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河間傷寒醫鑒》論陽厥極深:

《活人書》云:傷寒,陰盛隔陽,病患身冷,脈細沉疾,煩躁而不飲水者。

 又云:大抵陰毒,因腎氣虛寒,或因冷物傷脾,外感風寒,則陽氣不守,遂發頭痛﹝Headache﹞,腰重,腹痛﹝abd._pain﹞,眼睛疼,身體倦怠,四肢逆冷﹝reversal_cold_of_limbs﹞,汗不止,或多煩渴,精神恍惚。

 若誤服涼藥,則渴轉甚,躁轉急。

 有此病者,便須急服辛熱之藥。

 或時鄭聲﹝fading_murmuring﹞,指甲面色青黑。

 若陰毒已深,病勢困重,六脈附骨,浮之則有,按之則無,但于臍中用蔥熨法,或著艾三百壯,以來手足不溫者,不可治也。

 守真云:或下後熱不退,或蓄熱內甚,陽厥﹝yang_syncope﹞極深,以至陽氣怫郁,不能營運於身表四肢,以致遍身清冷,痛甚不堪,項背拘急,目睛赤痛,昏眩恍惚,咽乾﹝pharyngoxerosis﹞或痛,燥渴虛汗,嘔吐下利,腹滿實痛,煩冤悶亂,喘急鄭聲﹝fading_murmuring﹞,以其蓄熱極深,而脈道不利,以脈沉細欲絕者,俗未明其造化之理,而反傳為陰毒。

或失下熱極,以致身冷脈微,而昏冒將死。

 若急下之,則殘陰暴絕,陽氣後竭而立死,不下亦死。

 病患至此,命懸頃刻。

 然則治法當何如?

 曰:此當涼膈散,或黃連解毒湯,養陰退陽,但欲蓄熱漸漸宣散,則心腹復暖,脈漸以生。

 至於脈復有力,可以三一承氣湯微下之,或解毒加大承氣湯尤良。

 俗未明此故,認作陰證,是以失其治也。

 《素問·五營運大論》岐伯曰:氣有餘則制己所勝而侮所不勝,不及則己所不勝乘而侮之,己所勝輕而侮之。

 木餘則制土,輕侮于金,金氣不爭,故木恃其餘而欺侮之也。

 又,木少金勝,土反傷木,以木不及,妄之也。

 四氣本同。

 ﹝侮:謂侮慢也,而淩忽之也。﹞

 又云:以火煉金,熱極反化為水。

 又云:亢則害,承乃制。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