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論》卷 第九

辨不可下病脈證並治 第二十

脈濡而弱,弱反在關,濡反在巔,微反在上,澀反在下。微則陽氣不足,澀則無血。陽氣反微,中風汗出,而反躁煩;澀則無血,厥而且寒。陽微則不可下,下之則心下痞硬。

動氣在右,不可下,下之則津液內竭,咽燥鼻乾,頭眩心悸也。

動氣在左,不可下,下之則腹內拘急,食不下,動氣更劇,雖有身熱,臥則欲踡。

動氣在上,不可下,下之則掌握熱煩,身上浮冷,熱汗自泄,欲得水自灌。

動氣在下,不可下,下之則腹脹滿,卒起頭眩,食則下清穀,心下痞也。

咽中閉塞,不可下,下之則上輕下重,水漿不下,臥則欲踡,身急痛,下利日數十行。

諸外實者,不可下,下之則發微熱,亡脈厥者,當臍握熱。

諸虛者,不可下,下之則大渴,求水者易愈,惡水者劇。

脈濡而弱,弱反在關,濡反在巔,弦反在上,微反在下。弦為陽運,微為陰寒,上實下虛,意欲得溫。微弦為虛,虛者不可下也。

微則為咳,咳則吐涎。下之則咳止,而利因不休,利不休,則胸中如蟲嚙,粥入則出,小便不利,兩脅拘急,喘息為難,頸背相引,臂則不仁,極寒反汗出,身冷若冰,眼睛不慧,語言不休,而穀氣多入,此為除中,口雖欲言,舌不得前。

脈濡而弱,弱反在關,濡反在巔,浮反在上,數反在下。浮為陽虛,數為無血。浮為虛,數生熱,浮為虛,自汗出而惡寒;數為痛,振而寒栗。微弱在關,胸下為急,喘汗而不得呼吸,呼吸之中,痛在于脅,振寒相搏,形如瘧狀。醫反下之,故令脈數發熱,狂走見鬼,心下為痞,小便淋漓,少腹甚硬,小便則尿血也。

脈濡而緊,濡則衛氣微,緊則榮中寒。陽微衛中風,發熱而惡寒,榮緊胃氣冷,微嘔心內煩。醫謂有大熱,解肌而發汗,亡陽虛煩躁,心下苦痞堅,表裏俱虛竭,卒起而頭眩,客熱在皮膚,悵怏不得眠。不知胃氣冷,緊寒在關元,技巧無所施,汲水灌其身。客熱應時罷,栗栗而振寒,重被而覆之,汗出而冒巔,體惕而又振,小便為微難,寒氣因水發,清穀不容間,嘔變反腸出,顛倒不得安,手足為微逆,身冷而內煩,遲欲從後救,安可複追還。

脈浮而大,浮為氣實,大為血虛。血虛為無陰,孤陽獨下陰部者,小便當赤而難,胞中當虛,今反小便利,而大汗出,法應衛家當微,今反更實,津液四射,榮竭血盡,乾煩而不眠,血薄肉消,而成暴液。醫複以毒藥攻其胃,此為重虛,客陽去有期,必下如污泥而死。

脈浮而緊,浮則為風,緊則為寒,風則傷衛,寒則傷榮,榮衛俱病,骨節煩疼,當發其汗,而不可下也。

趺陽脈遲而緩,胃氣如經也。趺陽脈浮而數,浮則傷胃,數則動脾,此非本病,醫特下之所為也。榮衛內陷,其數先微,脈反但浮,其人必大便硬,氣噫而除。何以言之,本以數脈動脾,其數先微,故知脾氣不治,大便硬,氣噫而除。今脈反浮,其數改微,邪氣獨留,心中則饑,邪熱不殺穀,潮熱發渴。數脈當遲緩,脈因前後度數如法,病者則饑。數脈不時,則生惡瘡也。

脈數者,久數不止。止則邪結,正氣不能複,正氣却結于臟,故邪氣浮之,與皮毛相得。脈數者不可下,下之必煩,利不止。

少陰病,脈微,不可發汗,亡陽故也。陽已虛,尺中弱澀者,複不可下之。

脈浮大,應發汗,醫反下之,此為大逆也。

脈浮而大,心下反硬。有熱屬臟者,攻之,不令發汗;屬腑者,不令溲數,溲數則大便硬。汗多則熱愈,汗少則便難,脈遲尚未可攻。

二陽並病,太陽初得病時,而發其汗,汗先出不徹,因轉屬陽明,續自微汗出,不惡寒。若太陽證不罷者,不可下,下之為逆。

結胸證,脈浮大者,不可下,下之即死。

太陽與陽明合病,喘而胸滿者,不可下。

太陽與少陽合病者,心下硬,頸項強而眩者,不可下。

諸四逆厥者,不可下之,虛家亦然。

病欲吐者,不可下。

太陽病,有外證未解,不可下,下之為逆。

病發于陽,而反下之,熱入因作結胸;病發于陰,而反下之,因作痞。

病脈浮而緊,而複下之,緊反入裏,則作痞。

夫病陽多者熱,下之則硬。

本虛,攻其熱必噦。

無陽陰強,大便硬者,下之必清谷腹滿。

太陰之為病,腹滿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時腹自痛,下之,必胸下結硬。

厥陰之為病,消渴,氣上撞心,心中疼熱,饑而不欲食,食則吐蛔,下之,利不止。

少陰病,飲食入口則吐,心中溫溫欲吐,複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脈弦遲者,此胸中實,不可下也。

