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版論要篇》 第十五①

  ①《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在第二卷。』

黃帝問曰:『余聞揆度、奇恒,所指不同,用之奈何?』

岐伯對曰:『揆度者,度病之淺深也。奇恒者,言奇病也。請言道之至數,五色脈變,揆度奇恒道在于一①。神轉不回,回則不轉,乃失其機②。至數之要,迫近以微③。著之玉版,命曰合玉機④。

  ①一,謂色脈之應也。知色脈之應,則可以揆度奇恒矣。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請」作「謂」。』

  ②血氣者,神氣也。

  《八正神明論》曰:『血氣者,人之神不可不謹養也。』夫血氣應順四時遞遷,囚王循環,五氣無相奪倫,是則神轉不回也。回,謂卻行也。然血氣隨王不合卻行,卻行則反常,反常則回而不轉也,回而不轉乃失生氣之機矣。何以明之,夫木衰則火王,火衰則土王,土衰則金王,金衰則水王,水衰則木王,終而復始循環,此之謂神轉不回也。若木衰水王,水衰金王,金衰土王,土衰火王,火衰木王,此之謂回而不轉也。然反天常軌,生之何有耶?

  ③言五色五脈變化之要道,迫近于天常而又微妙。

  ④玉機篇名也。言以此回轉之要旨,著之玉版合同于玉機論文也。

  《新校正》云:『詳道之至數,至此與《玉機真藏論》文相重,注頗不同。』

容色見上下左右,各在其要①。其色見淺者,湯液主治,十日已②。其見深者,必齊主治,二十一日已③。其見大深者,醪酒主治,百日已④。色夭面脫不治⑤。百日盡已⑥。脈短,氣絕,死⑦。病溫,虛甚,死⑧。

  ①容色者,他氣也。如肝木部內見赤黃白黑色,皆謂他氣也。餘藏率如此例,所見皆在明堂上下左右,要察候處,故云各在其要。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容」作「客」,視色之法具《甲乙經》中。』

  ②色淺則病輕,故十日乃已。

  ③色深則病甚,故必終齊乃已。

  ④病深甚故日多。

  ⑤色見大深兼之夭惡,面肉又脫,不可治也。

  ⑥色不夭,面不脫,治之百日盡可已。

  《新校正》云:『詳色夭面脫,雖不治,然期當百日乃已盡也。』

  ⑦脈短已虛,加之漸絕,真氣將竭,故必死。

  ⑧甚虛而病溫,溫氣內涸其精血故死。

色見上下左右,各在其要,上為逆,下為從①。女子右為逆,左為從;男子左為逆,右為從②。易,重陽死,重陰死③。陰陽反他④,治在權衡相奪。奇恒事也,揆度事也⑤。

  ①色見于下者,病生之氣也,故從。色見于上者,傷神之兆也,故逆。

  ②左為陽,故男子右為從而左為逆;右為陰,故女子右為逆而左為從。

  ③女子色見于左,男子色見于右,是變易也。男子色見于左是曰重陽,女子色見于右是曰重陰,氣極則反,故皆死也。

  ④《新校正》云:『按《陰陽應象大論》云:「陰陽反作。」』

  ⑤權衡相奪,謂陰陽二氣不得高下之宜,是奇于恒常之事,當揆度其氣,隨宜而處療之。

搏脈痺躄,寒熱之交①。脈孤為消氣,虛泄為奪血②。孤為逆,虛為從③。行奇恒之法,乙太陰始④。行所不勝曰逆,逆則死⑤。行所勝曰從,從則活⑥。

  ①脈擊搏于手而病痺及攣躄者,皆寒熱之氣交合所為,非邪氣虛實之所生也。

  ②夫脈有表無裏,有裏無表,皆曰孤亡之氣也。若有表有裏而氣不足者,皆曰虛衰之氣也。

  ③孤無所依,故曰逆。虛衰可復,故曰從。

  ④凡揆度奇恒之法,先以氣口太陰之脈定四時之正氣,然後度量奇恒之氣也。

  ⑤木見金脈,金見火脈,火見水脈,水見土脈,土見木脈,如是皆行所不勝也,故曰逆。賊勝不已,故逆則死焉。

  ⑥木見水火土脈,火見金土木脈,土見金水火脈,金見土木水脈,水見金火木脈,如是者皆可勝之脈,故曰從,從則無所尅殺傷敗,故從則活也。

八風四時之勝,終而復始①。逆行一過,不復可數,論要畢矣②。

  ①以不越于五行,故雖相勝,猶循環終而復始也。

  ②過,謂遍也。然逆行一過,遍于五氣者,不復可數,為平和矣。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