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證及診腹法之重要:

腹者,生之本,故為百病之根,是以診病必候其腹。

 中醫腹證及診腹法之大綱亦證之西醫之理論,何則?

 腹腔者,身體中最大之空洞也,貯藏胃、腸、肝、膽囊、輸膽管、脾、胰、腎、副腎、輸尿管、膀胱、前列腺等,於女子則更有卵巢、輸卵管、子宮等。

 他若頭蓋腔則僅藏腦髓及五官器。

 脊柱管腔則僅藏脊髓。

 即如胸腔,亦不過氣管、支氣管、肺、心、食管而已,都不能與腹部相比。

 故多臟器之腹部,其所發生之病亦比他部為多,且此部之病多為他部病之原因,亦必然之理也。

 不惟如是,此腔中之胃、腸主全身之營養,若此等臟器有障礙時則影響必及於全身,是以此部特別重要。

胃、腸者,攝取之機關也。

 雖與呼吸器無異,然呼吸器所吸入之空氣則各人皆同,故無各人體質之差別,其為病亦單純,此當然之理也。

 至胃、腸之攝收飲食物,則有習慣、嗜好之異,人各不同,則其為病亦因人而殊、複雜多端,亦必然之理也。

 腸管為身中最大、最長之下水溝,為排泄飲食之渣滓及毒物之任務。

 若此種作用障礙,工作不能如常,則毒物不能排泄而反被吸收,即現自己中毒證。

 以余之實驗,一般所謂原因不明之多數疾病,類由於自己中毒證。

 梅溪尼可夫氏云:「人類之夭折,多由腸性自己中毒之故。」實為餘說之確證。

 中醫方中下劑之多,宜也。

腎臟者,液狀廢物排泄之機關也。

 若此種作用障礙,則毒物蓄積,釀成自己中毒之一種,即現體表及體腔之水腫,或引起網膜炎、心臟病、尿毒證等。

 此種事實理由,西醫雖亦能知悉。

 然此事實以外,由腎臟障礙續發之疾病甚多而彼不知者,蓋彼等僅重於尿之鏡檢及定性、定量試驗,檢尿中不見腎上皮細胞、血球、圓柱、蛋白等,即否定腎臟障礙,此單純依賴器械之故也。

 何則?

 此種障礙與尿變不但常不一致,反以不一致時為多也。

 以余之實驗,如水泡性結膜炎、同性角膜炎、虹膜炎、視網膜炎、弱視等之眼病及頭痛、頭重、耳鳴、重聽、眩暈、震戰、搐搦、不眠、神經衰弱、痙病、神經痛、知覺及運動麻痹等之五官器、腦脊髓症狀,咳嗽、呼吸迫促、心悸亢進等之心肺症狀,胃內停水、噁心嘔吐、水瀉性下痢等之腸胃症狀等,非無其他原因,大半係出於腎臟機能障礙的關係而引起之尿性自己中毒證即水毒,此可知其毒害之大矣。

婦女由月經障礙致成經少、經閉及產後惡露停滯等證,男子由遺傳及其他之關係而引起等證,均有瘀血留於腹內而致誘發身體各部之疾病。

要之,疾病之大半因於腸管之排泄障礙即食毒、腎臟之排泄障礙即水毒與夫瘀血之停滯即血毒,或此二、三因之併發。

 其他之所謂原因者,皆不過為誘因或近因而已。

 故此三因發源之臟器組織之腹部為百病之根本。

 是以診病者,不可不候腹,良有以也。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