服此登時退。

 ①硝黃俱下墜:是說芒硝、大黃都有瀉下的作用。

 ②大結:即大結胸證。從心下至少腹,滿而痛手不可近的,叫做大結胸。

黃連解毒﹝deintoxication﹞湯:

黃連解毒﹝deintoxication﹞湯,梔(子)(黃)芩(黃)柏四良,大黃除熱毒,便血厥陰狂。

化斑湯:

發斑煩躁渴,宜用化斑湯,石膏知母×(超星版看不清該字)犀角,元參合一方。

茵陳蒿湯:

傷寒身發黃,茵陳蒿最良,大黃梔子共,通利即安康。

桃仁承氣湯:

桃仁承氣湯,蓄血症如狂,桂枝同甘草,芒硝與大黃。

枳實梔子湯:

梔子豆鼓湯,枳實三味強,能醫勞復熱,其實是良方。

溫膽湯:

溫膽湯二陳,竹茹枳實增,病後不能睡,虛煩即安寧。

 ①二陳:即二陳湯(半夏、陳皮、茯苓、甘草)。

當歸四逆湯:

 當歸、通草、甘草、桂枝、芍藥、細辛、大棗、內有久寒加生薑、吳茱萸。

三黃石膏揚:

黃芩、黃柏、黃連、梔子、麻黃、豆鼓、石膏。

五苓散:

白術、澤瀉、豬苓、茯苓、桂。

消斑青黛飲:

青黛、梔子、黃連、犀角、知母、元參、生地、石膏、柴胡、人參、甘草、薑、棗。

回陽急救湯:

回陽急救用六君,(肉)桂附(子)乾薑五味群,加麝三厘或膽汁,三陰寒厥見奇勳。

羌活衝和湯(即九味羌活湯:見17頁)。桂枝加芍藥湯(即桂枝湯重用芍藥)。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