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痹虛勞病脈證並治 第六:

論一首 脈證九條(當作十條。)方九首(當作十首)

 按:

 《醫門法律》曰:虛勞之證。

 《金匱》敘於血痹之下。可見勞則必勞其精血也。

 魏氏以為血痹當編次於中風﹝apoplexy﹞之後。後人誤敘。與虛勞同篇。喻氏強牽入虛勞中。可謂刻舟求劍。二說未知何是。程氏稍與喻同意。

問曰:血痹病。從何得之?

 (《聖惠方》:盛重。作充盛。《千金》:作澀。在上。更有澀字。徐曰小字上。該有微尺中三字。此說難從。)

 按:歷節血痹。

 《金鑒》所辨不允。歷節有風血相搏。即疼痛如掣文。則可知亦傷及血。血痹有針引陽氣文。則可知陽氣亦閉矣。

 又徐沈程周。並肌膚盛為句。重字接下讀。魏鑒重字連上句。當考。

 稻葉元熙曰:重因。趙本作重困。

似是。賈誼新書。民臨事而重困。則難為上矣。《倉公傳》。為重困于俞。忿發為疽。此皆言累困也。

血痹陰陽俱微。

 按:

 《傷寒論》所謂脈之陰陽。皆以部位而言。然此條則自有寸口關上尺中文。

 故《金鑒》以浮沉解之。亦猶六難陰盛、陽虛、陽盛、陰虛之意。

 《傷寒論》多稱脈陰陽。

 (桂枝湯條。不揭脈字。)

 而此無脈字。故沈氏以陰陽營衛俱微釋之。蓋此條陰陽。義可兩通。故輯義並二說而存之。

 徐曰:陰陽。寸口人迎也。

 尤曰:陰陽俱微。該人迎趺陽太溪為言。並誤。

 又《聖濟》:尺中上。補或字。

 《三因方》曰:脈當陰陽俱微。尺中少緊。身體如風痹狀。

黃耆桂枝五物湯方:

 【朱】:如桂枝湯。本為太陽中風﹝Taiyang_disease_with_wind_affection﹞和營衛之要藥。茲特去甘草之和緩。而君以黃耆之峻補者。統率桂芍薑棗。由中達外。俾無形之衛氣。迅疾來復。有形之營血。漸次鼓蕩。則痹可開。而風亦無容留之處矣。

 按此:說稍是。然黃耆取之托陽逐邪。不取峻補矣。

夫男子平人。脈大為勞。

 《醫學綱目》曰:脈浮而大。或大而弦。皆為虛勞者。蓋陽盛陰虛之症也。暮多見之。

男子面色薄者。

 (重。趙。作裏。諸本同。宜從。《鑒》曰:脈浮者。裏虛也。當是衍文。誤矣。)

 按:

 沈曰:色乃神之旗。營衛之標。若面色薄者。是白而嬌嫩無神。乃氣虛不統營血於面也。此說與魏氏異趣。

男子脈虛沉弦。

 【周】:

 此為勞傷元氣。所以至此。然則仲景即不言治法。自當調以甘藥培中土。以益元陽。不待言矣。若舍黃建中。

 又何以為法耶。

 按:無寒熱。

 又見短氣。吐血﹝haematemesis﹞。瘀血﹝Bruises﹞。及妊娠中。俱言無外邪。《金鑒》恐鑿。瞑。眩。通用。後條云:目眩﹝Dizzy﹞。然則目瞑。即目眩﹝Dizzy﹞也。男子字。又出消渴﹝diabets﹞。及黃疸﹝icterus﹞中。宜參。

《醫學綱目》曰:診脈虛微細弦。為虛勞者。蓋陰陽俱虛之症也。晨多見之。

勞之為病。其脈浮大。

 【鑒】:

