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河間傷寒醫鑒》論小兒瘡疹:

《活人書》云:小兒瘡疹,與傷寒相類,頭痛﹝Headache﹞身熱,足冷脈數。

 疑似之間,只與升麻解肌,兼治瘡子,已發未發皆可服,但不可下,瘡疹發熱在表,尤不可轉瀉。

 世人不學,乃云初覺以藥利之,宜其毒也,誤矣!

 又云:疹痘已出,不可疏轉。

 出得已定,或膿血大甚,卻用疏利,亦非也。

 大抵瘡疹,首尾不可下。

 小兒身熱,耳尻冷,咳嗽,而用利藥,即毒氣入內,殺人!

 錢氏曰:瘡疹始出之時,五臟訶見,惟腎無候,但見平證耳,尻冷耳涼是也。

 論瘡疹,尻耳俱屬腎,其居北方,主冷也。

 若瘡黑陷,耳尻反熱者,為逆是也,若用牛李膏、百祥丸各三服不愈者,死。

 病此瘡疹,當乳母慎口,不可令饑,受風冷,必歸於腎,變黑難治也。

 有大熱,利小便,有小熱,宜解毒。

 若黑紫乾陷者,百祥丸下之,不黑者,慎勿下。

 更時月輕重,故春夏為順,秋冬為逆,冬月腎旺,又盛寒,病多歸腎。

 變黑者,無問何時,十難救一。

 又曰:瘡疹始出,未有他證,不可下也,但當用平和之藥,頻用乳食,不受風冷耳。

 如瘡疹三日不出,出不快者,即微發之。

 微發不出,即加藥發之。

 加藥不出,即大發之。

 出後不多,若反脈平無證者,即瘡疹稀少,不可更發也。

 腎旺發薄,土不克水,故脾虛寒戰,則難治矣!

 所以百祥丸者,瀉膀胱之腑,腑若不實,臟自不盛也。

 何以不瀉腎?

 曰:腎主虛,不受瀉,故二服不效,反加寒而死矣!

 守真云:小兒瘡疹未出,誤以熱藥汗之致陽氣轉甚,則重密出不快,多致黑陷而死。

 恐是斑疹,未敢服藥,以誤小兒諸病多矣!

 亦不知古人留寒涼之藥,通治驚風熱積。

 設是斑疹,使熱稍退而稀少出快,得痊除愈也,若用涼膈散,為妙耳。

 《閻孝忠集·小兒論》未達錢氏本意,不明造化之理,反妄言黑陷為寒,及雲斑瘡始終不可服涼瀉之藥。

 後人因之,反致熱甚黑陷而死者。

 閻公豈不詳錢氏本方,治斑瘡黑陷者牛李丸、百祥丸,寒藥利之,而多獲痊可,不救必死,為熱豈不明哉!

 夫斑瘡黑陷者,無不腹滿喘急,而小便赤而不通,豈非熱極者也,豈反能為寒耶!

 《素問》云:諸痛癢瘡瘍,皆屬於火。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