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熱病論篇》 第三十三

黃帝問曰:有病溫者,汗出輒復熱而脈躁疾,不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為何?

【注】:黃帝問道:有種屬溫熱病的,在汗出熱退後,很快又熱起來且脈為急躁狀,此病不因發汗後而衰退,反躁進狀。時發狂言且無法入食,此種病名為何?

岐伯對曰:病名陰陽交,交者死也。

【注】:岐伯回答道:此病名「陰陽交」,是一種死症。

帝曰:願聞其說。

【注】:黃帝說:請為我詳細說明。

岐伯曰:人所以汗出者,皆生於穀。穀生於精。今邪氣交爭於骨肉而得汗者,是邪卻而精勝也。精勝則當能食而不復熱。復熱者,邪氣也。汗者,精氣也。今汗出而輒復熱者。是邪盛也。不能食者,精無俾也。病而留者,皆壽可立而傾也。且夫《熱論》曰:汗出而脈尚躁盛者死。今脈不與汗相應,此不勝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見三死,不見一生,雖愈必死也。

【注】:岐伯答道:人之所以有汗排出體外。其源頭在胃腸中的水穀。五穀是天地之精華,一旦人中外感病邪,其輿體內的正氣相抗,其果乃生大汗,這是病邪已退,人體正氣(免疫系統)戰勝的表現也。若正常是正氣勝,則病人必有胃口大開且不再發熱的現象。如果熱又回來,這就是病邪仍在的表徵。人之汗,本是正氣所生,現在汗出而熱又回來,是邪已勝正也。沒有胃口是精(正氣)已傷,脾胃功能不正常的表現,此病邪不退,則病人立生危險。

在《熱論》中說道,凡汗出而脈仍躁急壯盛者必死。現在脈輿汗後脈必緩的常態已不吻合,這是人體正氣(免疫系統)無法爭過病邪,明示吾人病人已有死症。狂言亂語是腎水已竭,躁熱入腦的表現,人一旦如此則必死。現今已見汗出仍熱,胃口不開無法進食,且胡言亂語此三死症,不見能生人之病狀,即令一時病癒,其果乃必死也。

帝曰:有病身熱汗出煩滿,煩滿不為汗解。此為何病?

【注】:黃帝問:有病人呈現身熱汗出且胸內煩躁的症狀。其煩躁的症狀不因流汗而減少,這是什麼病呢?

岐伯曰:汗出而身熱者,風也。汗出而煩滿不解者,厥也。病名曰風厥。

【注】:岐伯回答道:人汗出而身熱不退,這是因中風而致。若汗出而胸中仍煩滿不退,這是逆症,此病名「風厥」。

帝曰:願卒聞之。

【注】:黃帝說:希望能詳細說明。

岐伯曰:巨陽主氣,故先受邪。少陰與其為表裡也。得熱則上從之,從之則厥也。

【注】:岐伯回答道:太陽主氣主表,故外邪必先犯之,而少陰與太陽為表裡關係,遇熱則腎水成氣而上行,一旦成熱氣上行,則下足必冷而成厥逆現象。

帝曰:治之奈何?

【注】:黃帝問道:如何治療呢?

岐伯曰:表裡刺之,飲之服湯。

【注】:岐伯回答:取足太陽膀胱經與足少陰腎經,施予刺法再配合服用湯藥。

帝曰:勞風為病何如?

【注】:黃帝問:那勞風的病情如何呢?

岐伯曰:勞風法在肺下。其為病也,使人強上冥視,唾出若涕,惡風而振寒。此為勞風之病。

【注】:岐伯回答:勞風之病其因在人過於勞動時,適為風傷,或房事後出汗適為風傷導致的,其病在下,腎脈病貫穿肝鬲入肺而入腦,故會造成人呈項強勁直眼向上翻,口水不斷流出如鼻涕一樣,且惡風吹與寒顫不已,這就是勞風之病。

帝曰:治之奈何?

【注】:黃帝問:如何治療呢?

