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存疑:

 五行者,水、火、木、金、土也。何云乎行?

 五者之氣行乎兩間,所以神變化而妙萬物者也。

 古人以

  五行配干支、配八卦、配四方、四時暨身體、臟腑、聲色、臭味,無不相配,言之數數,再見不鮮。

 但相生相剋處,據醫理多有不符,誰曰無疑,顧可存而不問焉。

 

 是故趙養葵曰:

  世人皆曰:水克火,而予獨曰水養火。

  世人皆曰:金生水,而予獨曰水生金。

  世人皆曰:土克水,而予獨于水中補土。

  世人皆曰:木克土,而予獨升木以培土。

 

 


 

 益水克火者,後天有形之水火也。

 水養火者,先天無形之水火也。

 海中之金不著況土,淘以砂石,不假煉。

 人聲肺金所系,清濁輕重出自丹田。

 且肺金之氣,夜臥則歸藏于腎水之中,腎中有火,金畏熱而不敢歸;腎中無火,金畏寒亦不敢歸。

 

 故氣從臍下逆奔而上者,此腎虛不能納氣歸元也。

 

 土有坤有艮,坤土是離火所生,艮土生於坎水。

 每濕勝腫滿者,導之不得,補土以制可也。

 若寒泄洞泄,必補命門相火,俾火能生土,土強則有以防水,陽能化陰,陰化穢溺分通矣。

 

 木藉土生,豈有相克之理。

 惟土鬱於上,則其根下克,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暄之,自然生機勃發。

 

 逮既說乎兌矣,於是艮以止之,坤以藏之,以為來春發生之本,焉可以其克土而動欲伐之也?

 況五行生克,獨木無苛政,縱具頹垣斷井之能,不知歷幾多甲子,顧一日二日之木病,遂謂其克土而遽伐之耶。

 

 不塵子曰:

  世人只謂水生木,不知土亦生木。

  世人只謂土生金,不知火亦生金。

  世人只謂火生土,不知土自為土。

  世人只謂金生水,不知水由土生。

 

 夫木之發也,氣也,春升之氣也,陽氣也,元氣也,胃氣也,同出而異名也,雖得水則生,假無土以栽培,是水自旺而木自凋也。

 觀歸脾、逍遙二方,則滋水不若疏土之為快者,可概見矣。

 金在礦中,非火不能煉出,出則又非火不成器,不克木,不畏火。

 所以洛書火七居西,金九居南,亭之毒之,蕩摩其形質也。

 以故養心諸湯,強半都是肺藥,不啻金土相生,而兼理脾胃也。

 土衰補火,欲其暖而育物耳,生字斷講不去。

 懸想自古及今,同此天地,何有損益?

 使期間滄桑迭變,不過移東就西,並不從生化得來。

 或有以陶器取譬,去理益遠。

 夫生者自無而有,化者自有而無,化生者無而復有。

 

 器固火化,實土坯也,謂之火生石似矣。土云乎哉,至若甲己化土、戊癸化火暗生土。

 朱元晦曰:

  混沌初開,何嘗有土,自天一生水,而水之凝成處乃為土,堅者為石,最堅者為金,湧起者為山,故山具水浪之形。

 然則水銀、丹砂、石炭、石膏、綠礬、硫磺等,軟堅、寒熱、五色、五味同出山土,卻是何物凝成?

 又曰:

 天在地外,天外無水,地下是水載,故地浮在水上,與天相接。

 夫既云天在地外,則載地者天也,洪鈞,一氣也。

 

 岐伯曰:地居天中,大氣舉之。

 

 邵堯夫因其說曰:

 天根據形,地附氣,其氣最緊,故能扛得地住,何以言水。

 地浮水上,不崩必沉,詎能接天?

 且地須水載,而載水者卻是什麼?

 若曰仍是地,則水而地、地而水,將千萬重而未有底止也。

 不經說,乍可田父樵子,豆棚斗茗,一資噱

 肺金生水,氣化有之,若大江東去,不舍晝夜,特地氣上騰耳。看高山之上瀑布飛流,僻壤之中清泉溢出,汝、漢、淮、泗,由此匯而下注。

 

 


 

 李白詩曰: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曾謂何物,金神而能生生若是乎?

