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疹四條:

問:生平所觀疹痘之書眾矣,無如此之明白清暢,犀照無遺者也。

 但小兒痘發而不再病,疹則感而又病,其義何居?

玉楸子曰:

 小兒痘病,衛氣大發,竅隧疏漏,複感寒疫,則大人,同以汗解,故痘不再生。

 小兒疹病,即大人溫疫,其痘後未嘗不病寒疫,則其疹後何能不病溫疫,是以可一而可再也。

問:疹病可以汗解乎?

玉楸子曰:

 寒疫營閉而衛鬱,溫疫衛閉而營鬱,營開衛發則為痘,衛開營發則為疹。

 營衛透泄,皆能作汗。

 痘疹者,營衛晚發而不得早洩者也,若早發其汗,衛鬱既泄,則痘粒安生!

 營鬱既泄,則疹何來。

 既成痘疹,悉緣失治,原非必生之病,胡不可以汗解也!

問:疹病即大人溫疫,先生但解溫疫可矣,何為又解疹病?

玉楸子曰:

 溫疫一也,而少長大別,則證狀亦自微異。

 小兒年齒幼小,然或懷質抱真而秉良資,大人春秋盛壯,然或淳漓樸散而負空器,則補瀉溫清之法,自難盡同也。

問:小兒疹病,既即大人溫疫,何疹發之時,小兒獨病,大人不染耶?

玉楸子曰:

 《靈樞》九宮八風之篇:太乙隨一歲八節,而居八方,太乙移日,天必應之以風雨。

 風從所居之鄉來,為實風,如冬至後四十六日,風自北來,夏至後四十六日,風自南來。

 主長養萬物。從其沖後來,為虛風,如冬之南風。

 夏之北風也。傷人者也。

 僅候虛風而避之,故聖人曰:避虛邪如避矢石,邪勿能害。

 風從西方來,名曰剛風。

 風從北方來,名曰大剛風。

 風從東南來,名曰弱風。

 風從南方來,名曰大弱風。

 風有剛弱,人有少長,感以大王之風,宋玉《風斌》。

 少者不傷,此大王之雄風也。襲以嬰兒之風,風從東方來,名曰嬰兒風。

 長者不病。同聲相應,同氣相感,自然之理也。

 犀照:傳說犀角可以使水中通明,真像畢現,後遂以之喻洞察幽微。

 :《博雅》:「于,如也。」

 :原作「衛」,據蜀本、集成本、上文「痘粒安生」改。

 大﹝音代﹞王之風、《文選·風賦》:「楚襄王游于蘭台之宮,有風颯然而至,王披襟而當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邪。宋玉對曰:此獨大王之風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