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調論篇》 第三十四

黃帝問曰:人身非常溫也,非常熱也。為之熱而煩滿者何也?

【注】:黃帝問道:人發溫病及熱病,產生高熱狀,造成不但身熱且胸煩苦滿,是為什麼呢?

岐伯對曰:陰氣少而陽氣盛,故熱而煩滿也。

【注】:岐伯回答道:這是因為陰津液不足而陽熱氣過盛,造成身熱而胸中煩躁苦滿的現象。

帝曰:人身非衣寒也,中非有寒氣也。寒從中生者何?

黃帝又問,那人不是因為穿薄衣而感覺寒冷,或並非身中寒氣時,寒有自體內生出者,又是為什麼呢?

岐伯曰:是人多痺氣也。陽氣少,陰氣多。故身寒如從水中出。

【注】:岐伯回答:這是因為此人陽熱之氣不足,陰津液過多,導致表虛而適時中外感六邪之氣所致,此時就會有身體寒冷好像剛從水中出來一樣的感覺。

帝曰:人有四支熱,逢風寒如炙如火者何也?

【注】:黃帝問:人有時手足俱熱,遇風寒中表時,卻像火炙一樣的發熱起來,是為什麼呢?

岐伯曰:是人者,陰氣虛,陽氣盛。四支者陽也。兩陽相得而陰氣虛少。水不能滅盛火,而陽獨治。獨治者,不能生長也。獨勝而止耳。逢風而如炙如火者,是人當肉爍也。

【注】:岐伯回答:這類人常是陰津不足,陽氣過盛的。四肢皆屬於陽,當陰津不足造成裡陽與表陽相遇以致更熱,陰津不足無法滅陽火,成為陽氣獨盛狀。陽獨盛。則必如烈日之下一樣萬物不生也,人體亦如是,陽獨盛而生養停止,此際遇風如受火炙發熱的,其肌肉必被熱燃燒失去營養而消瘦下來。

帝曰:人有身寒,湯火不能熱,厚衣不能溫。然不凍慄。是為何病?

【注】:黃帝問:人感覺身寒冷時,即令用熱湯或火烤其手足,亦不覺熱,身穿厚衣仍無法溫暖,但卻又不會打寒顫發抖,這是為什麼呢?

岐伯曰:是人者,素腎氣勝,以水為事。太陽氣衰,腎脂枯不長。一水不能勝兩火。腎者,水也。而生於骨。腎不生,則髓不能滿。故寒甚至骨也。所以不能凍慄者,肝,一陽也。心,二陽也。腎,孤藏也。一水不能勝二火,故不能凍慄。病名曰骨痺,是人當攣節也。

【注】:岐伯答道:這類人多屬平常腎氣較強,多從事水中工作者,汗出又當水氣,日久太陽表氣必衰,陰液過多腎陽必不長,無法同時去供養肝、心二臟。腎屬水,主骨,令腎陽不足必不生熱,造成其間骨髓不充足,所以此寒會有由骨中出來的感覺,不會有寒慄發抖的現象,是因為肝為一陽之地,心胸為二陽聚之地,腎是單獨的藏在下方,腎無法供應營養給肝與心、肺,故不會發抖戰慄,此病名「骨痺」。會造成人的關節呈拘攣狀。

帝曰:人之肉苛者,雖近衣絮,猶尚苛也。是謂何疾?

【注】:黃帝問:有人因肌肉麻痺感覺沉重,即近衣物,仍覺麻痺,這是為何呢?

岐伯曰:榮氣虛,衛氣實也。榮氣虛則不仁,衛氣虛則不用。榮衛俱虛,則不仁,且不用。肉如故也。人身與志不相有,曰死。

【注】:岐伯回答道:這是血不足,表陽氣充實造成的。血不足時則肌膚麻木不仁,如是表陽氣虛則不能活動。若氣血兩虛必會麻木不仁且無法使用,表面上看肌肉並無異常,一旦如此再加上精神渙散必終不治。

帝曰:人有逆氣不得臥而息有音者,有不得臥而息無音者,有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有得臥行而喘者,有不得臥不能行而喘者,有不得臥,臥而喘者。皆何藏使然,願聞其故。

【注】:黃帝問:有人因氣上逆無法安臥,呼吸音大且濁狀,也有無法安臥且呼吸無音者,有人生活起居一切正常但呼吸沈重者,也有臥時正常,行路則喘息不止的,也有無法安臥,一臥必生喘息者,這是什麼臟有問題而造成的呢?

 岐伯曰:不得臥而息有音者,是陽明之逆也,足三陽者下行,今逆而上行,故息有音也。陽明者,胃脈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氣亦下行。陽明逆,不得從其道?故不得臥也。下經曰:胃不和,則臥不安,此之謂也。夫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此肺之絡脈逆也,絡脈不得隨經上下,故留經而不行,絡脈之病人也微,故起居如故而息有音也。夫不得臥,臥則喘者,是水氣之客也。夫水者,循津液而流也。腎者水藏,主津液,主臥與喘也。

岐伯上,人無法安臥且呼吸濁重者,是陽明胃氣上逆造成的,足之三陽經本應下行至足,今反逆而上行,以致呼吸帶濁音也。陽明是胃脈,而胃又是六腑之海,穀氣所聚之所。其氣主下行,今陽明氣上逆不從正途,故無法安臥。古言:胃氣不和,必不安臥。就是這個道理。

人起居正常但呼吸濁重者,這是肺之絡脈反逆也,絡脈之氣無法隨肺之經氣上下而行,必滯留不去停在肺經上,此絡脈之病很淺,所以生活起居皆正常但呼吸濁重。

人不能臥躺,一臥則生喘息,此因水氣客居胸中乃致也。人體之水必隨正常之陰津而流動,腎為水之臟,主津液,今水不歸腎,上逆入肺。是臥而生喘之因也。

帝曰:善。

【注】:黃帝說:答得好。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