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吐、噦下利病脈證治 第十七:

問曰:病患脈數。數為熱。

 (脈弦者虛也以下。脈經為別條。)

病患欲吐者。不可下之。

 【朱】:此總為吐家而設大戒。非特指胃反言也。

 按:傷寒嘔多。雖有陽明證。不可攻之。其理一也。

 又按:《脈經》所載。有出於本經之外者。宜參閱。

 今拈一條。曰:夫吐家。脈來形狀如新臥起。噦而腹滿﹝abdominal_fullness﹞。

 按此條:恐是錯出。似宜在橘皮湯條上。

茱萸湯方:

 (《本草》、《圖經》引。人參一兩。生薑一大兩。大棗二十枚。)

半夏瀉心湯方:(按再煮。當作再煎。)

黃芩加半夏生薑湯方:(按大棗十二個。當作十二枚。)

嘔吐﹝emesis﹞而病在膈上。(《外台》:後下。有必字。)

嘔而脈弱。小便復利。

 按:尤氏曰:

  或云:嘔與身熱為邪實。厥利脈弱為正虛。虛實互見。故曰難治。四逆湯。舍其標。而治其本也。亦通。

 此說不是。姑存之。

嘔而發熱者。

 《證治準繩》曰:《金匱》方。(云云)

 潔古。用小柴胡湯。加青黛。以薑汁打糊丸。名清鎮丸。治嘔吐﹝emesis﹞脈弦頭痛﹝cephalgia﹞。蓋本諸此。

 (按《保命集》:名青鎮丸。)

大半夏湯方:

 (《本草》、《圖經》引。半夏三升。二百四十遍。大觀本。作一百四十遍。政和本。作一百二十遍。二升半。並作三升半。餘分再服。作日再。下有亦治膈間支飲﹝thoracic_fluid_retention﹞句。)

 按:

 魏氏曰:服後多煮白蜜。去其寒。而用其潤。俾粘膩之性。流連於胃底。不速下行。而半夏人參之力。可以徐斡旋於中。其意固微矣哉。此說頗巧。然不如李升璽之穩貼。

 《醫心方》。范汪方。治胸中乏氣而嘔欲死方。

 人參(二兩)、茯苓(二兩)、生薑(三兩)、白蜜(五合)、半夏(三升洗)。

 凡五物。入蜜。內六升水中。撓之百遍。以餘藥合投中。煮得三升。分四服。

 禁冷食。治乾嘔﹝Dry_Vomiting﹞。亦用此。

 《本草》、《圖經》云:李絳兵部手集。療反胃嘔吐﹝emesis﹞無常。粥飲入口即吐。困弱無力。垂死者。

 以上黨人參二大兩。水一大升。煮取四合。熱頓服。日再。兼以人參汁煮粥與服。

 又經驗後方。治大人小兒。不進乳食。和氣去痰。人參四兩。半夏一兩。生薑汁熬一宿。曝乾為末。麵糊丸如綠豆大。每服十丸。食後。生薑湯吞下。

 《禦藥院方》:橘皮枳殼湯:治胸膈氣痞。短氣噎悶。不得升降。

 枳殼(麩炒去穣)、半夏(不制各二兩)、陳皮(不去白三兩)、人參(一兩)

 上四味。用泉水五大升。入白沙蜜四兩調勻。用勺揚藥水。二百四十遍。

煮取一大升。去滓。分作三服。一日當服盡。食後服之。

食已即吐者。

 按:

 高世曰:食已即吐者。非宿穀不化之胃反。乃火熱。攻沖之吐逆。

 沈氏曰:此方。脾胃乾結者宜之。當與上不可下之條。反復互看。始得仲景前後之意。

 朱氏曰:胃反。病在下脘。因無陽氣化穀。故食久反出。今即吐。明有實邪壅阻中脘。不能容穀。若邪阻上脘。並不能食矣。此諸說足與《金鑒》相發。

 然先兄曰:此證胃中舊有積滯。故新穀入則不能相容。霎時變出也。古人屬火之說。恐為強解。此說為核。且朱氏謂胃反病在下脘者誤。

 蓋胃反。胃中無物相得激。故食下暫安。而後出也。此方用甘草。取之能緩上迫。遽引大黃令下達耳。

 先兄又曰:

