懊憹:

《傷寒論》言懊,惟太陽、陽明發汗吐下後有此症,則知是三陽經陽邪內陷,鬱結心胸,而為半表半裏之症,非三陰症。

 故:仲景雖立大陷胸湯人參白虎湯豬苓湯等,然於懊條歸重于梔子豆豉湯

 今余分各經見症施治,如太陽表邪,用羌活湯梔子豆豉湯

 陽明表症,用葛根湯梔子豆豉湯

 少陽見症,以小柴胡湯梔子豆豉湯

 不見表症,而有熱邪內結,則以清裏藥合梔子豆豉湯

 若食滯中焦,梔子豆豉湯加陳枳實,兼有痰凝,小陷胸湯梔子豆豉湯

 此余推展之法也。

太陽病,脈浮動數,浮則為風,數則為熱,動則為痛,數則為虛,頭痛發熱,微盜汗出,而反惡寒者,表未解也。

 醫反下之,動數變遲,膈內拒痛,胃中空虛,客氣動膈,短氣躁煩,心中懊,陽氣內陷,心內因硬,則為結胸,大陷胸湯主之。

 此條:因結胸症兼懊,故治結胸。

 詳注:結胸、頭汗、發黃門。

傷寒五六日,大下之後,身熱不去,心中結痛者,病欲解也,梔子豆豉湯主之。

 發汗若下之,而煩熱胸中窒者,梔子豆豉湯主之。

 發汗吐下後,虛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復顛倒,心中懊者;梔子豆豉湯治之。

首條言傷寒五六日,大下之,身熱尚在,心中結痛,病未解也,故用梔子豆豉湯

 第二條言:若發汗,又下之,胸中煩熱窒塞者,允宜梔子豆豉湯

 第三條言:發汗又吐又下後,其人虛煩,直至不得眠。

 若更劇者,必反復顛倒,心中懊

 較之前兩條雖甚,然不脫梔子豆豉湯者,以懊惟此為正法耳。

陽明病,脈浮而緊,咽燥口苦,腹滿而喘,發熱汗出,不惡寒反惡熱,身重。

 若發汗則燥,心憒憒,反譫語。

 若加燒針,必怵惕煩躁不得眠。

 若下之,則胃中空虛,客氣動膈,心中懊,舌上白苔者,梔子豆豉湯

 若渴欲飲水,口乾舌燥者,人參白虎湯主之。

 若脈浮發熱,渴欲飲水,小便不利者,豬苓湯主之。

 此章先分發汗、燒針、下之三條,誤治後,立三方治法。

 心中懊,舌上白苔,故用梔子豆豉湯;若渴欲飲水,口乾舌燥,白虎加人參湯主之;若脈浮,渴欲飲水,小便不利,豬苓湯主之。

陽明病下之,其外有熱,手足溫者,不結胸,心中懊,饑不能食,但頭汗出者,梔子豆豉湯主之。

此申明表邪誤下,身熱仍在,陽邪未內陷,不作結胸,但成心中懊,饑不能食,但頭汗出,必宜以梔子豆豉湯治之。

 互注頭汗條參看。

陽明病下之,心中懊而煩,胃中有燥屎者,可攻之。

 腹微滿,初頭硬,後必溏,不可攻之。

陽明下後,懊煩躁,有可攻不可攻。

 若果有燥屎,可攻之。

 若腹微滿而不大滿,肛門初頭之屎雖硬,後必溏薄,不可攻之。

梔子豆豉湯

梔子、豆豉

此仲景治懊原方也。

 以懊症,心下煩熱致病,故以梔子豆豉湯主治。

 然表邪不散,亦有煩熱懊者,家秘故有三陽表藥加入之法。

 如羌活梔子豆豉湯:即前方加羌活,以宣發太陽。

 乾葛梔子豆豉湯:即前方加乾葛,以宣發陽明。

 柴胡梔子豆豉湯:即前方加柴胡,以宣發少陽。

梔子豆豉枳實湯

 懊熱而無滯,止須原方。

 若有食滯,當加枳實,此開消導之法,非止用枳實一味也。

梔子豆豉陷胸湯

梔子、豆豉、半夏、川連、栝蔞霜

因結胸以致懊,故有大陷胸湯治法。

 若痛而不實,當以梔子豆豉湯小陷胸湯

大陷胸湯:見結胸。

人參白虎湯

 人參、石膏、知母、生薑、粳米。

 懊症,渴能消水,則陽明裏熱,故以此方清陽明。

豬苓湯:見小便不利。

症,宜治上焦。

 今以小便不利,則利小便為急,不用五苓散者,因陽明裏熱耳。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