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 第八

啟玄子次注,林億、孫奇、高保衡等奉敕校正,孫兆重改誤。

《寶命全形論》《八正神明論》《離合真邪論》《通評虛實論》

《太陰陽明論》《陽明脈解》

《寶命全形論篇》 第二十五①

  ①《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在第六卷名剌禁。』

黃帝問曰:『天覆地載,萬物悉備,莫貴于人,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①。君王眾庶,盡欲全形②。形之疾病,莫知其情,留淫日深,著于骨髓,心私慮之③。余欲鍼除其疾病,為之奈何④?』

  ①天以德流,地以氣化,德氣相合而乃生焉。

  《易》曰:『天地絪縕,萬物化醇。』此之謂也。則假以溫涼寒暑,生長收藏,四時運行而方成立。

  ②貴賤雖殊,然其寶命一矣。故好生惡死者,貴賤之常情也。

  ③《新校正》云:『按《太素》慮作患。』

  ④虛邪之中人,微先見于色,不知于身,有形無形,故莫知其情狀也。留而不去,淫衍日深,邪氣襲虛,故著于骨髓。帝矜不度,故請行其鍼。

  《新校正》云:『按別本「不度」作「不庶」。』

岐伯對曰:『夫塩之味鹹者,其氣令器津泄①。弦絕者,其音嘶敗②。木敷者其葉發③。病深者其聲噦④。人有此三者是謂壞府⑤。毒藥無治,短鍼無取,此皆絕皮傷肉,血氣爭黑⑥。』

  ①鹹謂塩之味,苦浸淫而潤物者也。夫鹹為苦而生,鹹從水而有水也,潤下而苦泄,故能令器中水津液潤滲泄焉。凡虛中而受物者,皆謂之器。其于體外則謂陰囊,其于身中所同則謂膀胱矣。然以病配于五藏,則心氣伏于腎中而不去,乃為是矣。何者?腎象水而味鹹,心合火而味苦,苦流汗液,鹹走胞囊,火為水持,故陰囊之外津潤如汗而滲泄不止也。凡鹹之為氣,天陰則潤,在土則浮,在人則囊濕而皮膚剝起。

  ②陰囊津泄而脈弦絕者,診當言音嘶嗄敗,易舊聲爾,何者?肝氣傷也。肝氣傷則金本缺,金本缺則肺氣不全,肺主音聲,故言音嘶嗄。

  ③敷,布也,言木氣散佈,外榮于所部者,其病當發于肺葉之中也。何者?以木氣發散故也。

  《平人氣象論》曰:『藏真散于肝。』肝又合木也。

  ④噦,謂聲濁惡也。肺藏惡血,故如是。

  ⑤府,謂胸也,以肺處胸中故也。壞,謂損壞其府而取病也。

  抱樸子云:『仲景開胸以納赤餅。』由此則胸可啟之而取病矣。三者謂脈弦絕,肺葉發聲濁噦。

  ⑥病內潰于肺中,故毒藥無治外。不在于經絡,故短鍼無取。是以絕皮傷肉乃可攻之,以惡血久與肺氣交爭,故當血見而色黑也。

  《新校正》云:『詳岐伯之對與黃帝所問不相當。

  別按《太素》云:「夫塩之味鹹者,其氣令器津泄。弦絕者其音嘶敗。木陳者其葉落。病深者其聲噦。人有此三者是謂壞府。毒藥無治,短鍼無取,此皆絕皮傷肉。」血氣爭黑三字與此經不同而注意大異。

  楊上善注云:「言欲知病微者,須知其候,塩之在于器中,津液洩于外,見津而知塩之有鹹也。聲嘶知琴瑟之絃將絕,葉落者知陳木之已盡,舉此三物衰壞之微,以比聲噦識病深之候,人有聲噦同三譬者,是為府壞之候,中府壞者病之深也,其病既深,故鍼藥不能取,以其皮肉血氣各不相得故也。」

  再詳上善作此等注義方與黃帝上下問荅義相貫穿,王氏解塩鹹器津義雖淵微,至于注絃絕音嘶,木敷葉發,殊不與帝問相協,考之不若楊義之得多也。』

帝曰:『余念其痛,心為之亂,惑反甚,其病不可更代,百姓聞之,以為殘賊,為之奈何①?』

岐伯曰:『夫人生于地,懸命于天,天地合氣,命之曰人②。人能應四時者,天地為之父母③。知萬物者,謂之天子④。天有陰陽,人有十二節⑤。天有寒暑,人有虛實⑥。能經天地陰陽之化者,不失四時;知十二節之理者,聖智不能欺也⑦。能存八動之變,五勝更立;能達虛實之數者,獨出獨入。呿吟至微,秋毫在目⑧。』