 手足煩。即今之虛勞五心煩熱。陰虛不能藏陽也。陰寒精自出。即今之虛勞遺精﹝nocturnal_emission﹞。陰虛不能固守也。酸削不能行。即今之虛勞膝酸削瘦。骨痿﹝bone_flaccidity﹞不能起於床也。

 按:

 《蘭室秘藏》。舉此條曰:以黃耆建中湯治之。此亦溫之之意也。

夫失精﹝Spermatorrhea﹞家。少腹弦急。

 按:據《巢源》。脈極虛芤遲以下。當為一截看。

脈得諸芤動微緊。

 先兄曰:芤與微反。動與緊反。蓋芤動與微緊。自是二脈。則上文脈大為勞。極虛亦為勞之意。故下一諸字也。

 按:魏氏以為此上有假熱。而下有真寒者。其說頗辨。然熟繹經文。似不必上熱者。

天雄散方:

 按此方:白術殊多。故徐氏以為中焦陽虛之治。(沈氏同)

 然天雄實為補下之品。則其說恐未核。要之配合之理。殆為難晰已。

 又朱氏曰:然使真陰虧損。亡血失精﹝Spermatorrhea﹞。二方皆非其任矣。須用八味腎氣丸法。斯言殆然。

男子平人。脈虛弱細微者。

 【周】:

 至盜汗﹝Night_sweating﹞。則陽衰因衛虛。而所虛之衛行于陰。當目瞑之時。無氣以庇之。故腠開而汗。若一覺。則行陽之氣。復散於表。而汗止矣。故曰盜汗﹝Night_sweating﹞也。夫至盜汗﹝Night_sweating﹞。而其虛可勝道哉。

人年五六十。其病脈大者。

 【魏】:

 男子平人失精﹝Spermatorrhea﹞亡血之虛勞。年少而體方柔脆。故易至夭折。年五六十感邪成痹之虛勞。年老而體已堅硬。

 故可以終其天年。是虛勞而成痹。終是經絡病。虛勞而成失精﹝Spermatorrhea﹞亡血。則為臟腑病矣。經絡病可以引年。臟腑病難於延歲也。此仲景引虛勞之類。以明虛勞也。

 按:

 沈氏曰:虛陽上浮則脈大。營衛不充於軀殼相循背之經隧。曰痹俠背行。

 朱氏曰:大為虛陽外鼓之大。而非真氣內實之大也。三陽皆虛。痹而不用。並與尤魏異義。

 又按:

 馬刀。陶隱居曰:李云:生江漢中。長六七寸。

 禹錫等謹按《蜀本圖經》云:生江湖中。細長小蚌也。長三四寸。闊五六分。俠纓。

 《太素》:作俠嬰。

 楊上善注曰:頸前曰嬰也。

 《外台》引。嬰。作纓。

 考段氏注《說文》。纓:冠系也。賏:頸飾也。嬰:繞也。益知作纓者為是。而俠纓者。俠冠系之謂。即頷骨下際。至人迎兩旁也。

 (結纓必於頤下。段氏可考。)

脈弦而大。弦則為減。大則為芤。

 (按此條。亦見於吐衄中。)

 按:玉編。芤。苦候切。

 (《集韻》:此有病脈二字。)徐氏脈訣云:按之即無。舉之來至。旁實中央空者。名曰芤。

 (徐氏不知何人。隋志。有徐氏《脈經》。崇文書目。有徐裔指訣。)

 此本於《脈經》。未為當。宜參先君子撰脈學輯要。

 (戴起宗《脈訣刊誤》曰:芤。草名。其葉類蔥中空。又《本草綱目》。以為蔥一名。俱未審何據。)

 成氏曰:革者。言其既寒且虛。則氣血改革。不循常度。

 又方氏。尤氏。並有說。俱未妥。

虛勞裏急。悸、衄。

 按此條:即虛勞之正證。實屬斫喪太過。虛火上亢者。筋失所養。故里急。血脈衰乏。故悸。

 (悸。即動築。驗之病者。知其非心動。)

