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論》卷 第三

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中 第六

太陽病,項背強幾幾,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方一。

 葛根﹝四兩﹞、麻黃﹝三兩,去節﹞、桂枝﹝二兩,去皮﹞、生薑﹝三兩,切﹞、甘草﹝二兩,炙﹞、芍藥﹝二兩﹞、大棗﹝十二枚,擘﹞、

 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黃、葛根,減二升,去白沫,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余如桂枝法將息及禁忌,諸湯皆仿此。

太陽與陽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湯主之。方二。

太陽與陽明合病,不下利,但嘔者,葛根加半夏湯主之。方三。

 葛根﹝四兩﹞、麻黃﹝三兩,去節﹞、甘草﹝二兩,炙﹞、芍藥﹝二兩﹞、桂枝﹝二兩,去皮﹞、生薑﹝二兩,切﹞、半夏﹝半升,洗﹞、大棗﹝十二枚,擘﹞、

 上八味,以水一斗,先煮葛根、麻黃,減二升,去白沫,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覆取微似汗。

太陽病,桂枝證,醫反下之,利遂不止,脈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黃芩黃連湯主之。方四。

 葛根﹝半斤﹞、甘草﹝二兩,炙﹞、黃芩﹝三兩﹞、黃連﹝三兩﹞、

 上四味,以水八升,先煮葛根,減二升,納諸藥,煮取二升,去滓,分溫再服。

太陽病,頭痛發熱,身疼腰痛,骨節疼痛,惡風,無汗而喘者,麻黃湯主之。方五。

 麻黃﹝三兩,去節﹞、桂枝﹝二兩,去皮﹞、甘草﹝一兩,炙﹞、杏仁﹝七十個,去皮尖﹞、

 上四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二升半,去滓,溫服八合,覆取微似汗,不須啜粥,余如桂枝法將息。

太陽與陽明合病,喘而胸滿者,不可下,宜麻黃湯。六。

太陽病,十日以去,脈浮細而嗜臥者,外已解也。設胸滿脅痛者,與小柴胡湯;脈但浮者,與麻黃湯。七。

小柴胡湯方:

 柴胡﹝半斤﹞、黃芩、人參、甘草﹝炙﹞、生薑﹝各三兩,切﹞、大棗﹝十二枚,擘﹞、半夏﹝半升,洗﹞;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

太陽中風,脈浮緊,發熱,惡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煩躁者,大青龍湯主之;若脈微弱,汗出惡風者,不可服之。服之則厥逆,筋惕肉膶瘛,此為逆也。大青龍湯方。八。

 麻黃﹝六兩,去節﹞、桂枝﹝二兩,去皮﹞、甘草﹝二兩,炙﹞、杏仁﹝四十枚,去皮尖﹞、生薑﹝三兩,切﹞、大棗﹝十枚,擘﹞、石膏﹝如雞子大,碎﹞、

 上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取微似汗。汗出多者,溫粉粉之。一服汗者,停後服;若複服,汗多亡陽遂虛,惡風煩躁,不得眠也。

傷寒脈浮緩,身不疼,但重,乍有輕時,無少陰證者,大青龍湯發之。九。

傷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氣,乾嘔發熱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滿,或喘者,小青龍湯主之。方十。

 麻黃﹝去節﹞、芍藥、細辛、乾薑、甘草﹝炙﹞、桂枝﹝各﹝三兩,去皮﹞、五味子﹝半升﹞、半夏﹝半升,洗﹞、

 上八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若渴,去半夏,加栝樓根﹝三兩﹞;若微利,去麻黃,加蕘花,如一雞子,熬令赤色;若噎者,去麻黃,加附子﹝一枚,炮﹞。;若小便不利,少腹滿者,去麻黃,加茯苓四兩;若喘,去麻黃,加杏仁半升,去皮尖。且蕘花不治利,麻黃主喘,今此語反之,疑非仲景意。

傷寒心下有水氣,咳而微喘,發熱不渴。服湯已渴者,此寒去欲解也。小青龍湯主之。十一。

太陽病,外證未解,脈浮弱者,當以汗解,宜桂枝湯。方十二。

 桂枝﹝去皮﹞、芍藥、生薑﹝各三兩,切﹞、甘草﹝二兩,炙﹞、大棗﹝十二枚,擘﹞、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須臾歠熱稀粥一升,助藥力,取微汗。

