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正神明論》 第二十六

黃帝問曰:用鍼之服,必有法則焉。今何法何則?

【注】:黃帝問道:用鍼之術,必有其法則,其法則為何呢?

岐伯對曰:法天則地,合以天光。

【注】:岐伯答道:法天地之陰陽,配合日月星辰。

帝曰:願卒聞之。

【注】:黃帝問道:希望你都說給我聽。

岐伯曰: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時時八正之氣。氣定乃刺之。是故天溫日明,則人血淖液而衛氣浮。故血易寫,氣易行。天寒日陰,則人血凝泣而衛氣沈。月始生,則血氣始精,衛氣始行。月郭滿,則血氣實,肌肉堅。月郭空,則肌肉減,經絡虛,衛氣去,形獨居。是以因天時而調血氣也。是以天寒無刺,天溫無疑。月生無寫,月滿無補,月郭空無治。是謂得實而調之。因天之序,虛實之時,移光定位,正立而待之。故日月生而寫,是謂藏虛,月滿而補,血氣揚溢,絡有留血,命曰重實。月郭空而治,是謂亂經。陰陽相錯,真邪不別,沈以留止,外虛內亂,淫邪乃起。

【注】:岐伯回答道:凡刺法,須順應日月星辰之移轉,四季交替八風之方向,俟氣定神閑時,方施予刺法。所以當天氣溫暖日正當空之時,人體內血亦緩和流行,氣浮於表上,此時血易動,氣也易行。天氣寒冷,日蔽雲中,則人體內血亦較凝澀。陽氣易內走,氣血就較不流暢。月亮剛出來的時候,血氣亦會較流暢,月滿之時,人體內氣氣會達到最充實的階段。肌肉會堅硬。暗夜無月時,肌肉會減衰,經脈與絡脈中血氣亦虛,陽氣潛藏不出。形體外無固衛的能力,因此須看准天時,來調和患者的血氣,才是正確的。所以天寒冷時,勿施予刺法;天氣暖和時,則不生疑慮的施予刺法。月始出之時,不施用瀉法;月滿時,不施用補法,月受蔽不出時,不施治法。這就是得到時機來調和血氣的正法。吾人能依照天理之順序,瞭解其盛衰之時機,依此法來調和氣血,心神氣定的居患者身側,待機而動。若不知此理,在日月始生之時,氣血正緩和流行,卻給病人用瀉法,必令病人臟氣虛。若月滿之時,氣血充實,卻反加補于患者,必致血氣四散奔走,以致絡脈會有殘留之瘀血,此名「重實」,即實上加實也。月蔽不出,天陽不出,血氣真空時,施以治療,則令病人正氣反傷,邪氣不去,是名「亂經」。如此一來,造成陰陽相錯雜,正氣邪氣不分,病邪必深入而止之不動,造成外虛內又亂之情況。則外邪就不時的入侵體內,使病情加重。

帝曰:星辰八正何候?

【注】:黃帝問:星辰與八正,到底是什麼用途呢?

岐伯曰:星辰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八正者,所以候八風之虛邪,以時至者也。四時者,所以分春、秋、冬、夏之氣所在,以時調之也。八正之虛邪而避之勿犯也。以身之虛,而逢天之虛,兩虛相感,其氣至骨,入則傷五臟。工候救之,弗能傷也。故曰:天忌不可不知也。

【注】:岐伯回答道:星辰者是控制日月運行的,八正者為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此天地八節司東北、東、東南、南、西南、西、西北、北,各節之風向。正風即季節中所應吹之風,如遇方向不對之風,即為邪風,這是以時節來判斷風之正邪。四時乃分春夏秋冬,這是天氣正常變化所在,利用四季的變化來調和生、長、收、藏之功。凡八風中屬于不正常之風,人須避之勿違逆它必傷五臟。如醫師能適時察知其入體內,即去除病邪,則病必不入五臟之中,不會造成大害了。故有云:天忌之期,人不可不知也。

帝曰:善。其法星辰者,余聞之矣。願聞法往古者。

【注】:黃帝說:答的好,星辰之法度,我知道了。請說明如何效法古之聖賢?

 岐伯曰:法往古者,先知鍼經也。驗于來今者,先知日之寒溫,月之虛盛,以侯氣之浮沉,而調之於身,觀其立有驗也。觀其冥冥者,言形氣榮偉之不形於外,而工獨知之。以日之寒溫,月之虛盛,四時氣之浮沉,參伍相合而調之。工常先見之,然而不形於外,故曰觀於冥冥焉。通於無見也。視之無形,嘗之無味,故謂冥冥,若神髣髴。