 血隨火上。故衄。寒盛於下。故腹中痛。下元不固。而心神不寧。故失精﹝Spermatorrhea﹞。血道澀滯。故四肢酸疼﹝acrodynia﹞。

 (猶桂枝加芍藥生薑人參新加湯證。身疼痛之理。)

 虛陽外泛。故手足煩熱。上焦液枯。故咽乾口燥。皆是莫不自陰虛所致。

 陰虛故不與陽相諧。是以用小建中湯。和調陰陽。蓋桂枝湯。營衛均和。而此方則倍芍藥。專滋其陰。以配于陽。

為虛勞正對之治矣。

 又徐氏、沈氏及汪纘功所論。頗為精鑿。文繁不錄。宜閱。

 (汪說。出《吳醫匯講》。)

小建中湯方:

 《肘後》:凡男女因積勞虛損。或大病後不復常。若四體沉滯。骨肉疼酸。吸吸少氣。行動喘惙。或小腹拘急。腰背強痛。心中虛悸。咽乾唇燥。面體少色。或飲食無味。陰陽廢弱。悲憂慘戚。多臥少起。久者積年。輕者才百日。漸至瘦削。五臟氣竭。則難可復振。治之湯方。(即本方)

勞虛腰痛﹝lowback_pain﹞。少腹拘急。

 按此:

 證陰虛頗重。而無上炎之勢。故純補下元。而無取於建中和諧之法矣。

 又按:

 寇宗奭、朱震亨、王履、李時珍並論此方之理。王李俱駁寇氏。然寇說似長。今具列于左。以備參考。蓋茯苓澤瀉。或引接桂附。以達下焦。如消渴﹝diabets﹞所用。是也。或藉力桂附。以通水淤。如轉胞所用。是也。今如此條。則引接通利。俱兼取之矣。五苓散之桂。或以發表。或以散寒。藥與病對。其方則一。而其用有異者。是仲景方法之妙致也。

→【轉胞:指妊娠小便不通﹝urinary_stoppage﹞。即孕婦因胎壓迫膀胱,出現下腹脹而微痛,小便不通﹝urinary_stoppage﹞的一種病症。多與中氣不足有關。 】

 寇氏《本草衍義》曰:澤瀉。其功尤長於行水。

 張仲景八味丸用之者。亦不過引接桂附等。歸就腎經。別無他意。

 朱氏《本草衍義補遺》曰:仲景八味丸。附子為少陰之嚮導。其補自是地黃。後世因以附子為補。誤矣。附子走而不守。取健悍走下之性。以行地黃之滯可致遠。亦若烏頭天雄。皆氣壯形博。可為下部藥之佐。

 李氏《本草綱目》曰:仲景地黃丸。用茯苓澤瀉者。乃取其瀉膀胱之邪氣。非引接也。古人用補藥。必兼瀉邪。邪去則補藥得力。一辟一闔。此乃玄妙。後世不知此理。專一於補。所以久服必至偏勝之害也。

 (按此說。本于王氏《溯洄集》。王說文繁不錄。)

 按:

 先兄紹翁曰:牡丹皮之性。較諸桃人虻蛭。則不唯其力之緩。若單與之。難以潰堅破瘀。蓋其為功。唯是行血通經。仍以配于桃仁大黃。可增除滌之力。合於當歸地黃阿膠等。能引滋液和血之品。而榮養陰分。故參之補瀉之藥。未有所礙。復足以贊其不逮矣。此說能闡前古之秘。

薯蕷圓方:

 【尤】:

 其用薯蕷最多者。以其不寒不熱。不燥不滑。兼擅補虛去風之長。故以為君。謂必得正氣理。而後風氣可去耳。

 按:

 《本草》:薯蕷。味甘溫。主傷中。補虛羸。除寒熱邪氣。補中益氣力。長肌肉。(白字)豆黃卷。別不著其功。

 然大豆則味甘平。逐水脹。除胃中熱痹。傷中淋露。(黑字)麴。味甘大暖。療臟腑中風﹝apoplexy﹞氣。調中下氣。(新補)白蘞。味苦平。散結氣。(白字)

