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黃湯證 (四)

鄉人邱忠臣。寓毗陵薦福寺。病傷寒。予為診視。其發熱、頭疼。煩渴。脈雖浮數無力。自尺以下不至。
 
   予曰:雖麻黃證。而尺遲弱。
 
   仲景云:尺中遲者。營氣不足。血氣微少。未可發汗。予于建中湯。加當歸黃芪。令飲之。翌日病者不耐。其家曉夜督發汗藥。其言至不遜。予以鄉人隱忍之。但以建中調理而已。及六七日。尺脈方應。遂投以麻黃湯。啜第二服。狂言煩躁且悶。須臾稍定。已中汗矣!五日愈。
 
   論曰:仲景雖云:不避晨夜。即宜便治。醫者亦須顧其表裏虛實。待其時日。若不循次第。雖臨時得安。虧損五臟。以促壽限。何足尚哉。昔范云為陳霸先屬。霸先有九錫之命。期在旦夕矣!云偶感寒疾。恐不及豫盛事。請徐文伯診視之。
 
   懇曰:便可得愈乎。
 
   文伯曰:便瘥甚易。但恐二年後不復起爾。
 
   云曰:朝聞道夕死可矣!況二年乎。文伯以火燒地。布桃柏葉。設席置其臥上。頃刻汗解。以溫粉撲之。翌日愈。甚喜。
 
   文伯曰:不足喜也。後二年果卒矣!夫取汗先期。尚促壽限。況罔顧表裏。不待時日。便欲速愈乎。每見病家不耐三四日。晝夜促汗。醫者顧利。恐別更醫。隨情順意。鮮不致斃。故書此以為高抬貴手。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