【注】:岐伯回答道:若要效法古者,首先須瞭解《鍼經》。透徹瞭解之後,再來試驗《鍼經》于患者。先知道每日氣候的寒溫,月的盈虧,用此來診察經脈中氣之浮沉,調和其異常,觀察其是否立有效果。常人表面上看不出氣血之盈虧,體內病邪之所在,唯有高明之醫師可察出。再利用天日之溫差,月夜之盈虧,四季之常規,互相參考且合而為一的施用正確的方法來調和,高明的醫師,常于病人尚未顯出現症狀時,已事先察覺出病之所在,這就是「觀之冥冥」。能通達此理的人,方可將醫術傳之後世。這是明醫與庸醫之所別也。庸醫無法感受其間微妙之處,即令見也見不到,嘗之也不知其味,好像神佛一樣,不易察覺其真實存在,故亦曰「冥冥」。

虛邪者,八正之虛邪氣也。正邪者,身形若用力汗出,腠理開,逢虛風,其中人也微,故莫知其情,莫見其形。上工救其萌芽,必先見三部九侯之氣,盡調不敗而救之。故曰上工。下工救其已成,救其已敗。救其已成者,言不知三部九侯之相失,因病而敗之也。知其所在者,知診三部九侯之病脈處而治之。故曰守其門戶焉。莫知其情,而見邪形也。

虛邪就是不合於八正風之異常風向,造成人生病的始因,名之虛邪。有時人亦傷於八正風,名為正邪。其產生如人用勞力時會大量出汗,此時肌肉毛孔開,正逢風至,此時其傷人很微弱,人甚至無感覺,看不到症狀在表面。高明的醫師在病邪始入之時,已開始動手,先細查三部九侯之脈氣,知病入何處,立刻治療,此名為「上工」。下等的庸醫,在病邪已深入成大病時,方察覺而施救,此施救在病延伸擴大之時也。其所以如此,乃因庸醫不知三部九侯之脈相互間的得失,以致病情嚴重時,始察覺出來。能知病之所在者,因知如何診三部九侯之脈,且調之使正常,故曰:三部九侯之脈,乃為人體的門戶一樣,即使外表上不見其病症,而仍可由此察出病邪之所在也。

帝曰:余聞補瀉,未得其意。

【注】:黃帝問:我聽說許多補瀉之道,但仍未能瞭解其精義?

 岐伯曰:瀉必用方。方者,以氣方盛也,以月方滿也,以日方溫也,以身方定也。以息方吸而內鍼,乃復侯其方吸而轉鍼,乃復侯其方呼而徐引鍼。故曰瀉必用方,其氣而行焉。補必用員。員者,行也。行者,移也。刺必中其榮,復以吸排鍼也。故員與方,非鍼也。故養神者,必知形之肥瘦,榮偉血氣之盛衰。血氣者,人之神,不可不謹養。

【注】:岐伯回答道:寫法必有時機,須其方盛之時用之,如氣之方盛,月之方滿時,日之方溫時,身體不動氣定神閑時等,利用呼吸中吸氣時入鍼,再其吸氣時而逆氣撚鍼,在待其呼氣時而出鍼。所以寫法,必利用其氣盛之時,其邪氣乃行,正氣方至。補法必待氣移動時方可為用補之時機,刺入時必中營血,利用吸氣時拔鍼出來。因此,非好的時機來臨時不用鍼刺。高明的醫師,必知度量病人之體格盛衰,病人體中氣血之盛衰,血與氣為人的神明所在,人人都須謹慎小心的調養。

帝曰:妙乎哉論也。合人形於陰陽四時,虛實之應,冥冥之期,其非夫子,孰能通之。然夫子數言,形與神。何謂形,何謂神,願卒聞之。

【注】:黃帝說:真是高妙的理論,能使人體合於天地陰陽四季節氣之變化,虛實相呼應,互為一致,此理微妙,常人不見,惟老師以外,無人能通,然而老師常言「形」與「神」,那「形」是何意?「神」是何指呢?請都告訴我。

岐伯曰。請言形。形乎形,目冥冥問其所病。索之於經,慧然在前。按之不得,不知其情。故曰形。

岐伯答道,先講「形」,形就是外形,眼不知觀察病人的神色,只問何處有症狀,再按照疼痛部位來決定在何處;按三部九侯之脈,不知病之所在,不知其發展如何,就是「形」。也就是庸醫也。

帝曰:何謂神?

【注】:黃帝問:什麽是神呢?

 岐伯曰:請言神。神乎神。耳不聞。目明心開而志先,慧然獨悟。口弗能言,俱視獨見,適若昏。昭然獨明,若風吹雲。故曰神。三部九侯為之原,九鍼之論,不必存也。

【注】:岐伯回答道:神的意思,就是內在,就是神志,神至則耳閉無所聞,目光明朗,智慧大開,能很清楚的感覺出來,即令用口頭表達,亦無法詳言,看的清楚,見解獨到,庸醫們茫然無知,好像風把雲吹散一樣,心靈頓明,此名曰「神」,三部九侯之脈是其初始之地,九鍼法亦重要,但無法取代它。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