太陽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樸杏子湯主之。方十三。

 桂枝﹝三兩,去皮﹞、甘草﹝二兩,炙﹞、生薑﹝三兩,切﹞、芍藥﹝三兩﹞、大棗﹝十二枚,擘﹞、厚樸﹝二兩,炙,去皮﹞、杏仁﹝五十枚,去皮尖﹞、

 上七味,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覆取微似汗。

太陽病,外證未解,不可下也,不之為逆,欲解外者,直桂枝湯。十四。

太陽病,先發汗不解,而複下之,脈浮者不愈。浮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今脈浮。故在外,當須解外則愈,宜桂枝湯。十五。

太陽病,脈浮緊,無汗,發熱,身疼痛,八九日不解,表證仍在,此當發其汗。服藥已微除,其人發煩目瞑,劇者必衄,衄乃解。所以然者,陽氣重故也。麻黃湯主之。十六。

太陽病,脈浮緊,發熱,身無汗,自衄者,愈。

二陽並病,太陽初得病時,發其汗,汗先出不徹,因轉屬陽明,續自微汗出,不惡寒。若太陽病證不罷者,不可下,下之為逆,如此可小發汗。設面色緣緣正赤者,陽氣怫鬱在表,當解之熏之。若發汗不徹不足言,陽氣怫鬱不得越,當汗不汗,其人躁煩,不知痛處,乍在腹中,乍在四肢,按之不可得,其人短氣,但坐以汗出不徹故也,更發汗則愈。何以知汗出不徹?以脈澀故知也。

脈浮數者,法當汗出而愈。若下之,身重心悸者,不可發汗,當自汗出乃解。所以然者,尺中脈微,此裏虛。須表裏實,津液自和,便自汗出愈。

脈浮緊者,法當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遲者,不可發汗。何以知然?以榮氣不足,血少故也。

脈浮者,病在表,可發汗,宜麻黃湯。十七。

脈浮而數者,可發汗,宜麻黃湯。十八。

病常自汗出者,此為榮氣和。榮氣和者,外不諧,以衛氣不共榮氣諧和故爾。以榮行脈中,衛行脈外。復發其汗,榮衛和則愈。宜桂枝湯。十九。

病人臟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而不愈者,此衛氣不和也。先其時,發汗則愈,宜桂枝湯。二十。

