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悸、吐衄、下血、胸滿、瘀血病脈證治 第十六

 (按胸滿。是瘀血﹝Bruises﹞中一證。不宜於篇題中有此二字。從刪為是。)

 按:驚悸﹝pavor﹞心疾。血心之所主。此其所以合為一篇歟。

寸口脈動而弱。

 【趙】: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不役形不勞心。則精氣全。而神明安其宅。苟有所傷。則氣虛而脈動。動則心悸神惕。精虛則脈弱。弱則怔仲﹝terror﹞恐悸。蓋驚自外物觸入而動。屬陽。陽變則脈動。悸自內恐而生。屬陰。陰耗則脈弱。

 是病宜和平之劑。補其精氣。鎮其神靈。尤當處之以靜也。

 【朱】:

 因物所感則為驚。神虛怵惕則為悸。分言之。似有動靜虛實之別。而驚則未有不悸。悸則未有不易驚者。其原流自屬一致。仲景獨取寸口。以動而弱三字。繪出驚悸﹝pavor﹞之脈象。而仍分疏之。

 曰:何以知其為驚。以其脈之厥厥動搖也。何以知其為悸。以脈動之中。而自軟弱也。則脈之動而弱。必兼見。則症之驚與悸。亦相因而生。此自然之理也。

師曰:尺脈浮。目睛暈黃。衄未止。

 【鑒】:

 浮脈主陽主表。若目睛清潔。主陽表病也。目睛暈黃。主血脈病也。蓋以諸脈絡於目。而血熱則赤。血瘀則黃。今目睛黃暈。知其衄未止也。若暈黃去。目睛慧了。知其衄已止。

 按:尺脈以候血分。

 《金鑒》似是。暈黃去。目睛慧了。其脈靜者。可推而知也。

 《周禮注》。鄭司農云:謂日光氣也。(即暈字。)

 釋名曰:暈。卷也。氣在外卷結之也。日月皆然。

病患面無血色。無寒熱。

 按:面無血色。無寒熱。是該衄下血﹝hematochezia﹞吐血﹝haematemesis﹞而言。

 徐氏曰:煩咳條不言脈。浮弱二字貫之也。

 又《金鑒》曰:脈沉。當是脈浮。脈浮。當是脈沉。文義始屬。必傳寫之訛。

 《金鑒》說不妥。蓋脈浮。是血逆之候。沉弦。是血虛之徵。

夫吐血﹝haematemesis﹞咳逆上氣。

 按:

 《聖惠方‧腳氣門》曰:上氣脈數。不得臥者死。蓋病屬虛。及實中挾虛者。見此脈證。必為不治。

夫酒客咳者。必致吐血﹝haematemesis﹞。

 (《醫心方》。引《醫門方》。也字。作難療二字。)

 病患胸滿。唇痿舌青。

 【趙】:

 是證瘀血﹝Bruises﹞。何邪致之耶。

 《內經》。有墮恐惡血留內。腹中滿脹。不得前後。

 又謂大怒則血菀於上。是知內外諸邪。凡有所摶積而不行者。即為瘀血﹝Bruises﹞也。積在陰經之隧道。不似氣積于陽之肓膜。然陽道顯。陰道隱。氣在肓膜者。壅脹顯於外。血積隧道。惟閉塞而已。故腹不滿。因閉塞自覺其滿。所以知瘀血﹝Bruises﹞使然也。

 按:

 《脈經》所謂。當汗出不汗出為瘀血﹝Bruises﹞。亦出《外台》《小品》芍藥地黃湯主療。及巢源傷寒諸候中且芍藥地黃湯方後云:其人喜忘如狂者。加地黃三兩。黃芩三兩。其人脈大來遲。腹不滿。自言滿者。為無熱。但根據方服。不用黃芩也。

 (右據宋本錄。《千金》:加地黃。作加大黃。為是。末句。作但根據方不須有所增加。無不用黃芩也字。)

 據此。此條證。即芍藥地黃湯所主也。

 又按:唇痿之痿。本是萎字。即失色之謂。《金鑒》以痿瘁釋。誤。

病者。如熱狀煩滿。

 按:而渴。疑不渴訛。蓋血熱諸條。有但欲漱水證。不敢言有渴。驗之病者。亦必不欲咽。且而不互錯。往往見之。(宜考《輯義‧水氣﹝edema﹞篇》。)

