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漢醫學》﹝日‧湯本求真著﹞:

《皇漢醫學》自序:

余少以親命學醫於金澤醫學專門學校,明治三十四年卒業,旋供職醫院,嗣復自設診所,從事診療。

 至明治四十三年長女以疫痢殤,恨醫之無術,中懷沮喪,涉月經時,精神幾至潰亂。 偶讀先師和田啟十郎所著之《醫界鐵椎》,始發憤學中醫。

 經十有八年,其間雖流轉四方,窮困備至,未嘗稍易其志。

 用力既久,漸有悟入,乃知此學雖舊,苟能抉其蘊奧而活用之,勝於今日之新法多矣。

 無如舉世之人,競以歐美新醫相矜炫。

 中醫之傳,不絕如縷。

 此余所為日夜悼嘆者也。

 既以稍明此學,不忍終默,竊欲振而起之,故不揣淺陋撰為是書,以俟天下具眼之士。

昭和二年一九二七六月上旬

湯本求真謹識於田端之陋室

《皇漢醫學》

余以疾病人所時有,而良醫不常見,遂感憤而學醫,孜孜矻矻,歷十餘年,未能有所發明也。

 每見西醫詆中醫無科學之研究、試驗之證明,而中醫亦詆西醫不識氣化之原,不知標本之治,二者交譏,各封故步,不能相通,心竊病之。

 嘗謂中西醫術各有所長,亦互有所短,時欲比較同異,捨短取長,融會為一,以見殊途同歸之用,然有志而未逮也。

 近以弘一大師之介,獲識馬湛翁先生。

 先生以日人湯本求真所撰《皇漢醫學》見貽,且以譯事相勗。

 展而讀之,實獲我心。

 凡湯本之所言皆餘所欲言而不能言者也,中醫垂絕之緒,庶幾可以復振矣。

 夫資科學之實驗,則不偏尚懸解;明古方之妙用,則不徒重機械。

 是誠醫林之準繩,民生之根本也。

 因不揣謭陋從事迻譯,仍其舊題《皇漢醫學》,以諗同志,日文則多得韓陶齋先生校訂違失,中文則多得葉伯敬先生商榷未允,皆餘所當感謝者也。

 其猶有未能信達之處,望海內賢達加以是正,幸甚幸甚。

一九二八年十月

黃巖周子敘序於杭州客次

經筋醫理探源(永康堂‧張老師)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