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本病傳論篇》 第六十五

黃帝問曰:病有標本,刺有逆從奈何?

岐伯對曰:凡刺之方,必別陰陽,前後相應,逆從得施,標本相移,故曰有其在標而求之于標,有其在本而求之于本,有其在本而求之于標,有其在標而求之于本。

 故治有取標而得者,有取本而得者,有逆取而得者,有從取而得者。

 故知逆與從,正行無問,知標本者,萬舉萬當,不知標本,是謂妄行。

 夫陰陽逆從,標本之為道也,小而大,言一而知百病之害,少而多,淺而博,可以言一而知百也。以淺而知深,察近而知遠,言標與本,易而勿及。

 治反為逆,治得為從。

 先病而後逆者,治其本;先逆而後病者,治其本。

 先寒而後生病者,治其本;先病而後生寒者,治其本。

 先熱而後生病者,治其本;先熱而後生中滿者,治其標。

 先病而後泄者,治其本;先泄而後生他病者,治其本。必先調之,乃治其他病。

 先病而後先中滿者,治其標;先中滿而後煩心者,治其本。

 人有客氣有同氣。

 小大不利,治其標;小大利,治其本。

 病發而有餘,本而標之,先治其本,後治其標。

 病發而不足,標而本之,先治其標,後治其本。

 謹察間甚,以意調之;間者并行,甚者獨行,先以小大不利而後生病者,治其本。

 夫病傳者心病,先心痛,一日而咳,三日脅肢痛,五日閉塞不通,身痛體重,三日不已死。

 冬夜半,夏日中。

 肺病喘咳,三日而脅肢滿痛,一日身重體痛,五日而脹,十日不已死。

 冬日入,夏日出。

 肝病頭目眩脅肢滿,三日體重身痛,五日而脹,三日腰脊少腹痛脛酸,三日不已死。

 冬日入,夏早食。

 脾病身痛體重,一日而脹,二日,少腹、腰脊痛、脛痠,三日背𦛗﹝月呂﹞筋痛,小便閉,十日不已死。

 冬入定,夏晏食。

→【𦛗﹝月呂﹞:同膂,脊梁骨也。】

 腎病少腹腰脊痛、䯒痠,三日背𦛗﹝月呂﹞筋痛,小便閉,三日腹脹,三日兩脅肢痛,三日不已死。

 冬大晨,夏晏晡。

 胃病脹滿,五日少腹脹、腰脊痛、䯒痠,三日背𦛗﹝月呂﹞筋痛,小便閉,五日身體重,六日不已死。

 冬夜半後,夏日眣。

 膀胱病,小便閉,五日少腹脹,腰脊痛,䯒痠,一日腹脹,一日身體痛,二日不已死。

 冬雞鳴,夏下晡。

 諸病以次是相傳,如是者,皆有死期,不可刺。

 間一臟止及至三四臟者,乃可刺也。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