 徐氏曰:瘀血﹝Bruises﹞症。不甚則但嗽水。甚則亦有渴者。蓋瘀久而熱鬱也。殆是望文生義者已。

心下悸者。半夏麻黃丸主之。

 (《本草》、《圖經》。引張仲景《傷寒論》同。)

 按:趙氏論悸有三種。文繁不錄。

吐血﹝haematemesis﹞不止者。

 (趙:止作足。)

 【趙】:

 夫水者。遇寒則沉潛於下。遇風則波濤於上。人身之血。與水無異也。得寒而和。則居經脈。內養五臟。得寒之凜冽者。則凝而不流。積而不散。得熱之和者。則營運經脈。外充九竅。得熱之甚者。風自火狂。則波濤洶起。由是觀之。吐血﹝haematemesis﹞者風火也。

柏葉湯方:

 (《本草》、《圖經》云:張仲景方。療吐血﹝haematemesis﹞不止者。柏葉湯主之。青柏葉一把。乾薑三片。阿膠二鋌。炙。三味。以水二升煮一升。去滓。別絞馬通汁一升。相和合煎取一升。綿濾一服盡之。)

 按:

 《本草》黑字。柏葉。艾葉。並味苦微溫無毒。白字。乾薑。止血。

 (程氏所舉《神農經》。及馬通性用。並黑字文。)

 陶氏本草序例曰:云一把者。重二兩為正。

 (按《醫心方》。稍有異同。宜參。又引范汪方云:膠一鋌。如三指大。長三寸者。一枚。是也。)

 朱氏曰:《千金方》:有阿膠三兩。亦佳。但近日無真阿膠。徒增粘膩耳。

下血﹝hematochezia﹞先便後血。此遠血也。

 按:

 徐氏曰:下血﹝hematochezia﹞較吐血﹝haematemesis﹞。勢順而不逆。此病不在氣也。當從腹中求責。故以先便後血。知未便時血分不動。直至便後努責。然後下血﹝hematochezia﹞。是內寒不能溫脾。脾元不足。不能統血。脾居中土。自下焦而言之。則為遠矣。此說似是。仍存之。

下血﹝hematochezia﹞先血後便。此近血也。

 【趙】:

 此出大腸。故先血後便。以濕熱之毒。蘊結不入於經。滲於腸中而下。赤小豆。能行水濕。解熱毒。梅師方。

 皆用此一味治下血﹝hematochezia﹞。況有當歸破宿養新。以名義觀之。血當有所歸。則不妄行矣。

 《婦人良方》曰:糞後下血﹝hematochezia﹞者。其來遠。糞前有血者。其來近。遠近者。言病在上下也。

 《張氏醫通》曰:千金用伏龍肝湯。即治先便後血之黃土湯中。除去術附。加乾薑。牛膝。地榆。髮灰。與《金匱》主治。

 則有寒熱之殊。不可不辨。可見治血但使歸經。不必論其遠近也。

 《外科正宗》內痔治驗曰:大抵此症所致之由不同。

 當究其因治之。如元氣有餘。形黑氣盛。先糞而後紫血者。更兼脈實有力。此屬有餘。法當涼血止血。藥應自效。至若形體瘦弱。面色痿黃。先鮮血而後糞者。更兼脈虛無力。此屬不足。豈可反用涼藥止之。致傷脾胃。此症若不溫中健脾。

 升舉中氣。其血不得歸原。故藥難效。遠其根本也。

 (按此說。似與經旨相左。然亦足以互發。仍拈出之。)

雞峰《普濟方》。赤小豆散:治大便秘。(即本方)

心氣不足。吐血﹝haematemesis﹞、衄血﹝epitaxis﹞。

 按:

 趙氏曰:心氣不足者。非心火之不足。乃真陽之不足也。此說屬真。尤氏暗駁正之。實本於《醫通》。

 趙又曰:若濟眾方。用大黃治衄血﹝epitaxis﹞。更有生地汁。則是治熱涼血。亦瀉心湯類耳。此尤所本。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