  ①殘,謂殘害。賊,謂損劫。言恐涉于不仁,致慊于黎庶也。

  ②形假物成,故生于地;命惟天賦,故懸于天。德氣同歸,故謂之人也。

  《靈樞經》曰:『天之在我者德,地之在我者氣,德流氣薄而生者也。然德者道之用,氣者生之母也。』

  ③人能應四時和氣而養生者,天地恒畜養之,故為父母。

  《四氣調神大論》曰:『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所以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以從其根,故與萬物沈浮于生長之門也。』

  ④知萬物之根本者,天地常育養之,故謂曰天之子。

  ⑤節,謂節氣,外所以應十二月,內所以主十二經脈也。

  ⑥寒暑有盛衰之紀,虛實表多少之殊,故人以虛實應天寒暑也。

  ⑦經,常也,言能常應順天地陰陽之道而脩養者,則合四時生長之宜,能知十二節氣之所遷至者,雖聖智亦不欺侮而奉行之也。

  ⑧存,謂心存。達,謂明達。呿,謂欠呿。吟,謂吟嘆。秋毫在目,言細必察也。

  八動,謂八節之風變動。五勝,謂五行之氣相勝。立,謂當其王時。變,謂氣至而變易,知是三者,則應効明著,速猶影響,皆神之獨出獨入,亦非鬼靈能召遣也。

  《新校正》云:『按楊上善云:「呿謂露齒出氣。」』

帝曰:『人生有形,不離陰陽,天地合氣,別為九野,分為四時,月有小大,日有短長,萬物并至,不可勝量,虛實呿吟,敢問其方①!』

岐伯曰:『木得金而伐,火得水而滅,土得木而達,金得火而缺,水得土而絕,萬物盡然,不可勝竭②。故鍼有懸布天下者五,黔首共餘食,莫知之也③。

  ①請說用鍼之意。

  ②達,通也。言物類雖不可竭盡,而數要之,皆如五行之氣而有勝負之性分爾。

  ③言鍼之道有若高懸示人,彰布于天下者五矣,而百姓共知餘食,鹹棄蔑之,不務于本而崇乎末,莫知真要深在其中,所謂五者,次如下句。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餘食」作「飽食」,注云:「人愚不解陰陽,不知鍼之妙,飽食終日,莫能知其妙益。」

  又《太素》作「飲食」。楊上善注云:「黔首共服用此道,然不能得其意。」』

一曰治神①。二曰知養身②。三曰知毒藥為真③。四曰制砭石小大④。五曰知府藏血氣之診⑤。五法俱立,各有所先⑥。今末世之剌也,虛者實之,滿者泄之,此皆眾工所共知也。若夫法天則地,隨應而動,和之者若響,隨之者若影,道無鬼神,獨來獨往⑦。』

  ①專精其心,不妄動亂也。

  所以云:『手如握虎,神無營于眾物。』蓋欲調治精神專其心也。

  《新校正》云:『按楊上善云:「存生之道,知此五者以為攝養,可得長生也。魂、神、意、魄、志以為神主,故皆名神,欲為鍼者,先湏治神,故人無悲哀動中,則魂不傷,肝得無病,秋無難也。無怵惕思慮則神不傷,心得無病,冬無難也。無愁憂不解則意不傷,脾得無病,春無難也。無喜樂不極則魄不傷,肺得無病,夏無難也。無盛怒者則志不傷,腎得無病,季夏無難也。是以五過不起于心,則神清性明,五神各安其藏,則壽延遐筭也。」』

  ②知養已身之法,亦如養人之道矣。

  《陰陽應象大論》曰:『用鍼者以我知彼,用之不殆。』此之謂也。

  《新校正》云:『按《太素》「身」作「形」。

  楊上善云:「飲食男女,節之以限,風寒暑濕,攝之以時,有異單豹外凋之害,即內養形也。實慈恕以愛人,和塵勞而不跡,有殊張毅高門之傷,即外養形也。內外之養周備,則不求生而久生,無期壽而長壽,此則鍼布養形之極也。」

  玄元皇帝曰:「太上養神,其次養形。」詳王氏之注專治神養身于用鍼之際,其說甚狹,不若上善之說為優,若必以此五者解為用鍼之際,則下文知毒藥為真,王氏亦不專用鍼為解也。

  ③毒藥攻邪,順宜而用,正真之道,其在茲乎。

  ④古者以砭石為鍼,故不舉九鍼,但言砭石爾。當制其大小者,隨病所宜而用之。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云:「砭石者是古外治之法,有三名,一鍼石,二砭石,三鑱石,其實一也。古來未能鑄鐵,故用石為鍼故,名之鍼石,言工必砥礪鋒利,制其小大之形與病相當。黃帝造九鍼以代鑱石,上古之治者,各隨方所宜,東方之人多癰腫聚結,故砭石生于東方。」』