 《幼幼新書》:養生必用。治風勞氣冷百疾。薯蕷丸。並治風眩背拘倦。胸滿短氣。羸瘦飲食少。小兒泄利。多汗發熱方。即本方。(內不用棗。)濃煎棗湯。空心嚼一丸。日午再服。有熱人。即丸如桐子大。空心日午。米飲下二十丸。止於三十丸。

酸棗湯方:

 按此方:釋意。《醫通》為優。

 (《輯義》所引。肝虛者三字。剩。)

 《本草》黑字。酸棗下云:煩心不得眠﹝Insomnia﹞。補中益肝氣。

 又茯苓之功。

 《本草經》,稱主驚邪恐悸。

 孫真人曰:治心煩悶。及心虛驚悸﹝pavor﹞。安定精神。蓋以其質重。亦能鎮縋。此方所取。正在於此。

 《聖惠》:治虛勞煩熱。不得眠臥﹝Insomnia﹞。黃芩散。

 于本方:去芎藭。加黃芩。羚羊角屑。

五勞虛極。羸瘦腹滿﹝abdominal_fullness﹞。

 按此條證:即後世所謂勞瘵也。據程注。五勞虛極一句。是一章題目。羸瘦腹滿﹝abdominal_fullness﹞。不能飲食。是其證候。食傷。

 憂傷。飲傷。房室傷。饑傷勞傷。是其所因。蓋有一于此諸因。皆足以致經絡營衛氣傷。而血脈凝積。以致內有乾血。遂為五勞虛極。更有肌膚甲錯。兩目黯黑二證。俱為乾血之徵。蓋其脈數蒸熱。亦可概知也。

 又按:

 五勞:言五臟勞。蓋憂傷。勞傷。以勞心肝。食傷。飲傷。饑傷。以勞脾。房室傷。以勞腎。而諸勞之極。

 又必勞肺。且此條所言。不是五勞兼備者。蓋言有一所傷。而勞一臟。以致經絡營衛氣傷。遂為此病。

 (《輯義》引《巢源》:思勞下。刊脫心勞二字。)

 《爾雅》:。注:謂木皮甲錯。

 (《輯義》引《山海經》:文有訛脫。曰:羊。其脂可以已臘。注:治體皴。腊。音昔。)

 又《十四難》:損其肝者。緩其中。

 滑氏曰:緩者。和也。

 (百勞丸。原出《醫壘元戎》曰:許州陳大夫傳。張仲景百勞丸。)

 緩中補虛。程注甚當。張說非是。

 程氏曰:婦人虛勞。大半內有乾血。男子亦間有之。審其可攻而攻之。則厥疾可愈。

 魏氏曰:此在婦人女子。寡婦女尼。因不月漸成虛勞者。尤所宜投也。

大黃蟅蟲丸方:

 (大黃十分。宜作二兩十二銖。黃芩一兩。諸本。作二兩。)

 按:

 《本草經》:蠐螬。味鹹微溫。主惡血血瘀痹氣。破折血在脇下堅滿痛。月閉﹝Amenorrhea﹞。

 《圖經》云:張仲景治雜病方。大蟅蟲丸(按黃字脫。)

 中用蠐螬。以其主脇下堅滿也。又蟅蟲條。《圖經》云:張仲景治雜病方。主久瘕積結。有大黃蟲丸。

 又大鱉甲丸中。並治婦人藥。並用蟅蟲。以其有破堅積下血﹝hematochezia﹞之功也。

 《醫學綱目》曰:結在內者。手足脈必相失。宜此方。然必兼大補劑瓊玉膏之類服之。

 《幼幼新書》:嬰孺。治小兒身體面目悉黃。此是榮衛氣伏熱於內所為。蠐螬丸方。

 于本方:去大黃。桃仁。乾漆。加大棗。(按此證。猶用本方為佳。)