傷寒五六日,不結胸,腹濡,脈虛,複厥者,不可下,此亡血,下之死。

傷寒發熱頭痛,微汗出,發汗則不識人;熏之則喘,不得小便,心腹滿;下之則短氣,小便難,頭痛背強;加溫針則衄。

傷寒脈陰陽俱緊,惡寒發熱,則脈欲厥。厥者,脈初來大,漸漸小,更來漸大,是其候也。如此者惡寒,甚者翕翕汗出,喉中痛;若熱多者,目赤脈多,睛不慧。醫復發之,咽中則傷;若複下之,則兩目閉,寒多便清穀,熱多便膿血;若熏之,則身發黃;若熨之,則咽燥。若小便利者,可救之;若小便難者,為危殆。

傷寒發熱,口中勃勃氣出,頭痛目黃,衄不可制,貪水者必嘔,惡水者厥。若下之,咽中生瘡,假令手足溫者,必下重便膿血。頭痛目黃者,若下之,則目閉。貪水者,若下之,其脈必厥,其聲嚶,咽喉塞;若發汗,則戰栗,陰陽俱虛。惡水者,若下之,則裏冷不嗜食,大便完穀出;若發汗,則口中傷,舌上白苔,煩躁。脈數實,不大便六七日,後必便血;若發汗,則小便自利也。

得病二三日,脈弱,無太陽柴胡證,煩躁,心下痞。至四日,雖能食,以承氣湯,少少與微和之,令小安;至六日與承氣湯一升。若不大便六七日,小便少,雖不大便,但頭硬,後必溏,未定成硬,攻之必溏。須小便利,屎定硬,乃可攻之。

臟結無陽證,不往來寒熱,其人反靜,舌上苔滑者,不可攻也。傷寒嘔多,雖有陽明證,不可攻之。

陽明病,潮熱,大便微硬者,可與大承氣湯;不硬者,不可與之。若不大便六七日,恐有燥屎,欲知之法,少與小承氣湯,湯入腹中,轉失氣者,此有燥屎也,乃可攻之。若不轉失氣者,此但初頭硬後必溏,不可攻之,攻之必脹滿不能食也;欲飲水者,與水則噦。其後發熱者,大便必複硬而少也,宜小承氣湯和之。不轉失氣者,慎不可攻也。大承氣湯。方一。

 大黃﹝四兩﹞、厚樸﹝八兩,炙﹞、枳實﹝五枚,炙﹞、芒硝﹝三合﹞;

 上四味,以水一斗,先煮二味,取五升,下大黃,煮取二升,去滓,下芒硝,再煮一二沸,分二服,利則止後服。

小承氣湯方:

 大黃﹝四兩,酒洗﹞、厚樸﹝二兩,炙,去皮﹞、枳實﹝三枚,炙﹞;

 上三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溫再服。

傷寒中風,醫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數十行,穀不化,腹中雷鳴,心下痞硬而滿,乾嘔,心煩不得安。醫見心下痞,謂病不盡,複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結熱,但以胃中虛,客氣上逆,故使硬也,屬甘草瀉心湯。方二。

 甘草﹝四兩,炙﹞、黃芩﹝三兩﹞、乾薑﹝三兩﹞、大棗﹝十二枚,擘﹞、半夏﹝半升,洗﹞、黃連﹝一兩﹞、

 上六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下利脈大者,虛也,以強下之故也。設脈浮革,因爾腸鳴者,屬當歸四逆湯。方三。

 當歸﹝三兩﹞、桂枝﹝三兩,去皮﹞、細辛﹝三兩﹞、甘草﹝二兩,炙﹞、通草﹝二兩﹞、芍藥﹝三兩﹞、大棗﹝二十五枚,擘﹞、

 上七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半日三服。

陽明病,身合色赤,不可攻之,必發熱,色黃者,小便不利也。

陽明病,心下硬滿者,不可攻之。攻之,利遂不止者,死,利止者愈。

陽明病,自汗出,若發汗,小便自利者,此為津液內竭,雖硬不可攻之。須自欲大便,宜蜜煎導而通之。若土瓜根及猪膽汁,皆可為導。方四。

食蜜﹝七合﹞、

 上一味,于銅器內,微火煎,當須凝如飴狀,攪之勿令焦著,欲可丸,並手拈作挺,令頭銳,大如指,長二寸許。當熱時急作,冷則硬,以納穀道中,以手急抱,欲大便時,乃去之。疑非仲景意,已試甚良。又大猪膽一枚,瀉汁,和少許法醋,以灌穀道內。如一食頃,當大便出宿食惡物,甚效。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