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陽病兼變證-柴胡桂枝湯證:

﹝Syndrome_suitable_for_Bupleuri_and_Cinnamomi_Decoction﹞

【原文】

傷寒六七日,發燒微惡寒,支節煩疼①,微嘔,心下支結②,外證未去者,柴胡桂枝湯主之。﹝146﹞

柴胡桂枝湯方:

桂枝﹝一兩半,去皮﹞、黃芩一兩半﹞、人參﹝一兩﹞、半甘草﹝一兩,炙﹞、半夏二合半﹝洗﹞、芍藥一兩半大棗六枚﹝,擘﹞、生薑一兩半﹝切﹞、柴胡四兩

 上九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本云人參湯,作如桂枝法,加半夏、柴胡、黃芩,復如柴胡法。今用人參作半劑。

【詞語解釋】

 ①、支節煩疼:支,通肢。即四肢關節煩疼。

 ②、心下支結:即患者覺心下有物支撐結聚。

【原文析義】

本條論少陽兼表的證治。傷寒六七日,一般為表證解除之期,如不解,則有傳變之勢。今發燒,微惡寒,肢節煩疼,知太陽證未罷,風寒猶留連於表;微嘔與心下支結並見,是邪犯少陽,膽熱犯胃,經氣不利。本證為太陽表證未解,進而邪犯少陽,實為太陽少陽並病,治宜太少兩解之法。但從微惡寒,可知發燒亦微,僅肢節煩疼,而無頭項強痛,身痛,無汗等證,說明太陽表證已輕。微嘔,即心煩喜嘔而微,心下支結與胸脅苦滿同類而輕,可見太少證候俱輕,故以小柴胡湯、桂枝湯複方減半而投之,合為柴胡桂枝湯,一則調和營衛,以解太陽;一則和解樞機,以治少陽。

本方取小柴胡湯、桂枝湯各用半量,合劑而成。以桂枝湯調和營衛,解肌辛散,以治太陽之表;以小柴胡湯和解少陽,宣展樞機,以治半表半裏。本方當是太少表裏雙解之輕劑。

原本方後服法下有「本云:人參湯,作如桂枝法,加半夏、柴胡、黃芩;複如柴胡法,今用人參、作半劑」等二十九字,與方意不合,當存疑不論。

【辨證提要】

辨證要點;柴胡桂枝湯證由太陽表證和少陽半表半裏證兩部分症狀組成。其辨證要點是發燒微惡風寒、肢節煩疼、微嘔、胸脅心下微滿,伴有舌苔薄白、脈浮弦等症。

【病機﹝pathogenesis﹞】:邪犯少陽,表證未解。

【治法﹝Therapeutic_Methods﹞】:和解少陽,兼以解表。方用柴胡桂枝湯。

【醫案選釋】

案1:無名高熱

鄭某,女,30歲,1986年9月20日以發燒待查入院。入院後曾擬診為傷寒、瘧疾、肝炎﹝hepatitis﹞等,但作相關檢查,均未發現異常,曾先後進行試驗性治療21天,罔效。體溫多在39.5℃左右,尤以下午1點左右為甚。後請中醫科會診。刻診:患者寒戰高熱﹝39.6℃﹞,伴有頭痛,全身關節痛﹝Arthrodynia﹞,胃脘脹滿,納呆﹝Poor_appetite﹞,小便黃,大便正常,舌苔白、質淡紅,脈弦數。辨證為太少合症*,治以表裏雙解法,擬柴胡桂枝湯加減。藥用:柴胡﹝24克﹞、黃芩﹝24克﹞、桂枝﹝15克﹞、白芍﹝15克﹞、黨參﹝15克﹞、甘草﹝10克﹞。水煎服,每日1劑。服兩劑後,體溫降至37.6℃,頭痛、身痛亦減。繼服兩劑,自覺諸症悉除,胃納漸佳,無不適感,體溫穩定在36℃左右,於翌日,痊癒出院。﹝熊曼琪.中醫藥學高級叢書•傷寒論.人民衛生出版社,2000:320~321﹞

