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能(態)論篇》 第四十六

黃帝問曰:人病胃脘癰者,診當如何?

【注】:黃帝問道:人若有胃部發癰膿的,如何診斷呢?

岐伯對曰:診此者,當候胃脈。其脈當沉細,沉細者氣逆。逆者,人迎甚盛,甚盛則熱。人迎者,胃脈也。逆而盛,則熱聚於胃口而不行。故胃統為癰也。

【注】:岐伯回答道:診斷時須診胃脈,當胃腿呈現沉且細狀,其沉細表示胃氣反逆。一旦胃氣反逆,人迎脈必盛?造成發熱狀。人迎脈就是胃脈所在,一旦變為盛大,就表示熱聚在胃脈的出口無法流行,也就表示胃生癰膿了。

帝曰:善。人有臥而有所不安者,何也?

【注】:黃帝説:答得好。問,有人臥時無法安眠心情很亂,這是為什麼呢?

岐伯曰:藏有所傷,及精有所之寄則安。故人不能懸其病也。

【注】:岐伯答道:內臟有所受傷時,其精氣於入眠時無法回臟,就使人失眠,只要精氣能回歸臟中則能安眠矣,心情也不會焦躁,所以常人無法消除其病症。

帝曰:人之不得偃臥者,何也?

【注】:黃帝問:有人無法仰臥者,道是為什麼呢?

岐伯曰:肺者藏之蓋也。肺氣盛則脈大,脈大則不得偃臥。論在奇恆陰陽中。

【注】:岐伯回答:肺是五臟之華蓋,一旦肺氣盛且大,無法肅降,必令人血脈賁張,脈張則無法仰臥,此點在奇恆及陰陽篇中有詳論。

帝曰:有病厥者,診右脈沈而緊,左脈浮而遲。不然病主安在?

【注】:黃帝問:有人得到厥病,按診其右手脈沈而緊,左手脈浮而遲,不知其病在何處?請説明。

岐伯曰:冬診之右脈固當沈緊,此應四時,左脈浮而遲,此逆四時。在左當主病在腎。頗關在肺,當腰痛也。

岐伯答道如在冬季診到右手脈沈而緊,這是人體應乎四季之正常狀態,若左手脈浮而遲,此乃反逆四時之症。在左手當是病在腎。因為時節為冬,右手又是冬脈,冬之腎本應收藏,今浮面遲,乃精氣不藏也,脈自尺過關部到寸時,必生腰痛矣。

帝曰:何以言之?

【注】:黃帝問:這是為什麼呢?

岐伯曰:少陰脈貫腎絡肺。今得肺脈,腎為之病,故腎為腰痛之病也。

【注】:岐伯回答:足少陰之脈穿過腎而絡到肺部,今腎有病,又得肺脈,故乃知病在後腰腎俞處。

帝曰:善。有病頸癰者,或石治之,或鍼灸治之,而皆已。其真安在?

【注】:黃帝説:答得好。有頸部生癰之患者,有用砭石破開,有用鍼灸刺之,其病皆癒,其真正道理何在呢?

岐伯曰:此同名異等者也。夫癰氣之息者,宜以鍼開除去之。夫氣盛血聚者,宜石而寫之。此所謂同病異治也。

【注】:岐伯回答道:這是同樣的疾病,而用不同的療法來治。其實是有差異的,對於癰膿之熱氣流滯不去的,直用鍼刺開破,令其氣消除之。一旦癰氣已盛大,血已結聚者,則直用砭石開大ロ破開來大瀉其聚熱,這是同病異治法,視病之深淺而定。

帝曰:有病怒狂者,此病安生?

【注】:黃帝問:有人有發怒且狂的病,這是由何而生的病呢?

岐伯曰:生於陽也。

【注】:岐伯回答:這是因為陽氣異常而發生的。

帝曰:陽何以使人狂?

【注】:黃帝問:陽氣亂為何人狂怒?

岐伯曰:陽氣者,因暴折而難決,故善怒也。病名曰陽厥。

【注】:岐伯答道:陽氣會亂,乃因突遭重大挫折,無法下決定而造成的,所以令人易怒,此病名「陽厥」。

帝曰:何以知之?

帝問,三陽經的陽厥?何以分別?

岐伯曰:陽明者常動,巨陽少陽不動。不動而動,大疾,此其候也。

【注】:岐伯答道:陽明氣厥,令人常動不止。太陽少陽之氣厥,令人靜止不動。若是本不應動卻發狂,且大鬧不休,這就是病候也。

帝曰:治之奈何?

【注】:黃帝問:治法如何呢?

岐伯曰:奪其食即已。夫食入於陰,長氣於陽。故奪其食即已。使之服以生鐵洛為飲。夫生鐡洛者,下氣疾也。

【注】:岐伯答道:不令其食即可好。人食其精華入於陰,其熱氣能強陽氣,所以不令其食即可好。嚴重時,可令其服生鐡屑即可好,因為生鐡洛可抑制陽氣故也。

帝曰:善。有病身熱解墯,汗出如浴,惡風少氣。此為何病?

【注】:黃帝説:答得好。有病人身體發熱且身重倦怠,汗出不止如浴後,惡風而呼吸淺,這是什麼病呢?

岐伯曰:病名曰酒風。

【注】:岐伯答道:此病名「酒瘋」。

帝曰:治之奈何?

【注】:黃帝問:治法如何呢?

岐伯曰:以澤瀉、朮各十分,糜銜五分,合以三栺撮為後飯。

【注】:岐伯答道:用澤瀉、蒼朮各十分,鹿蹄草五分合而煎煮,在飯前服用即可。

所謂深之細者,其中手如鍼也。摩之,切之,聚者,堅也。博者,大也。上經者,言氣之通天也。下經者,言病之變化也。金匱者,決死生也。揆度者,切度之也。奇恆者,言奇病也。所謂奇者,使奇病不得以四時死也。恆者,得以四時死也。所謂揆者,方切求之也。言切求其脈理也。度者,得其病處,以四時度之也。

世傳內經刺法論七十二篇,本病論七十三篇闕亡,此段乃殘篇也,此處不譯,容後述。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