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大白》 序二

醫,仁術也,亦危機也。

 精其道可以活人,不精而嘗試之,盛盛虛虛,致人夭折者多矣!

 古之聖人,竭耳目心思之用,著書立說以詔後世,憂之至深而慮之至遠也。

 然六氣皆足以傷人,而寒之入人為最毒,人之受之者為最酷。

 仲景以一人之智,闡千載不傳之秘,亦既方法並存常變兼舉矣!

 後之學人,不能致察於精微,形症弗辨,經絡不分,冥心膠固,執成法以施之,無能為功,反以得咎,而仲景之旨亦因以晦。

 皇士秦先生,雲間奇士,早負宿慧,學儒者之學,貫通百家,有心濟世,不以醫名而業日以精,迎浮雲,窺深淵,怡神消息,了然心手之間,辨乎陰陽,分乎內外,驗氣運之推遷,因時度宜,以不失乎人情。

 故:其所至,癃罷以起,夭傷以愈,求治於門者屢常滿;而先生閉戶謝客,以數十年經歷,神合百世之上,潛心考證,筆之於書。

 癸巳秋,餘以痰得交先生,因盡讀枕中秘,微言寓論追蹤往哲。

 《症因脈治》而外,尚有《傷寒大白》一書未經行世,亟請先生付梓以傳,庶幾仲景之學複明,而先生之道日及於遠,是亦生民之大幸也。

時康熙五十三年歲次甲午夏月新安陳懋寬書於珠溪別業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