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類論篇》 第七十九

 孟春始至,黃帝燕坐臨觀八極,正八風之氣,而問雷公曰:陰陽之類,經脈之道,五中所主,何臟最貴。

雷公對曰:春甲乙青,中主肝,治七十二日,是脈之主時,臣以其臟最貴。

帝曰:卻念上下經,陰陽從容,子所言貴,最其下也。

雷公至齋七日,旦復侍坐。

帝曰:三陽為經,二陽為維,一陽為游部,此知五臟終始。三陽為表,二陰為裏,一陰至絕,作朔晦,卻具合以正其理。

雷公曰:受業未能明?

帝曰:

 所謂三陽者,太陽為經。三陽脈至手太陰,弦浮而不沈,決以度,察以心,合之陰陽之論。

 所謂二陽者陽明也,至手太陰,弦而沈急不鼓,炅至以病皆死。

 一陽者少陽也,至手太陰上連人迎,弦急懸不絕,此少陽之病也,專陰則死。

 三陰者,六經之所主也。交于太陰、伏鼓不浮,上空志心。

 二陰至肺,其氣歸膀胱,外連脾胃。一陰獨至,經絕氣浮,不鼓,鉤而滑。

 此六脈者,乍陰乍陽,交屬相并,繆通五臟,合于陰陽。先至為主,後至為客。

雷公曰:臣悉盡意,受傳經脈,頌得從容之道以合從容,不知陰陽,不知雌雄?

帝曰:

 三陽為父,二陽為衛,一陽為紀;

 三陰為母,二陰為雌,一陰為獨使。

 二陽一陰,陽明主病,不勝一陰,軟而動,九竅皆沈。

 三陽一陰,太陽脈勝,一陰不為止,內亂五臟,外為驚駭。

 二陰二陽病在肺,少陰脈沈,勝肺傷脾,外傷四支。

 二陰二陽皆交至,病在腎,罵詈妄行,巔疾為狂。

 二陰一陽,病出于腎。陰氣客游于心脘,下空竅堤,閉塞不通,四肢別離。

 一陰一陽代絕,此陰氣至心,上下無常,出入不知,喉咽于燥,病在土脾。

 二陽三陰,至陰皆在,陰不過陽,陽氣不能止陰,陰陽并絕,浮為血瘦,沈為膿附。陰陽皆壯,下至陰陽,上合昭昭,下合冥冥,診決死生之期,遂含歲首。

雷公曰:請問短期,黃帝不應。雷公復問,黃帝曰:在經論中。

 

雷公曰:請問短期?

黃帝曰:冬三月之病,病合于陽者,至春正月,脈有死證,皆歸出春。

 冬三月之病,在理已盡,草與柳葉皆殺,春陰陽皆,絕期在孟春。

 春三月之病曰陽殺,陰陽皆絕,期在草乾。

 夏三月之病,至陰不過十日,陰陽交,期在溓水。

 秋三月之病,三陽俱起,不治自己。陰陽交合者,立不能坐,坐不能起。三陽獨至,期在石水。二陰獨至,期在盛水。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