  ⑤諸陽為府,諸陰為藏。

  故《血氣形志篇》曰:『太陽多血少氣,少陽少血多氣,陽明多氣多血,少陰少血多氣,厥陰多血少氣,太陰多氣少血,是以剌陽明出血氣,剌太陽出血惡氣,刺少陽出氣惡血,剌太陰出氣惡血,刺少陰出氣惡血,剌厥陰出血惡氣也。精知多少則補瀉萬全。』

  ⑥事宜則應者先用。

  ⑦隨應而動,言其効也。若影若響,言其近也。夫如影之隨形,響之應聲,豈復有鬼神之召遣耶?蓋由隨應而動之自得爾。

帝曰:『願聞其道!』

岐伯曰:『凡剌之真,必先治神①。五藏已定,九候已備,後乃存鍼②。眾脈不見,眾凶弗聞,外內相得,無以形先③。可玩往來,乃施于人④。

  ①專其精神,寂無動亂,剌之真要,其在斯焉。

  ②先定五藏之脈,備循九候之診,而有太過不及者,然後乃存意于用鍼之法。

  ③眾脈,謂七診之脈。眾凶,謂五藏相乘。外內相得,言形氣相得也。無以形先,言不以己形之衰盛寒溫,料病人之形氣使同于己也。

  ④玩,謂玩弄,言精熟也。

  《標本病傳論》曰:『謹熟陰陽,無與眾謀。』此其類也。

  《新校正》云:『按此文出《陰陽別論》,此云《標本病傳論》者,誤也。』

人有虛實,五虛勿近,五實勿遠,至其當發,間不容①。手動若務,鍼耀而勻②。靜意視義,觀適之變,是謂冥冥,莫知其形③。見其烏烏,見其稷稷,從見其飛,不知其誰④。伏如橫弩,起如發機⑤。』

→【瞚﹝目﹞:音ㄕㄨㄣˋ。古同「瞬」,轉目,眨眼也。】

  ①人之虛實,非其遠近而有之,蓋由血氣一時之盈縮爾。然其未發則如雲,垂而視之可久,至其發也則如電,滅而指所不及,遲速之殊有如此矣。

  《新校正》云:『按《甲乙經》「」作「暄」。

  《全元起本》及《太素》作「眴」。』

  ②手動用鍼,心如專務于一事也。

  《鍼經》曰:『一其形,聽其動,靜而知邪正。』此之謂也。鍼耀而勻,謂鍼形光淨而上下勻平。

  ③冥冥,言血氣變化之不可見也,故靜意視息以義斟酌,觀所調適經脈之變易爾。雖且鍼下用意精,微而測量之,猶不知變易形容,誰為其象也。

  《新校正》云:『按《八正神明論》云:觀其冥冥者,言形氣榮衛之不形于外,而工獨知之。以日之寒溫,月之虛盛,四時氣之浮沈,參伍相合而調之,工常先見之。然而不形于外,故曰觀于冥冥焉。』

  ④烏烏,嘆其氣至。稷稷,嗟其已應。言所鍼得失如從空中見飛鳥之往來,豈復知其所使之元主耶!是但見經脈盈虛而為信,亦不知其誰之所召遣爾。

  ⑤血氣之未應,鍼則伏如橫弩之安靜,其應鍼也,則起如機發之迅疾。

帝曰:『何如而虛?何如而實①?』

岐伯曰:『剌虛者,須其實;剌實者,須其虛②。經氣已至,慎守勿失③。深淺在志,遠近若一,如臨深淵,手如握虎,神無營于眾物④。』

  ①言血氣既伏如橫弩,起如發機,然其虛實豈留呼而可為準定耶?虛實之形何如而約之?

  ②言要以氣至有効而為約,不必守息數而為定法也。

  ③無變法而失經氣也。

  ④言精心專一也。所《鍼經》脈雖深淺不同,然其補瀉皆如一俞之專意,故手如握虎神不外營焉。

  《新校正》云:『按《鍼解論》云:「剌實湏其虛者,留鍼,陰氣隆至乃去鍼也。剌虛湏其實者,陽氣隆至,鍼下熱乃去鍼也。」經氣已至,慎守勿失者,勿變更也。深淺在志者,知病之內外也。遠近如一者,深淺其候等也。如臨深淵者,不敢墯也。手如握虎者,欲其壯也。神無營于眾物者,靜志觀病人,無左右視也。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