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結胸證 (八十九)

丁未歲。一婦患傷寒。寒熱。夜則譫語、目中見鬼。狂躁不寧。其夫訪予詢其治法。
 
   予曰:若經水適來適斷。恐是熱入血室也。
 
   越日亟告曰:已作結胸之狀矣!
 
   予為診之曰:若相委信。急行小柴胡湯等必愈。前醫不識涵養至此。遂成結胸證。藥不可及也。無已。則有一法。刺期門穴。或庶幾愈。如教而得愈。
 
   論曰:或問熱入血室。何為而成結胸。
 
   予曰:邪入經絡。與正氣相搏。上下流行。或遇經水適來適斷。邪氣乘虛而入血室。血與邪迫。上入肝經。肝既受邪。則譫語如見鬼。肝病則見鬼。目昏則見鬼。複入膻中。則血結於胸也。何以言之。蓋婦人平居。經水常養於目。血常養肝也。方未孕。則下行之以為月水。既妊娠。則中蓄之以養胎。及已產。則上壅。得金化之以為乳。今邪逐之並歸肝經。聚於膻中。壅於乳下。非刺期門以瀉。不可也。期門者肝之膜原。使其未聚於乳。則小柴胡尚可行之。既聚於乳。小柴胡不可用也。譬如凶盜行於閭裏。為巡邏所迫。寡婦處女適啟其門。突入其室。婦女為盜所迫。直入隱奧。以避之。盜躡其蹤。必不肯出。乃啟孔道以行誘焉。庶幾其可去也。血結於胸。而刺期門。何以異此。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