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狐惑陰陽毒病證治 第三:

 (徐。《鑒》:作脈證並治。宜從。)

 論一首 證三條(按當二條。)方十二首

論曰:百合病﹝neurasthenia﹞者。百脈一宗。悉致其病也。

 (默然。周。作默默然。)

 【趙】:言其百脈者。舉夫數之眾多也。猶言百骸爾。

 【程】:經脈十二。絡脈三百六十五。此緣大病後。真陽已虛。餘熱未盡。周身百脈俱病。是為百脈一宗。悉致其病也。

 按:《巢源》、《千金》並曰:百合病﹝neurasthenia﹞者。謂無經絡。(句)

 百脈一宗。悉致病也。蓋無經絡者。謂無經脈絡脈之別。宗。猶同姓為宗之宗。一宗。猶言一齊。注家或以為朝宗之宗。或以為宗尊之宗者。俱失其義。

 又按:

 此病。趙氏以為熱蓄不散。積則毒生。而傷其血所致。與《內經》解證無少異。

 又與勞瘵同形狀。其說甚長。

 考郭氏《傷寒補亡論》曰:此證。

 又與《素問》所謂解者相類。

 王氏《醫壘元戎》:舉王冰《平人氣象論》解注曰:惟百合一證。與此比比相若。並是趙氏所本。要之趙說太謬。

 又《吳醫匯講》:有陶宗暄百合病﹝neurasthenia﹞贅言。謂為心神渙散證。亦非是。

百合病﹝neurasthenia﹞發汗後者。

 郭氏辨千金有更發字曰:其意謂百合本病汗下吐之後而更發。非傷寒汗下吐之後。變成百合病﹝neurasthenia﹞也。反似百合病﹝neurasthenia﹞中。治勞復之傷。而不見正行汗下吐百合病﹝neurasthenia﹞之藥。于義未甚安。恐因數百年間。傳錄校正。誤有增加。非孫氏之本文。

 故《活人書》。只用《金匱》本文。不用《千金》增加更發等字。

 而龐氏直改其語云:治汗後百合病﹝neurasthenia﹞。治下後百合病﹝neurasthenia﹞。治吐後百合病﹝neurasthenia﹞。尤使人不疑也。

百合知母湯方:

 (按此方。與後三方。服法中用煎字。蓋系後人所改。《外台》:作煮字。宜從。)

 按:

 先兄曰:宋吳曾能改齋漫錄曰:王原叔內翰云:醫藥治病。或以意類取。至如百合治病。似取其名。嘔血﹝hematemesis﹞用胭脂紅花。似取其色。淋瀝滯結。則以燈心木通。似取其類。意類相假。變化感通。不可不知其旨也。此說與魏意稍近。

 又朱氏《格致餘論》曰:《本草》藥之命名。以能而名者。百合當歸升麻防風滑石之類。是也。此說矣。

→【﹝亻真﹞:音,ㄉㄧㄢ。意:古同「顛」。】

 《吳醫匯講》王繩林曰:古方惟百合湯。用百合七隻。配水三升。頃友人言。吾蘇陽山澄照寺前。一片地上。天然自產百合。僅如錢大。煮之清香絕勝。療病極效。可知百合入藥者。以小為貴耳。

 按:

 《本草嘉》:新補泉水條云:久服。卻溫調中。下熱氣。利小便。可見其有瀉陽之功矣。

百合病﹝neurasthenia﹞。不經吐下發汗。

 先兄曰:如初。言患狀遷延。不與初時異也。鑒說恐非。

 栝蔞牡蠣散方:

 (牡蠣。熬。周本。熬。作煆。)

狐惑之為病。狀如傷寒。

 (《輯義》。脫其面目之目。宜補。《脈經》:狀。作其氣。為狐下。有狐惑之病並五字。)

 按:下疳多止前陰。牙疳不必及咽喉。《金鑒》未為當。

蝕於下部則咽乾。

 (《脈經》:作蝕於下部。苦參湯淹洗之。)

蝕於肛者。

 (薰。諸本。作熏。宜從。黃下。周有散字。)

 按:豬苓散。

 《圖經》。引張仲景。

 (《本草》原文。茯苓下。有術字。水字上。有與字。《輯義》並系刊脫。宜補。)

病者脈數。無熱微煩。

 先兄曰:總病論。以此為狐惑證。

 弟子稻葉元熙曰:《脈經》、《千金》:亦編入於狐惑中。

 按:

 朱氏曰:按此證若未成膿。必不能食。亦必另用清熱托毒方法。凡治瘡瘍之理皆然。無熱。無字疑誤。當是發熱也。此說似是。然據瘡癰篇。無字不改而義通。

赤小豆當歸散方:

 (周本。當歸十兩。)

 按:漿水。詳開於《傷寒論述義》瘥後勞復中。茲不復贅。

陽毒之為病。

 (《脈經》:作陽毒為病。身重腰背痛。煩悶不安。狂言。或走見鬼。或吐血﹝haematemesis﹞下痢。其脈浮大數。面赤斑斑如錦紋。喉咽痛唾膿血。五日可治。至七日不可治也。有傷寒一二日便成陽毒。或服藥吐下後。變成陽毒。升麻湯主之。)

陰毒之為病。

 (《脈經》:作陰毒為病。身重背強。腹中絞痛。咽喉不利。毒氣攻心。心下堅強。短氣不得息。嘔逆﹝emesis﹞。唇青面黑。四肢厥冷﹝Coldness_of_limbs﹞。其脈沉細緊數。身如被打。五六日可治。至七日不可治也。或傷寒初病一二日。便結成陰毒。或服藥六七日以上至十日。變成陰毒。甘草湯主之。)

升麻鱉甲湯方:

 (今本《肘後》、《千金》:療陰毒。有蜀椒。與原注合。周本。當歸二兩。再服取汗。取字。《輯義》偶脫。宜補。)

 郭氏曰:升麻甘草二湯。觀其用藥。性甚緩。然諸家必先用之者。以古人治陰陽二毒者。惟此二湯。故須用之以去其毒勢。而後輔之以他藥也。

 【余述】:

 百合狐惑陰陽毒三病。考之《巢源》、《千金》。多系傷寒後所變。此其所以合為一篇歟。但百合狐惑。注家或謂在後世為某病。然其說竟屬牽湊。實不能知其為何證。如陽毒陰毒。就唐宋諸書考之。則殆是三陽合病。與少陰直中之類。然仲景不舉之《傷寒論》中。則知是別一種證。而亦未明其為今之某病也。然則三病也者。古特有而今絕無者耳。痘疹創于東漢。腳氣﹝Beriberi﹞盛于晉唐。風會變遷。理之所然。庸詎疑於古今之有異乎。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