傷寒脈浮緊,不發汗,因致衄者,麻黃湯主之。二十一。

傷寒不大便六七日,頭痛有熱者,與承氣湯;其小便清者,知不在裏,仍在表也,當須發汗。若頭痛者,必衄。宜桂枝湯。二十二。

傷寒發汗已解,半日許複煩,脈浮數者,可更發汗,宜桂枝湯。二十三。

凡病若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亡津液,陰陽自和者,必自愈。

大下之後,複發汗,小便不利者,亡津液故也。勿治之,得小便利,必自愈。

下之後,複發汗,必振寒,脈微細。所以然者,以內外俱虛故也。

下之後,複發汗,晝日煩躁不得眠,夜而安靜,不嘔,不渴,無表證,脈沉微,身無大熱者,乾薑附子湯主之。方二十四。

 乾薑﹝一兩﹞、附子﹝一枚,生用,去皮,切八片﹞、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頓服。

發汗後,身疼痛,脈沉遲者,桂枝加芍藥生薑﹝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方二十五。

 桂枝﹝三兩,去皮﹞、芍藥﹝四兩﹞、甘草﹝二兩,炙﹞、人參﹝三兩﹞、大棗﹝十二枚,擘﹞、生薑﹝四兩﹞、

 上六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本云:桂枝湯,今加芍藥、生薑、人參。

發汗後,不可更行桂枝湯。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方二十六。

 麻黃﹝四兩,去節﹞、杏仁﹝五十個,去皮尖﹞、甘草﹝二兩,炙﹞、石膏﹝半斤,碎,綿裹﹞、

 上四味,以水七升,煮麻黃,減二升,去上沫,納諸藥,煮取二升,去滓,溫服一升。本云:黃耳杯。

發汗過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湯主之。方二十七。

 桂枝﹝四兩,去皮﹞、甘草﹝二兩,炙﹞、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頓服。

發汗後,其人臍下悸者,欲作奔豚,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主之。方二十八。

 茯苓﹝半斤﹞、桂枝﹝四兩,去皮﹞、甘草﹝二兩,炙﹞、大棗﹝十五枚,擘﹞、

 上四味,以甘瀾水一斗,先煮茯苓,減二升,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服。

作甘瀾水法:取水二斗,置大盆內,以杓揚之,水上有珠子五六千顆相逐,取用之。

發汗後,腹脹滿者,厚樸生薑半夏甘草人參湯主之。方二十九。

 厚樸﹝半斤,炙,去皮﹞、生薑﹝半斤,切﹞、半夏﹝半斤,洗﹞、甘草﹝二兩﹞、人參﹝一兩﹞、

 上五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服。

傷寒若吐、若下後,心下逆滿,氣上衝胸,起則頭眩,脈沉緊,發汗則動經,身為振振搖者,茯苓桂枝白術甘草湯主之。方三十。

 茯苓﹝四兩﹞、桂枝﹝三兩,去皮﹞、白術、甘草﹝各二兩,炙﹞、

 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去滓,分溫三服。

發汗,病不解,反惡寒者,虛故也,芍藥甘草附子湯主之。方三十一。

芍藥、甘草﹝各三兩,炙﹞、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上三味,以水五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溫三服。疑非仲景方。

發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煩躁者,茯苓四逆湯主之。方三十二。

 茯苓﹝四兩﹞、人參﹝一兩﹞、附子﹝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甘草﹝二兩,炙﹞、乾薑﹝一兩半﹞;

 上五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七合,日二服。

發汗後惡寒者,虛故也。不惡寒,但熱者,實也,當和胃氣,與調胃承氣湯。方三十三。

 芒硝﹝半斤﹞、甘草﹝二兩,炙﹞、大黃﹝四兩,去皮,清酒洗﹞;

 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納芒硝,更煮兩沸,頓服。

太陽病,發汗後,大汗出,胃中乾,煩躁不得眠,欲得飲水者,少少與飲之,令胃氣和則愈。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五苓散主之。方三十四。

 猪苓﹝十八銖,去皮﹞、澤瀉﹝一兩六銖﹞、白術﹝十八銖﹞、茯苓﹝十八銖﹞、桂枝﹝半兩,去皮﹞、

 上五味,搗為散,以白飲和服方寸匕,日三服。多飲暖水,汗出愈,如法將息。

發汗已,脈浮數,煩渴者,五苓散主之。三十五。

傷寒汗出而渴者,五苓散主之;不渴者,茯苓甘草湯主之。方三十六。

 茯苓﹝二兩﹞、桂枝﹝二兩,去皮﹞、甘草﹝一兩,炙﹞、生薑﹝三兩,切﹞、﹞;

 上四味,以水四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溫三服。

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有表裏證,渴欲飲水,水入則吐者,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三十七。

未持脈時,病人手叉自冒心。師因教試令咳,而不咳者,此必兩耳聾無聞也。所以然者,以重發汗,虛故如此。

發汗後,飲水多必喘;以水灌之亦喘。

發汗後,水藥不得入口為逆。若更發汗,必吐下不止。

發汗吐下後,虛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覆顛倒,心中懊憹,梔子豉湯主之;若少氣者,梔子甘草豉湯主之;若嘔者,梔子生薑豉湯主之。三十八。
→【憹﹝忄農﹞:音,ㄋㄠˇ。意:古同「惱」。】

梔子豉湯方:

梔子﹝十四個,擘﹞、香豉﹝四合,綿裹﹞、

 上二味,以水四升,先煮梔子,得二升半,納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為二服,溫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梔子甘草豉湯方:

梔子﹝十四個,擘﹞、甘草﹝二兩,炙﹞、香豉﹝四合,綿裹﹞、

 上三味,以水四升,先煮梔子、甘草,取二升半,納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溫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梔子生薑豉湯方:

梔子﹝十四個,擘﹞、生薑﹝五兩﹞、香豉﹝四合,綿裹﹞、

 上三味,以水四升,先煮梔子﹞、生薑,取二升半,納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溫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發汗若下之,而煩熱胸中窒者,梔子豉湯主之。三十九。