  《千金》:用單甘草湯:治服湯嘔逆﹝emesis﹞。不入腹者。正此湯用甘草之意。

 又按:

 《金鑒》。朝食暮吐者寒也。食已而吐者火也。此寒火二字。改為虛實。其理自通。

 尤氏又曰:丹溪治小便不通﹝urinary_stoppage﹞。用吐法。以開提肺氣。使上竅通。而下竅亦通。與大黃甘草湯之嘔吐﹝emesis﹞。法雖異。而理可通也。亦是。

胃反。吐而渴欲飲水。

 按此條證:中焦蓄水。氣液為之壅遏。不能升騰滋養。故使渴欲飲水。李氏以為津液亡者。誤矣。(宜參《傷寒論》輯義》。五苓散條。)又此方。桂枝佐苓術等。以溫散水飲。生薑以降逆氣。尤氏以為散邪氣者。亦誤矣。

茯苓澤瀉湯方:

 《外台》、《集驗》。茯苓小澤瀉湯。

 (按《醫心方》。引經心方。名茯苓湯。)

 《聖濟》:治胃反吐逆。發渴飲水。茯苓飲方。

 于本方:去生薑。加乾薑。

 又治心脾壅滯。暴渴引飲。茯苓飲方。

 于本方:去生薑。加黃連。大黃。小麥。

 《宣明》。桂苓白術丸。治消痰逆。止咳嗽﹝cough﹞。散痞滿壅塞。開堅結痛悶。

 于本方:加半夏。紅皮。(用乾生薑);為末。麵糊為丸。如小豆大。生薑湯下二三十丸。日三服。

吐後。渴欲得水。而貪飲者。

 按此條:病輕藥重。殊不相適。柯氏以此湯。移置於太陽下編文蛤散條。仍考此條。乃是文蛤散證。彼此相錯渴篇曰:渴欲飲水不止者。文蛤散主之。可以互征矣。但兼主微風脈緊頭痛﹝cephalgia﹞一句。即湯方所主也。

半夏乾薑散方:

 按:半夏散。不能散服者。水煮。此方漿水服。俱是取於不戟咽乎。後世有煮散法。其理自異。

《聖惠》:治冷痰飲﹝phlegm_and_fluid_retention﹞。胸膈氣滿。吐逆不思飲食方。

 于本方:加丁香。以生薑粥飲。調下一錢。(半夏二兩。餘並一兩。)

 又治痰逆。暖胃口。惡飲食方。

 于本方:(各半兩)、加白礬。(一兩燒灰);為末。以生薑汁煮麵糊和。圓如梧桐子大。每服不計時候。以薑棗湯下二十丸。

生薑半夏湯方:

 按此:湯一升分四服。殊與常例不同。傷寒蘊要曰:凡嘔而不止者。服藥宜徐徐呷下。不可急也。蓋其義也。

乾嘔、噦。若手足厥者。

 按:乾嘔﹝Dry_Vomiting﹞與噦。自是二證。蓋言乾嘔﹝Dry_Vomiting﹞若噦也。

 魏氏曰:為病之淺者言之也。若夫病之深。陽氣微弱之甚者。則非四逆不足以取效也。或者先用此。以順行其氣。而後與以四逆。亦次第淺深之治也。此說失當。

橘皮湯方:

 《十便良方》、《指迷》:橘皮甘草湯:治若身大熱。背微惡寒。心中煩悶。時時欲嘔。渴不能飲。頭目昏痛。惡見日光。

 遇涼稍清。起居如故。此由飲食失宜。胃中空虛。熱留胃口。其脈虛大而數。謂之中暑﹝heat-stroke﹞。

 于本方:加甘草。

橘皮竹茹湯方:

