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薑瀉心湯方:

半夏11克,甘草、人參、黃芩、大棗各5.5克,黃連、乾薑各1.8克,生薑7克。

煎法用法同前,但本方之加味方,同半夏瀉心湯。

先輩之論說治驗:

 《施氏續易簡方》曰:「生薑瀉心湯,治大病新瘥,脾胃尚弱,穀氣未復,強食過多,停積不化,心下痞,乾噫食臭,脅下有水,腹中雷鳴,下利,發熱者,名曰食復。最宜服之。」

東洞翁本方定義曰:「生薑瀉心湯,治半夏瀉心湯證,而乾噫食臭、下利者。」

 《醫事惑問》曰:「余前曾治療一男子病泄瀉,世醫謂難治,招余診之。心下痞,水瀉嘔逆而將絕。余曰:『此方療治,世人將大恐也。因今醫皆用柔藥,若用此方中病時,將大發瞑眩,恐其瞑眩者,病不治也。』病家領會而乞藥,乃用生薑瀉心湯三帖。其日七時許,病人大吐瀉而氣絕。因是家人騷動,集醫診之,皆云已死而歸。急招余又診之,色脈呼吸皆絕。病家謂死,實似死矣,但其形狀有可疑,且由死僅二時耳,可靜觀其死乎,抑不死乎。以前方入口而可通,因是而回。至夜九時許,病人如夢醒而開目,問何故眷屬咸集。皆驚云:『今日由七時許至今,呼吸色脈皆絕,雖集醫者,皆云不治而去,故咸聚集也。』病人亦以為不可思議,云自晝間大瀉後,無病苦而覺睡耳,現已無病,皆可歸矣。眷屬招日間所診之醫診察之,亦云脈已如常。後云甚饑,以茶漬食三碗,大悅而寢。翌日更健,如忘多年之病。此人自幼年以白粥當食物而養育,四十餘年,不食他物。若食之,則積於中而不能食。然此病治愈後,皆可照常飲食,至七十歲而終。」

求真按:「服本方後,往往因瞑眩有發瀉下者,不可驚也。」

 《成績錄》曰:「一男子年三十餘,心下痞塞,左脅下有凝結,腹中雷鳴,過食必下利,如是已六年。先生用生薑瀉心湯而愈。」

 《二神傳》曰:「生薑瀉心湯,治卒癇乾嘔。」

 《荻野家口訣》曰:「鼓脹,自心下處處脹者,實也,生薑瀉心湯、大半夏湯;…血脹者,小腹脹也,先用生薑瀉心湯,則塊徐徐減矣。若不長用,則無益。因有血塊,則必凝結留水,其塊將漸大也。水解,投血脹方,則奏效易。」

求真按:「余之經驗,自心下處處脹者,大柴胡加厚樸湯。自小腹脹者,大黃牡丹皮湯等證反多。」

留飲,留飲痞者,生薑瀉心湯主之。

嘈雜,有水火相持者,治法,三瀉。生薑瀉心之類,無痞者難用。

求真按:「吞酸嘈雜者,停水兼炎證也。三瀉者,指半、甘、生之三瀉心湯也。」

產後下利者,因娩後屈腸驟伸,有水流也,故遂下利。無他,與生薑瀉心湯,以逐腸中之水。

產後咳嗽,多因水浸肺,治方同前。

求真按:「上二證,不必以本方為主治,由實驗,小柴胡湯、當歸芍藥散之合方證反多。」

帶下,因脈下流,故名帶下。凡帶下者,水與血凝結也。初起水飲下衝脈,傳帶脈,而下入於臟,與血相結,而成帶下也﹝求真按:「此亦揣測之言」﹞,故以生薑瀉心湯去其水飲,兼用坐藥以去帶下。

求真按:「白帶下,由於水血合併,雖如荻野氏說,但治法非如是之單純也。」

 《類聚方廣義》本方條曰:「凡患噫氣乾嘔,或吞酸嘈雜,或平日飲食,每覺噁心煩滿,脅下水飲升降者,其人多心下痞,或臍上有塊。長服此方,並灸自五椎至十一椎及章門,日數百壯,兼用消塊丸、硝石大圓等,自然有效。」

 《方伎雜志》曰:「僻囊,或稱吐水病。有吐腐敗水者或食物,亦有交吐者。概有胸中嘈雜,心胸痞塞,脅腹攣急,癥結等證,亦有肩背凝痛者,亦有日日,或隔日,四五日,必發痛,吐苦酸水,或無味之水者,亦有吐前唯噫氣噁心,而不痛者,大抵大便秘結之人為多。主方以生薑瀉心湯,合用附子粳米湯、芍藥甘草湯或大建中湯等,兼用消塊丸或大陷胸丸一錢,每夜或隔一二夜用之,則三四月痊癒矣。又自七八椎至十四五椎與章門等穴,以灸痞根,但須嚴禁飲食,不然則無效,如酒、硬飯、蕎麥麵、餐、餅、糕、酢、鮓、油膩、湯茶、滷魚、乾脯之類,俱宜禁止後,可服藥針灸。且嘔吐一證,並宜知照病人,節飲食為要。吐水後,能耐渴者,宜使多服茯苓澤瀉湯,及慎飲食十日許,則痛吐俱止矣。其有腹中黏著之宿毒,致拘攣、癥塊者,多因好酒與美味,及嗜鹹味之切麵等而成,故禁物頗難。然不守禁,治療無益也。」

求真按:「由余之經驗,此證有宜單用本方者,有宜處以本方加茯苓者,有宜與本方加茯苓、石膏者,又有宜以此等方劑合用芍藥甘草湯、大建中湯、桂枝茯苓丸、當歸芍藥散等方中之一方者,又有用本方之加味,或合用方,兼用黃解丸者,常無一定之方,宜臨證處之。」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Prof.Chang,Chen-Yi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