案2:肩周炎﹝太陽少陽合病﹞

於XX,男,43歲。1993年11月29日初診。左側肩背疼痛腹脹,左臂不能抬舉,身體不能轉側,痛甚之時難以行走,服西藥「強痛定」可暫止痛片刻,旋即痛又發作,查心電圖無異常,某醫院診為「肩周炎」,病人異常痛苦。劉老會診時,自訴胸脅發滿,口苦,時歎息,納穀不香,有時汗出,背部發緊,二便尚調。視舌質淡,不通則痛也。治當並去太少兩經之邪,和少陽,調營衛,方選柴胡桂枝湯加片薑黃:柴胡﹝16克﹞、黃芩﹝10克﹞、半夏﹝10克﹞、生薑﹝10克﹞、黨參8g,炙甘草8g,桂枝﹝12克﹞、白芍﹝12克﹞、大棗﹝12枚﹞、片薑黃﹝12克﹞。服3劑,背痛大減,手舉自如,身轉靈活,胸脅舒暢。續服3劑,諸症霍然而癒。﹝呂志傑,等.仲景方藥古今應用.北京:中醫古籍出版社,2000:569﹞

【辨治思路】:本證所選2案,示人臨床靈活運用柴胡桂枝湯之法。

案1:

患者因無名高熱,遷延數日不癒,察其證:寒戰,高熱,頭痛,全身關節痛﹝Arthrodynia﹞,乃太陽在表之邪未解;胃脘脹悶,納呆﹝Poor_appetite﹞,小便黃,舌苔白質淡紅,脈弦數,為邪犯少陽,膽熱內鬱,樞機不利。故辨為太陽少陽合病,投以柴胡桂枝湯加味,雙解表裏之邪,故可邪祛病除。

案2:

患者肩背痛,按劉渡舟教授臨證經驗,治療肩背痛按經論治,重在太陽、少陽、督脈三經,肩部為少陽經,肩痛多用小柴胡湯和解;背部為太陽經,背痛可用桂枝湯治療,故用柴胡桂枝湯,以祛除太陽少陽兩經之邪。本案從另一個角度,拓寬柴胡桂枝湯的臨床應用,然而,案中其胸脅發滿,口苦,時歎息,納穀不香等證亦反映出邪犯少陽,樞機不利,膽熱犯胃之象;肩背疼痛酸脹,汗出,背部發緊等證反映太陽經脈受邪,經氣不利,營衛失和之徵。合為太少二經受邪,投以柴胡桂枝湯,以表裏雙解,使邪可祛,氣可行,痛可止。

【現代研究﹝Modern_Research﹞】

柴胡桂枝湯能宣通營衛,通陽散結,疏利三焦,臨床應用較為廣泛。如精神、神經系統疾病:癲癇、失眠、神經衰弱﹝neurasthenia﹞、神經官能症﹝neurosis﹞等;消化系統疾病:消化性潰瘍、慢性胃炎﹝chronic_gastritis﹞、慢性胰腺炎、慢性肝膽疾患;循環系統﹝Circulatory_system﹞疾病:心律失常﹝arrhythmia﹞,冠心病﹝Coronary_Artery_Disease,CHD﹞心絞痛﹝angina_cordis﹞,高血壓等;呼吸系統﹝respiratory_system﹞疾病:感冒、流感、慢性氣管炎﹝Chronic_treacheo-bronchitis﹞等及各種發燒性疾病和婦女更年期綜合症等多種疾患。

柴胡桂枝湯的實驗研究,證明其有如下幾個方面作用。

 ①抗驚厥作用:柴胡桂枝湯能延長巴比妥酸鹽的睡眠作用。動物實驗證實可控制痙攣發作。

 ②抗潰瘍作用:實驗證明可加強十二指腸粘膜的防禦功能,使半胱胺引起的潰瘍形成得以防止。

 ③對免疫功能的作用:實驗證明可啟動正常幼鼠的免疫功能。

 ④對臟器的作用:實驗表明,柴胡桂枝湯引起的腎上腺肥大及胸腺萎縮很可能是由方中柴胡皂甙所致。

 ⑤抗炎作用:實驗表明,本方具有較強的抗炎作用,對慢性炎症較急性炎症顯著。此外尚有解熱鎮痛、降血壓、保肝等作用。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