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烏頭煎之注釋:

腹滿,脈弦而緊,弦則衛氣不行,即惡寒。緊則不欲食,邪正相搏,即為寒疝。寒疝繞臍痛,若發則自汗出,手足厥冷。其脈沉弦者,大烏頭煎主之。﹝《金匱要略》﹞

【註】:

本條解說。和久田氏云:「弦者,強引也。緊者,纏絲急也。衛氣者,守表之氣也。弦脈者,為寒邪干入衛氣不行處之候,即惡寒是也。緊脈者,為寒邪犯胃腸而使停滯穀食之候,故曰不欲食也。例曰:『脈緊如轉索無常者,有宿食也。』又曰:『脈緊云云,腹中有宿食不化是也。』此脈弦而緊者,是寒邪外干衛氣,內犯胃陽,與正氣相搏之候。邪正相搏,有戰爭之勢,所以腹痛亦劇也。名之曰寒疝者,是邪與正氣並立,非真寒也。然寒干下焦,其毒繞臍而凝結,或現於小腹而弦急,因毒而發為痛也,痛發則自汗出,手足逆冷,而弦緊之脈,至於沉伏也,是故煎退寒逐水之烏頭更和以蜜,治其急迫之毒也。」

其義雖如上說,然其本意,是示腸閉塞之證治,故不問為內外嵌頓小腸氣或腸捻轉證等,苟有前證者,悉宜處以本方也。

大烏頭煎方:

烏頭大者12克。

上細銼,以水九勺,煎三勺,去滓,納蜂蜜六勺,再煎成六勺,頓服之。不瘥,明日更服,不可一日再服。

先輩之論說治驗:

東洞翁本方定義曰:「治毒繞臍絞痛,自汗出,手足厥冷者。」

《方機》本方主治曰:「治腹痛,自汗出,手足厥冷,脈沉弦者。」

《建殊錄》曰:「一男子年七十餘,自壯年患疝瘕,十日、五日必一發,壬午秋,大發,腰腳攣急,陰卵偏大而欲入腹,絞痛不可忍,眾醫皆以為必死。先生診之,作大烏頭煎﹝每帖重八錢﹞使飲之,須臾,瞑眩氣絕。又頃之,心腹鳴動,吐水數升即復原,且後不再發。」

求真按:「此是嚴重的嵌頓鼠蹊小腸氣,然一舉而使根治,可知古方之絕妙矣。」

《類聚方廣義》本方條曰:「寒疝,腹中痛,叫呼欲死,面色如土,冷汗淋漓,四肢拘急,厥冷煩躁,脈弦遲者,用此方即吐水數升,其痛立止,此古方之妙,非後人所得企及也。」

《黴瘡治方論》曰:「一僧,年五十餘,患所謂長腹痛,晝夜三四發,腹中雷鳴刺痛,小腹結塊,心下痞塞。一醫療之,與附子粳米湯及滾痰丸,半歲許,無寸效。因請他醫,醫曰:『前醫所為,誤也。蓋此病因小腹結塊,而心下為之痞塞,腹中因之而痛,其餘皆旁證耳。』乃與半夏瀉心湯及消塊丸,又半年許,病不動。於是轉醫數十輩,或服益氣劑,或用補脾藥,或曰疝,曰,曰積,曰聚,治盡無效。已經四年,日甚一日。請余治,診之,腹裡有一痼毒,輕按不覺,重按則微覺之,餘證如前,因先作烏頭煎及三黃丸使服之。五十餘日,更作化毒丸與之,且時時用流毒丸﹝此方由大黃、礬石、巴豆、輕粉而成之丸方﹞攻之。出入百餘日,數年之腹痛忽然而退,小腹之結塊忽然而解,腹裡之痼毒亦消盡若失矣。」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