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方:

當歸、桂枝、芍藥、細辛、大棗各3.5克,甘草、通草各2.5克,吳茱萸12克,生薑9.5克。

上細銼,以水、酒各一合三勺,煎一合,去滓,一日分三回,溫服。或如當歸四逆湯,水煎,溫服。

先輩之論說治驗:

《千金方》曰:「四逆湯﹝求真按:『此即本方也』﹞,治霍亂多寒,手足厥冷,而脈欲絕者。」

《續建殊錄》曰:「某人一日患頭痛,狀如感冒。及次日,譫語煩躁,不得眠,翌日周身厥冷。於是求治於先生,診之脈微細欲絕,眼中赤,四肢強直,口不能言而嘔,乃與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食頃,嘔止,諸證稍瘥,但心下如石硬,按之則痛,不欲以手觸之,更與桃仁承氣湯二帖,大便快通,硬痛頓除。於是復與前方,數日而痊癒。」

一丈夫,惡寒身熱而嘔,腰痛,口乾燥,一日,振寒發熱,汗出而渴,如瘧狀,朝夕皆發,脈緩,惡寒,後嘔止,身熱,腰痛,口乾燥如故,五六日,振寒再發,其狀如初,與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諸證少退。八九日,發懸癰,痛不可忍,與大黃牡丹皮湯,膿潰,數日而愈。

一男子,初患頭痛,惡寒,手足惰痛,恍惚如夢,微渴,微嘔,胸肋攣急而引胸下痛,咳嗽吐痰血,處以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兼用解毒散﹝求真按:「此即黃連解毒散之略也」﹞,服之,諸證得以痊癒。

《成績錄》曰:「一男子,寒熱六七日,譫語,不大便,至八九日,昏冒不能言,舌上黑,腹硬滿,按之痛不可忍,乾嘔而食不下,四肢疼痛,不得屈伸。先生診之,與以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兼用桃仁承氣湯,大便快利,大下黑物,黑苔去,神氣復,諸證乃已。」

一丈夫患疫,四肢惰痛,身熱惡風,乾嘔不能食,頭汗出,腹攣急,按之即痛。先生與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經五六日,不大便,小便日夜僅一行三四合許,譫語煩悶,喘咳潮熱,心下硬滿,舌上有黑苔,於是與大柴胡加芒硝湯,遂得全治。

《方輿輗》本方條曰:「內有久寒者,男子為疝瘕,婦人為帶下之類是也。此病痛引臍腹腰胯者,此湯甚良。戴氏《證治要訣》曰:『治陰大如斗,諸藥不能效者。』余以為可療一般之疝瘕。陰已至大者,猶蚍蜉之撼大樹,是此方等不能敵也。」

→【﹝疒頹﹞:音,ㄊㄨㄟˊ,音同頹。意:囊腫而偏墜。意同

《類聚方廣義》本方條曰:「治當歸四逆湯證,而胸滿嘔吐,腹痛劇者。治產婦惡露綿延不止,身熱頭痛,腹中冷痛,嘔而微利,腰腳酸麻或微腫者。」

《方伎雜志》曰:「水﹝求真按:『此即陰囊水腫也』﹞,以針取水,是為上策,然有一度治者,有取二度三度而愈者。腸疝﹝求真按:『此即小腸氣也』﹞,則不宜用針,以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大黃附子湯、芍藥甘草湯合方之類,至小腹柔軟為佳。然下成慣性者,不能治之。若施紐帶,雖為姑息之事,但可救其苦痛。如下在左,則步行起居如常人。」

→【﹝疒貴﹞,音:ㄎㄨㄟˋ,音同頹。意:囊腫而偏墜。意同。】

求真按:「本方未必為小腸氣之特效藥,不可妄信。」

《橘窗書影》曰:「一女子年十九,患傷寒,尼崎醫員高井玄益療之,十餘日,精神恍惚,舌上無苔而乾燥,絕食五六日,四肢微冷,脈沉細,按其腹,自心下至臍旁之左邊拘急,重按則如有痛,血氣枯燥,宛如死人。余以為厥陰久寒證,與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附子湯﹝求真按:『此即本方加附子』﹞,服一日夜,心下大緩,始啜粥飲,三日,精神明了。始終服一方,其人痊癒。」

一婦人,數年患頭痛,發則吐苦清水,藥食不下咽,苦惱二三日,頭痛自然止,飲啖忽如故,如此一月二三次,兩醫交治之,無效。余診曰:「濁飲上逆,頭痛也。飲留則發,飲湧則止,所以休作也,宜制其飲。」與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薑湯兼用半硫丸﹝求真按:「是半夏、硫黃二味之丸方也」﹞,服一月病不發。繼續二三年,積年之頭痛得愈。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