附方:

《千金翼》:炙甘草湯。

 (宜參肺痿﹝pulmonary_collapse﹞附方。)

 按此方:

 仲景滋陰之正方。而《千金翼》文。出於仲景。必有其證。故宋人取附於此也。

 《醫學入門》:稱一切滋補之劑。皆自此方而變化之者。其言為當。蓋此方。炙甘為君。生薑。大棗。為臣。地黃。麻仁。阿膠。麥門為佐。專以滋陰潤燥為務。然懼其粘膩涼濕。不利中土。故人參桂枝為使。更用清酒。並以扶護元陽。旁宣達諸藥之力。與腎氣丸之桂附。救腎中之陽。其趣似異而實同。如後世滋陰諸方。徒裒合群隊涼潤之品。誠非知制方之旨者矣。

 徐氏曰:後人只喜用膠麥等。而畏姜桂。豈知陰凝燥氣。非陽不能化耶。此言得之。

 又按:

 地黃。此方。及大黃蟅蟲丸。腎氣丸等。比之他藥。分兩殊多。蓋以體重之故。不必君藥之謂。宜參藥治通義。方劑分量下。

《小兒衛生總微論》。國老丸。治瘦瘠虛羸。少氣。右以甘草。炙焦黃。杵末。煉蜜和丸綠豆大。每服五丸。溫水下。日三服。一歲兒五丸。以上者七八丸。以意加減。無時。

《肘後》:獺肝散。

 【朱】:

 獺為陰邪之獸。而肝獨應月增減。是得太陰之正氣。其性獨溫。故宜於冷勞。又主鬼疰一門相染者。以陰入陰。以邪逐邪。同氣相求之義也。

 按:

 《本草》、《圖經》云:張仲景有治冷勞獺肝丸方。

 又主鬼疰一門相染者。取肝一具。火炙之。水服方寸匕。日再。

 崔氏治九十種蟲疰。(云云)獺肝丸。二方俱妙又《聖惠方》:載冷勞證。文繁不錄。

 又按:

 《本草》諸條。

 《圖經》云:肚。主骨蒸熱勞。血脈不行。補羸助氣。四季宜食。張仲景有豬肚黃連丸。是也。豬肚黃連丸。未詳其方。當考。

 【余述】:

 魏氏曰:失精﹝Spermatorrhea﹞於下者。可成虛勞矣。脫氣則成虛勞於上者焉。秦越人之論虛損。其言陽虛而陰盛。損則自上而下。一損損於肺。二損損於心。三損損於胃。即仲景所謂脫氣之虛勞也。其言陰虛而陽盛。損則自下而上。

 一損損於腎。二損損於肝。三損損於脾。即仲景所言失精﹝Spermatorrhea﹞之虛勞也。(右節文)念庭之說是也。蓋五勞六極七傷。

 其目雖殊。要其指歸。不出於陽虛陰虛二端。且不啻不出於此二端。而陰虛陽亢者。實為居多。

 今篇首既冠以男子二字。而細檢各條。大莫不屬陰虛矣。小建中湯。扶脾之劑也。而其證則亦是上盛下虛。其用此湯。亦取于和陽就陰。顧脫氣一條。猶系于陰虛陽隨衰者。

 酸棗湯:治火亢虛煩。心神不寧者。然則謂仲景所云虛勞者。皆屬陰虛可乎。如大黃蟅蟲丸證。即骨蒸之類。而肺痿﹝pulmonary_collapse﹞一證。是勞嗽之謂。則今之虛損勞瘵者。實不外于仲景所舉之數件矣。

 (愚撰藥治通義。於補法下。以建中腎氣二證。對待為辨。然今更考之。其方則為補陽補陰之分。而其證。則不必胃虛腎虛之別。舊見不免謬。)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