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遠怯近症:

 怯近症兮視遠明,眼前之物反無睛,陰精太澀陽邪見,痰火之人極欠寧。治之之法,補腎清心。

 

 此症謂目能遠視,而不能近視也。蓋陰精不足,陽光有餘,病于水者,故光華髮見散亂而不能收斂近視,治之止在心腎,心腎平則水火調,而陰陽和暢,則遠近發用,各得其宜夫血之所化為水,在身為精液,其輕清之血,升上在目為膏汁。若貪淫恣欲,饑飽失節,形體甚勞,極其悲泣,皆耗陰精,陰精虧而陽火盛,火性炎而發見,陰精之水,不能制伏乎火,故火發越於外而遠照,不能治火反觸激者,內障之患有矣。

 

 宜服:

地芝丸:治目能視遠,責其有火,不能近視,責其無水,當宜補腎水療之。

 天門冬(去心)、生地黃(焙乾,四兩)、枳殼(去穣)、菊花(各三兩);

 上為細末。煉蜜為丸,如桐子大。每服百丸,食後茶清送下。

 

六味地黃丸:

 治脾胃,少年水虧火旺陰虛之症,肝腎血虛,燥熱作渴,小便淋秘,痰氣上壅,或風客淫氣,瘰結核,或四肢發搐,眼目運動,或咳嗽吐血,頭目眩暈,或咽喉燥痛,口舌瘡裂,或自汗便血,稟賦不足,肢體瘦弱,解顱失音,畏明下竄,五遲五軟,腎疳肝疳,早近女色,精血虧耗。五臟齊損,凡屬腎肝諸虛不足之症,宜用此以滋化源,其功不可盡述。

 

 白茯苓(乳蒸曬乾)、丹皮(炒,各兩半)、澤瀉(微炒,一兩)、山藥(酒拌,蒸,曬乾)、山茱萸(去核酒蒸焙乾,各二兩)、熟地(四兩,酒、水各半,煮爛搗膏另入);

 餘共為細末。煉蜜為丸,如桐子大。每服三錢,空心淡鹽湯送下。或遺精,加牡蠣,紅水淬,為末,焙乾,三兩。忌蘿蔔。

 

 


 

 腎者,水臟也。水衰則龍雷之火無畏而亢上,故王啟玄曰:壯水之主,以制陽光也。即經所謂求其屬而衰之。地黃味濃,為陰中之陰,專主補腎填精,故以為;山茱萸味酸歸肝乙癸同治之義,且腎主閉藏,而酸斂之性,正與之宜也;山藥味甘歸脾,安水之仇,故用二味為;丹皮亦入肝,其用主宣通,所以佐茱萸之澀也;茯苓亦入脾,其用主通利,所以佐山藥之滯也,且色白屬金,能培肺部,又有虛則補其母之義。

 

 至於澤瀉有三功

  一曰利小便,以泄相火;

  二曰行地黃之滯,引諸藥速達腎經;

  三曰有補有瀉,諸藥無畏惡增氣之虞。故用以為使。此丸為益腎之聖藥,而昧者薄其功緩。

 

 乃用藥者,有四失也

  一則地黃非懷慶則力淺;

  一則地黃非自製則不工,且有犯鐵之弊;

  一則疑地黃之滯而減少之,則君主力弱;

  一則惡澤瀉之滲而減之,則使力微。

 自蹈四失,而反咎藥之無功,毋乃冤乎!永康堂整體保健(張辰奕)【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