傷寒五六日,大下之後,身熱不去,心中結痛者,未欲解也,梔子豉湯主之。四十。

傷寒下後,心煩腹滿、臥起不安者,梔子厚樸湯主之。方四十一。

梔子﹝十四個,擘﹞、厚樸﹝四兩,炙﹞,去皮﹞、枳實﹝四枚,水浸,炙令黃﹞、

 上三味,以水三升半,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溫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傷寒,醫以丸藥大下之,身熱不去,微煩者,梔子乾薑湯主之。方四十二。

梔子﹝十四個,擘﹞、乾薑﹝二兩﹞、

 上二味,以水三升半,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溫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凡用梔子湯,病人舊微溏者,不可與服之。

太陽病發汗,汗出不解,其人仍發熱,心下悸,頭眩,身膶動,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湯主之。方四十三。

茯苓、芍藥、生薑﹝各三兩,切﹞、白術﹝二兩﹞、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上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七合。日三服。

咽喉乾燥者,不可發汗。

淋家不可發汗,發汗必便血。

瘡家,雖身疼痛,不可發汗,汗出則痓。

衄家,不可發汗,汗出必額上陷,脈急緊,直視不能眴,不得眠。

亡血家,不可發汗,發汗則寒栗而振。

汗家,重發汗,必恍惚心亂,小便已陰疼,與禹餘糧丸。四十四。

病人有寒,複發汗,胃中冷,必吐蛔。

本發汗,而複下之,此為逆也;若先發汗,治不為逆。本先下之,而反汗之,為逆;若先下之,治不為逆。

傷寒,醫下之,續得下利,清穀不止,身疼痛者,急當救裏;後身疼痛,清便自調者,急當救表。救裏宜四逆湯,救表宜桂枝湯。四十五。

病發熱頭痛,脈反沉,若不瘥,身體疼痛,當救其裏,四逆湯方。

 甘草﹝二兩,炙﹞、乾薑﹝一兩半﹞、附子﹝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

 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溫再服。強人可大附子一枚,乾薑﹝三兩﹞。

太陽病,先下而不愈,因複發汗,以此表裏俱虛,其人因致冒,冒家汗出自愈。所以然者,汗出表和故也。裏未和,然後複下之。

太陽病未解,脈陰陽俱停,必先振栗汗出而解。但陽脈微者,先汗出而解,但陰脈微者,下之而解。若欲下之,宜調胃承氣湯。四十六。

太陽病,發熱汗出者,此為榮弱衛強,故使汗出,欲救邪風者,宜桂枝湯。四十七。

傷寒五六日中風,往來寒熱,胸脅苦滿,嘿嘿不欲飲食,心煩喜嘔,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脅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熱,或咳者,小柴胡湯主之。方四十八。

 柴胡﹝半斤﹞、黃芩﹝三兩﹞、人參﹝三兩﹞、半夏﹝半升,洗﹞、甘草﹝炙﹞、生薑﹝各三兩,切﹞、大棗﹝十二枚,擘﹞、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溫服一升,日三服。若胸中煩而不嘔者,去半夏、人參,加栝樓實一枚;若渴,去半夏,加人參合前成四兩半,栝樓根四兩;若腹中痛者,去黃芩,加芍藥﹝三兩﹞;若脅下痞硬,去大棗,加牡蠣四兩;若心下悸,小便不利者,去黃芩,加茯苓四兩;若不渴,外有微熱者,去人參,加桂枝﹝三兩﹞、溫覆微汗愈;若咳者,去人參、大棗、生薑,加五味子﹝半升﹞、乾薑﹝二兩﹞。

血弱氣盡,腠理開,邪氣因入,與正氣相搏,結于脅下。正邪分爭,往來寒熱,休作有時,嘿嘿不欲飲食,臟腑相連,其痛必下,邪高痛下,故使嘔也,小柴胡湯主之。服柴胡湯已,渴者,屬陽明,以法治之。四十九。

得病六七日,脈遲浮弱,惡風寒,手足溫。醫二三下之,不能食,而脅下滿痛,面目及身黃,頸項強,小便難者,與柴胡湯,後必下重。本渴飲水而嘔者,柴胡湯不中與也,食穀者噦。

傷寒四五日,身熱惡風,頸項強,脅下滿,手足溫而渴者,小柴胡湯主之。五十。

傷寒,陽脈澀,陰脈弦,法當腹中急痛,先與小建中湯,不瘥者,小柴胡湯主之。五十一。

小建中湯方:

 桂枝﹝三兩,去皮﹞、甘草﹝二兩,炙﹞、大棗﹝十二枚,擘﹞、芍藥﹝六兩﹞、生薑﹝三兩,切﹞、膠飴﹝一升﹞、

 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納飴,更上微火消解。溫服一升,日三服。嘔家不可用建中湯,以甜故也。

傷寒中風,有柴胡證,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

凡柴胡湯病證而下之,若柴胡證不罷者,複與柴胡湯,必蒸蒸而振,却復發熱汗出而解。

傷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煩者,小建中湯主之。五十二。

太陽病,過經十餘日,反二三下之,後四五日,柴胡證仍在者,先與小柴胡。嘔不止,心下急,鬱鬱微煩者,為未解也,與大柴胡湯,下之則愈。方五十三。

 柴胡﹝半斤﹞、黃芩﹝三兩﹞、芍藥﹝三兩﹞、半夏﹝半升,洗﹞、生薑﹝五兩,切﹞、枳實﹝四枚,炙﹞、大棗﹝十二枚,擘﹞、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溫服一升,日三服。一方加大黃﹝二兩﹞、若不加,恐不為大柴胡湯。

傷寒十三日不解,胸脅滿而嘔,日晡所發潮熱,已而微利,此本柴胡證,下之以不得利,今反利者,知醫以丸藥下之,此非其治也。潮熱者,實也。先宜服小柴胡湯以解外,後以柴胡加芒硝湯主之。五十四。

 柴胡﹝二兩十六銖﹞、黃芩﹝一兩﹞、人參﹝一兩﹞、甘草﹝一兩,炙﹞、生薑﹝一兩﹞、切﹞、半夏﹝二十銖,洗﹞、大棗﹝四枚,擘﹞、芒硝﹝二兩﹞、

 上八味,以水四升,煮取二升,去滓,納芒硝,更煮微沸,分溫再服;不解更作。

傷寒十三日,過經譫語者,以有熱也,當以湯下之。若小便利者,大便當硬,而反下利,脈調和者,知醫以丸藥下之,非其治也。若自下利者,脈當微厥,今反和者,此為內實也,調胃承氣湯主之。五十五。

太陽病不解,熱結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愈。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當先解其外;外解已,但少腹急結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氣湯。方五十六。

 桃仁﹝五十個,去皮尖﹞、大黃﹝四兩﹞、桂枝﹝二兩,去皮﹞、甘草﹝二兩,炙﹞、芒硝﹝二兩﹞、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去滓,納芒硝,更上火,微沸下火。先食溫服五合,日三服,當微利。

傷寒八九日,下之,胸滿煩驚,小便不利,譫語,一身盡重,不可轉側者,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主之。方五十七。

 柴胡﹝四兩﹞、龍骨、黃芩﹞、生薑﹝切﹞、鉛丹、人參、桂枝﹝去皮﹞、茯苓﹝各一兩﹞;半﹞;半夏﹝二合半,洗﹞、大黃﹝二兩﹞、牡蠣﹝一兩半,熬﹞、大棗﹝六枚,擘﹞、

 上十二味,以水八升,煮取四升,納大黃,切如棋子,更煮一兩沸,去滓,溫服一升。本云:柴胡湯今加龍骨等。

傷寒,腹滿譫語,寸口脈浮而緊,此肝乘脾也,名曰縱,刺期門。五十八。

傷寒發熱,嗇嗇惡寒,大渴欲飲水,其腹必滿,自汗出,小便利,其病欲解,此肝乘肺也,名曰橫,刺期門。五十九。

太陽病,二日反躁,凡熨其背,而大汗出,大熱入胃,胃中水竭,躁煩必發譫語,十余日振栗自下利者,此為欲解也。故其汗從腰以下不得汗,欲小便不得,反嘔,欲失溲,足下惡風,大便硬,小便當數,而反不數,及不多,大便已,頭卓然而痛,其人足心必熱,穀氣下流故也。

太陽病中風,以火劫發汗,邪風被火熱,血氣流溢,失其常度,兩陽相熏灼,其身發黃。陽盛則欲衄,陰虛小便難。陰陽俱虛竭,身體則枯燥,但頭汗出,劑頸而還。腹滿微喘,口乾咽爛,或不大便,久則譫語,甚者至噦,手足躁擾,拈衣摸床。小便利者,其人可治。