 

 抑且水火隨處有生機,端不全仗金木,如方諸聚,金莖取水,呵氣取水,錘鐵取火,擊石取火,圓鏡取火。

 

 水中有火,火中有水,有木中水火,金中水火,土中水火,水有陽有陰,火有陰有陽。陽火者,天日之火也。

 

 六氣為暑病,即傷暑中熱,可以涼水沃之,可以苦寒解之;

 陰火者,燈燭之火也,須以膏油養之,不得雜一滴水氣,得水即滅矣;

 水中火者,龍雷之火也,無質有形,得雨而熾,得陽而熄。

 

 人身相火亦猶是也,平日不能節欲,致陽衰陰盛,龍火無藏身之位,時遊於上而不歸,是有上隔煩熱咳嗽等症,善治者以溫腎之藥投之,一霎烏有矣;

 土中之火者,乃爐灶中無焰炭火,得木則然,見濕徐滅,實以溫灰,經宿不燼。

 故脾胃中火多以甘溫養之,職是故也;

 木中之火,緣有活水滋灌,略不外現。若乾柴生火,燎原不可遏抑,力窮乃止。

 

 人身肝火內熾,鬱悶煩躁,須以辛涼發達之品使遂其性,否則,寒藥投之恐愈鬱,熱藥投之恐愈熾矣;

 金中之火,凡山中舊有金銀礦或五金瘞埋處,日久夜常耀熠,此金鬱土中,不得泄其嚮導,時有堅光發越於外。

 

 人身皮毛空竅中,覺如針刺蚊咬,及項背如火炙者,此肺金氣虛,火乘虛而現也。又或珠藏川媚,玉韞山輝,寶氣使然。

 

 觀人氣盛則豐儀華麗,可會其意;

 陰水者,雨、露、霧是也,在人身為汗、為淚、為涕;

 陽水者,溝瀆是也,在人身為便、為淋;

  木中之水,木中之脂液是也,在人為髓;

  火中之火,冶中之熔金是也,在人為血;

  土中之水,井泉是也,在人為唾;

  金中之水,水銀是也,在人為精。

 

 又五行生中有克,克中有生。

 生不敢生,克不敢克,亦有至理未經闡發,故舉一以該其餘。

 

 生肝者腎也,有日乾涸,不能得水而反得火,木既失水,容易枯槁,再受火傳,則龍雷併發,必致焚裂之禍。

 

 克水者土也,不制其勝,火不敢近,何以生物?

 然水得土為疆界,則淵源有自,故水衰補肺以滋之,尤當培土以蓄之。

 

 心為肝子,木不敢生火何也?

 不見肺邪盛而肝畏克乎,己身不保,安能庇人。

 要知欲其生,防其克則生不掣肘,忽其克,助其生,則克且剝膚。

 

 水雖陰險,土奚畏而不敢克?

 蓋肺金之氣王爾。金旺生水,勢益跋扈,心知縱恣不可奈,權已下移,驟欲威屈奉命,變生叵測。

 

 其他

 有曰:君火生土,土復能生相火,故五行獨一,惟火有二,究竟似是而非;

 有曰:木乃生生之源,天地無木成何世界;

 有曰:肺金位高,百脈皆朝於肺;

 有曰:心火一身之主,主不明則十二官危;

 有曰:土為萬物之母,補腎不如補脾;

 有曰:水為萬化之源,於脈為尺,人之有尺,猶樹之有根,雖困無能為害,似乎責重太偏;

 再則有曰:惟土與金隨母寄生。

 

 夫金為乾為天,土為坤為地,乾父坤母,萬物資生,萬物資其生,自身惡得言寄?

 豈女媧屬渠母氏,而盤古乃外祖乎。

 即就五臟而言,金主肺,居身極上,統氣攝血以養百骸,不信系出脾土。

 脾土運化水穀,眾勝倚為性命,何乃寄食心火。

 且金生於土,土生於火,火未托生時,竟無脾肺、竟無天地爾?

 開眼遺溺,令人噴飯。

 

 


 

 有曰:戊土生寅死申,己土生申死寅,不聞坤濃載物,悠久無疆,戊己人世何土,寅申迭為生死。

 穿鑿紕謬,求道之明,為道之晦矣。

 嗟夫!

 一五行耳,一臟腑耳,顛倒持論如此,而猶不得其情,此所以神變化而妙萬物者也。

 若夫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因而干支錯配五行八卦,流行對待,以成律曆、星卜、風監、地輿之書,後人奉為津梁,豈五行之外別有一木火土金水乎?

 然則不塵、養葵之說,非惟有乖經旨,於自家著作仍多不符,是尚望後人之敬聽者哉,存而不問,又誰曰不然。永康堂整體保健(張辰奕)【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