《千金翼》:竹茹湯。主噦方。

 于本方:去人參。大棗。加半夏。紫蘇。

《三因》:橘皮竹茹湯:治胃熱多渴。嘔噦不食。

 于本方:去大棗。加茯苓。枇杷葉。麥門冬。半夏。

《衛生家寶》:人參竹茹湯:治一切呃逆﹝Hiccup﹞。及治傷寒中暑﹝heat-stroke﹞等吐。

 于本方:去大棗。加半夏。

 《活人》事證方後集。橘皮湯:治中暑﹝heat-stroke﹞痰逆惡寒。(即本方)

 《傷寒蘊要》。橘皮竹茹湯:治胃中壅熱。而噦嘔者。

 于本方:去參。薑。棗。加半夏。茯苓。黃連。葛根。

《傷寒大白》。人參橘皮竹茹湯:治胃虛呃逆﹝Hiccup﹞。

 于本方:去大棗。加厚樸。半夏。藿香。

 【余述】:

 嘔吐﹝emesis﹞之證。其因不一。今細檢經方。吳茱萸湯之嘔與乾嘔﹝Dry_Vomiting﹞。因陰逆。四逆湯之嘔。因陽敗。大黃甘草湯之吐。因食壅。除此之外。凡十一方。雖其兼涼兼溫之殊。大要皆不出於驅飲逐水。則知其系于水飲所致者為多。蓋胃喜燥而惡濕。故水飲停瀦。其氣易逆也。蛔之為物。最能使嘔。敘在次篇。噦。啻舉氣逆證。然黃疸篇﹝icterus﹞。有小半夏湯之法。則亦有自停飲者。可以推知。而其更有數因。前人辨之盡矣。

夫六腑氣絕於外者。

 按:

 《金鑒》曰:氣絕。非謂脫絕。乃謂虛絕也。

 朱氏曰:按氣絕兩字。當作病氣隔絕論。若真陰陽氣絕。豈止手足寒與不仁哉。二說並存考。程氏又曰:不禁則上無脹悶。中無痛楚。下無奔迫。但孔如竹筒。漫無約束。直流不休。訶子粟殼。咸無功矣。雖有盧扁。將安施乎。此說信然。

下利。脈數而渴者。今自愈。

 按:邪熱逼血。血滲入於腸。故清膿血。

 魏氏曰:熱且蓄停腸脫。釀為汙積。膿血隨利而下。此亦理之所有也。

下利清穀。不可攻其表。

 (《脈經》。脹滿下。有其髒寒者當下之七字。)

下利。脈遲而滑者。實也。

 成氏曰:

 《經》曰:脈遲者。食乾物得之。

 (按此語。未詳所出。當考。)

 《金匱要略》曰:滑則穀氣實。下利脈遲而滑者。

胃有宿食﹝Food_stagnation﹞也。

 脾胃傷食。不消水穀。是致下利者。為內實。若但以溫中濃腸之藥。利必不止。可與大承氣湯下去宿食﹝Food_stagnation﹞。利自止矣。

下利已瘥。至其年月日時復發者。

 按:

 朱氏曰:因初病利時。漫用藥止住。而病根不拔。舊於此時受邪者。臟氣即應時相感。而復病焉。此說不必。

 又按:

 《傷寒纘論》曰:此條。世本尚有宜大承氣湯五字。衍文也。故去之。詳未盡之邪。可以留伏經年而發。必系寒邪。寒邪惟可備急丸溫下。不應大承氣寒下也。設屬熱邪。必無經年久伏之理。此說拘執。不可從。

 又按:

