睛凸 六十七:

 怒氣並邪橫入肝,入肝筋脈早傷殘,通睛凸出不堪看。

 風月素耽精血竭,觥觴數舉胃皮寒,一般為禍請從寬。

 目形類丸還類橘,下稍著蒂圓動極,元虛筋弛忽逢邪,橘蒂長垂成怪疾。

 

此症,通睛突然凸出眶外,非魚睛因滯而慢慢脹高者比。

 其故頗多有虛風癢極擦出者,有爛醉狂嘔激出者,有熱病關格脹出者,有暴怒吼哮掙出者。

 究竟皆水衰精敗,脈絡焦脆,邪火亢害,內無從泄,則上走空竅,泄之不及,故漲湧而出。

 至打撲猝凸者,不在此論。

 凡出未全離瞼,而神色不變,可乘熱捺入。

 但筋脈損動,終是無光。凸而猶含者易入,光且不熄。

 若懸空如鈴,膏液轉為血肉,不能救矣。

 至乃不知不覺,通睛和盤托出,長垂至鼻而不能收縮,世謂之肝脹,不知此神魂將絕,謬作肝脹持論,勢必用疏風之藥落井下石耳。

 


 

 何以言之,夫肝所以藏魂,心所以凝神。

 比人元氣大虛,則神魂顛倒,所得之症皆奇。

 又且肝主筋,心主脈,神去魂失,則筋脈散馳,散馳之際,邪至竅出,是以隨意直下。

 病者驚心,觀者駭目,而醫者窘手。

 然業已如斯,雖未見慣,不必恐,用軟帛盛住,好生安置眶內,令渠閉瞼嘿坐,煎大補元湯溫經益元散,乘熱呷之。

 一面磁石淬醋,對鼻薰蒸,肝得濃濃酸氣,雖散合收。

 俟微汗欲發,開襟將冷泉水於胸前、背心不時噴之。

 俾肌膚一撓,脈絡一縮,盡晝夜可定。

 然後適情順養,或可僥萬一之幸。

 

東鄰吳氏女,夜窗繡鞋,目忽不見。

 初以為燈落,舉頭覺有物在顴間,摸之,乃睛也。捶胸大慟。

 家人驚呼,餘亦起視。時天嚴寒,系已僵。

 浣小盤,置溫泉,將睛涵養片刻,納入瞼。

 治以前法,越月而痊。

 然神光熹微,妙語莫能形容。

 

平生閱睛凸多矣,尚有奇惡二種,經書不載,謹編附症末,開發來學。

 一小兒右目甫病,金井隨散,風輪漸大漸高,絕肖張睢陽死為厲鬼殺賊之像。

 越一夕,高碩如酒杯,直挺射二寸許,日夜叫哭。

 尋睛破,非膿似血。

 

疊請知名外科,一籌莫展,卒而斃命;一書生無因無故,左目通睛脹出,大寸半,上圓硬,下微尖而匾,垂長幾與鼻齊,然能睹不疼。

 繼復於大側氣輪內,另生毒物硬如石,儼若皮膜包著橄欖,將黑睛礙過一邊。

 始昏作痛,畏光難耐,終焉渾睛潰腐,痛連頭腦,不能食與坐起,其勢亦必死而後已。

 總二症幻變無理,臟腑分屬亦背常。

 何為?

 


 

 凡病縱暴險,須風生火,火生風,風火酷烈睛始壞,未有一患即爆凸者。

 且風火合在心肝部分,怎災及脾肺?

 金輪無因下垂主氣脫,卻腫實,又加毒結。

 此脾肺火亢後先蘊釀,應傷殘右目,曷廢左眼。

 將謂耗真睛,小兒元無知識。

 將謂罪招惡報,書生有甚奸回。

 顧百藥不對,坐以待斃。

 嗟夫!

 天道之微渺,人事之不可問。

 

 方書未足以盡信也,有如此。永康堂整體保健(張辰奕)【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