傷寒脈浮,醫以火迫劫之,亡陽必驚狂,臥起不安者,桂枝去芍藥加蜀漆牡蠣龍骨救逆湯主之。方六十。

 桂枝﹝三兩,去皮﹞、甘草﹝二兩,炙﹞、生薑﹝三兩,切﹞、大棗﹝十二枚,擘﹞、牡蠣﹝五兩,熬﹞、蜀漆﹝三兩,洗去腥﹞、龍骨﹝四兩﹞、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先煮蜀漆,減二升;納諸藥,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本云:桂枝湯,今去芍藥,加蜀漆、牡蠣、龍骨。

形作傷寒,其脈不弦緊而弱。弱者必渴,被火必譫語。弱者發熱脈浮,解之當汗出愈。

太陽病,以火熏之,不得汗,其人必躁;到經不解,必清血,名為火邪。

脈浮熱甚,而反灸之,此為實。實以虛治,因火而動,必咽燥吐血。

微數之脈,慎不可灸。因火為邪,則為煩逆;追虛逐實,血散脈中,火氣雖微,內攻有力,焦骨傷筋,血難複也。

脈浮,宜以汗解,用火灸之,邪無從出,因火而盛,病從腰以下必重而痹,名火逆也。欲自解者,必當先煩,煩乃有汗而解。何以知之?脈浮故知汗出解。

燒針令其汗,針處被寒,核起而赤者,必發奔豚。氣從少腹上衝心者,灸其核上各一壯,與桂枝加桂湯更加桂二兩也。方六十一。

 桂枝﹝五兩,去皮﹞、芍藥﹝三兩﹞、生薑﹝三兩,切﹞、甘草﹝二兩,炙﹞、大棗﹝十二枚,擘﹞、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本云:桂枝湯今加桂滿五兩。所以加桂者,以能泄奔豚氣也。

火逆下之,因燒針煩躁者,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主之。方六十二。

 桂枝﹝一兩,去皮﹞、甘草﹝二兩,炙﹞、牡蠣﹝二兩,熬﹞、龍骨﹝二兩﹞、

 上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半,去滓,溫服八合,日三服。

太陽傷寒者,加溫針必驚也。

太陽病,當惡寒發熱,今自汗出,反不惡寒發熱,關上脈細數者,以醫吐之過也。一二日吐之者,腹中饑,口不能食;三四日吐之者,不喜糜粥,欲食冷食,朝食暮吐;以醫吐之所致也,此為小逆。

太陽病吐之,但太陽病當惡寒,今反不惡寒,不欲近衣,此為吐之內煩也。

病人脈數,數為熱,當消穀引食,而反吐者,此以發汗,令陽氣微,膈氣虛,脈乃數也。數為客熱,不能消穀,以胃中虛冷,故吐也,

太陽病,過經十餘日,心下溫溫欲吐,而胸中痛,大便反溏,腹微滿,鬱鬱微煩。先此時自極吐下者,與調胃承氣湯。若不爾者,不可與。但欲嘔,胸中痛,微溏者,此非柴胡湯證,以嘔故知極吐下也。調胃承氣湯。六十三。

太陽病六七日,表證仍在,脈微而沉,反不結胸,其人發狂者,以熱在下焦,少腹當硬滿,小便自利者,下血乃愈。所以然者,以太陽隨經,瘀熱在裏故也。抵當湯主之。方六十四。

 水蛭﹝熬﹞、虻蟲﹝各三十個,去翅足,熬﹞、桃仁﹝二十個,去皮尖﹞、大黃﹝三兩,酒洗﹞、

 上四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不下更服。

太陽病身黃,脈沉結,少腹硬,小便不利者,為無血也;小便自利,其人如狂者,血證諦也,抵當湯主之。六十五。

傷寒有熱,少腹滿,應小便不利,今反利者,為有血也,當下之,不可餘藥,宜抵當丸。方六十六。

 水蛭﹝二十個,熬﹞、虻蟲﹝二十個,去翅足,熬﹞、桃仁﹝二十五個,去皮尖﹞、大黃﹝三兩﹞、

 上四味,搗分四丸。以水一升,煮一丸,取七合服之。晬時當下血,若不下者更服。

太陽病,小便利者,以飲水多,必心下悸;小便少者,必苦裏急也。

 

永康堂整體保健【Y.C.T】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