 《脈經‧下利篇》所載諸條。

 出於本經之外者。今錄于左。

  曰:脈滑按之虛絕者。其人必下利。

  曰:下利而腹痛﹝abdominal_pain﹞滿者。為寒實。當下之。

  曰:下利腹中堅者。當下之。

  曰:下利脈浮大者。虛也。以強下之故也。設脈浮革。因爾腸鳴。

 當溫之。

 (病可溫證中。亦有此條。有宜當歸四逆。湯字。又《傷寒論》不可下編。有此條。)

 曰:夫風寒下(疑脫利字。)者。

 不可下之。下之後。心下堅痛。脈遲者。為寒。當溫之。脈沉緊。下之亦然。脈大浮弦。下之當已。

 又病可溫證曰:下利欲食者。就溫之。

又曰:下利脈遲緊。為痛未欲止。當溫之。得冷者。滿而便腸垢。

 (此條。《千金》:載在下利中。)

 《千金‧痢門》。稍與《脈經》同。更有一條。曰:下利大孔痛者。當溫暖之。

紫參湯方:

 (《本草》、《圖經》引。甘草二兩。一升半。作半升。)

氣利。訶黎勒散主之。

 【趙】:

 治病有輕重。前言氣利惟通小便。此乃通大便。蓋氣結處。陰陽不同。舉此二者為例。六經皆得結。而為利各有陰陽也。訶黎勒。有通有澀。通以下涎消宿食﹝Food_stagnation﹞。破結氣。澀以固腸脫。佐以粥飲引腸胃。更補虛也。

 《聖惠方》曰:夫氣痢者。由表裏不足。腸胃虛弱。積冷之氣。客於腸間。臟腑不和。因虛則泄。故為氣痢也。

訶黎勒散方:

 《本草》、《圖經》云:訶黎勒主痢。本經不載。張仲景治氣痢。以訶黎勒十枚。麵裹焙。灰火中煨之。令面黃熟。去核。細研為末。和粥飲頓服。(云云)

 唐劉禹錫傳信方云:予曾苦赤白下。諸藥服遍。久不瘥。轉為白膿。令狐將軍傳此法。

 用訶黎勒三枚上好者。兩枚炮取皮。一枚生取皮。同末之。以沸漿水一兩合服之。淡水亦得。若空水痢。加而又洩氣。蓋其味苦澀。

 (按程氏所引。文不同。又程氏引杜壬方。本出本草黃連條。云:杜壬治氣痢瀉。裏急後重。云云用黃連甘薑二味。又引劉禹錫傳信方。亦是本草所引。)

 【余述】:

 朱丹溪曰:仲景治痢。可溫者溫。可下者下。或解表。或利小便。或待其自已。區別易治難治不治之證。

 至為詳密。然猶與滯下袞同。立方命論。(出《局方發揮》。)

 蓋腸滯下。與濡瀉滑泄。其證與治。本自不同。仲景一以下利命之。並而為篇。然逐條尋究。判然而明矣。抑更有一義。蓋濡瀉滑泄。固宜溫固。然有內有宿積。而治宜疏刷者。

 腸滯下。固宜疏刷。然有陽虛氣陷。而治宜溫固者。然則學人宜審其脈證。而處其方劑。不須特以腸泄瀉﹝diarrhea﹞為分別。

 仲景之合為一篇者。意或在於此歟。(《五十七難》。大瘕泄者。裏急後重。數至圊而不能便。莖中痛。亦即滯下。而居五泄之一。其意與仲景一也。)

附方:

《千金翼》:小承氣湯。

 【沈】:

 此燥屎內結。大便不通壅逆。胃邪上行。而噦數譫語﹝delirious_speech﹞。所以亦宜輕利和中。而滌熱開結也。

《外台》:黃芩湯。

 按此:黃連湯類方。亦治上熱下寒。以為乾嘔﹝Dry_Vomiting﹞下利也。

 《醫心方》:范汪方。治傷寒五六日。嘔而利者。黃芩湯。(即本方)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