岐伯曰:以救挽仰。巨陽引精者三日,中年者五日,不精者七日。欬出青黃涕。其狀如膿,大如彈丸,從口中若鼻中出。不出則傷肺,傷肺則死也。

【注】:岐伯回答道:治法以屈伸身體配合呼吸的動作最好,年輕人太陽氣盛,能引動腑中之精氣者須要三日,中年氣血較衰弱者為五日,體力衰退者須七日。一旦病人欬出濃涕如青黃深色,狀甚濃稠,大如彈丸般,有從口出,有從鼻出不定,但如無法出膿,則必停留肺中傷肺。一旦如此,則死矣。

帝曰:有病腎風者,面胕痝然,壅害於言。可刺不?

【注】:黃帝問:有病名腎風者,患者顏面腫起,妨礙言語不清,此時可否用鍼灸?

岐伯曰:虛不當刺。不當刺而刺,俊五日其氣必至。

【注】:岐伯回答:正氣已虛之人不可施刺,若不當刺而刺,則五日後必再發它病。

帝曰:其至何如?

【注】:黃帝問:那狀況如何呢?

岐伯曰:至必少氣時熱。時熱從胸背上至頭,汗出,手熱,口乾苦渴,小便黃,目下腫,腹中鳴,身重難以行。月事不來,煩而不能食,不能正偃,正偃則欬。病名曰風水。論在刺法中。

【注】:岐伯回答:病來時必有短氣且陣陣發熱現象,熱來時會從胸背正中往上衝至頭部,有汗出,手發熱,口中燥渴,小便黃色,目下呈腫狀,腹中腸嗚,全身沉重難以行動。若是女人則月事停止,煩躁且無法進食,無法仰臥,一旦正躺必咳不止,此病名「風水」在刺法中有討論。

帝曰:願聞其說。

【注】:黃帝說:希望能詳言之。

岐伯曰: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陰虛者,陽必湊之。故少氣時熱而汗出也。小便黃者,少腹中有熱也。不能正偃者,胃中不和也。正偃則欬甚,上迫肺也。諸有水氣者,微腫先見於目下也。

【注】:岐伯答道:邪所以聚處,正氣必虛,陰津虛弱的地方,陽氣必聚集而來,所以病人會短氣且發陣熱而汗出不止。小便呈黃色,乃少腹中有熱也。無法正躺是胃腸中有餘毒水未盡也。正躺則咳甚,此毒水向上壓迫肺臟所致。凡身有水氣病,必先見目下有微腫如水袋且表皮光亮狀。

帝曰:何以言?

【注】:黃帝問:這是為什麼呢?

岐伯曰:水者陰也。目下亦陰也。腹者,至陰之所居。故水在腹者,必使目下腫也。真氣上逆,故口苦舌乾,臥不得正偃,正偃則欬出清水也。諸水病者,故不得臥。臥則驚,驚則欬甚也。腹中鳴者,病本於胃也。薄脾則煩,不能食。食不下者,胃脘隔也。身重難以行者,胃脈在足也。月事不來者,胞脈閉也。胞脈者屬心,而絡於胞中。今氣上迫肺,心氣不得下通,故月事不來也。

【注】:岐伯回答:水是陰性之物,目下位置為陰位,故如此。少腹為太陰脾所主也,因此水陰必聚陰處,造成腹水及目下腫。陽熱之氣上衝入口,故造成口乾舌燥。無法正躺是水盛上逆肺所致,真正躺必咳出清水。凡有水病之人,必無法仰臥躺下,一臥則如受驚(胸為陽火不受水),驚則必重咳也。腹中腸鳴因水病本就始因在胃腸之中,脾臟功能不強則會生煩躁,無法主司運化,故病人不能食。食物不下是胃脘部受阻隔,全身沉重不良於行,因足陽明胃經入足部,是足生氣之源,今受阻隔之故也。月事停止不來,是衝脈亦受阻而閉塞故也,胞(沖)脈本屬心主司,自心胸中直絡子宮中,為經血之源,今陽氣不下反上逆沖肺,心氣亦無法下達入腎及胞中,經血源斷,故無月經也。

帝曰:善。

【注】:黃帝說:答得好。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