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視昏渺症:

 瞻視昏渺有多端,血少神勞與損元,若是人年過五十,要明須是覓仙丹,曾經病目後,昏渺各尋緣。

 

 此症謂目內外無症候,但自視昏渺矇不清也。有神勞,有血少,有元氣弱,有元精虧,而昏渺者。若人年五十以外而昏者,雖治不復光明,其時猶月之過望,天真日衰,自然目光漸衰,不知一元還返之初,雖妙藥難回,故曰不復癒矣。此章專言平人之昏視,非若因目病昏渺之比,各有緣故,須當分別。凡目病外障而昏者,由障遮之故,欲成內障而昏者細視瞳內,必有氣色。若有障治癒後而昏渺者,因障遮久,滯澀其氣,故光隱耗,當培其本而光自發。有因目病漸發漸生,痛損經絡,血液澀少,故光華虧耗而昏。有因目病失治,其中寒熱過傷,及開導鍼烙炮熨失當,而因損傷其血氣,耗其精華而昏者。以上皆宜培養根本,乘其初時而治之。久則氣脈定,雖治不癒。若目因痛暗而昏者,此因氣滯火壅,絡不和暢而光澀,譬之煙不得透徹,故火乃不明。如目暴痛,癒後尚昏者,血未充足,氣未和暢也宜慎養以免後患。若目病久愈,而昏渺不醒者,必因六慾七情五味四氣瞻視哭泣等故,有傷目中氣血精液脈絡也,宜早調治。若人未五十,目又無痛赤內障之病,及喪精元之因,凡人年在精強而多喪失其真元,或苦思勞形縱味,久患頭風,月復月而年復年,漸漸昏渺者。

 


 

 

明目地黃丸:治腎虛目暗不明。

 熟地黃(焙乾,四兩)、生地黃(酒洗)、山藥、澤瀉、山茱萸、(去核酒洗)、牡丹皮(酒洗,蒸曬乾)、當歸身(酒洗)、五味子(烘乾,各二兩);

 上為細末。煉蜜為丸,如桐子大。每服三錢,空心淡鹽湯送下。忌蘿蔔。

 精生氣,氣生神,故腎精一虛,則陽光獨治;陽光獨治,則壯火食氣,無以生神,令人主,以制陽光。故用生熟地黃、山萸、五味、當歸、丹皮、澤瀉味厚之屬,以滋陰養陽,滋陰則火降,養腎則精自生。乃山藥者,所以益脾而培萬物之母;茯苓者,所以養神而生明照之精;胡柴者,所以升陽而致神明之氣於精明之窠也。

 

 孫思邈曰:中年之後,有目疾者,宜補不宜瀉。可謂開萬世之矇矣。

 

龜鹿二仙膏:

 此膏最治虛損,夢泄遺精,瘦削少氣,目視不明等症,久服大補精髓,益鹿角(二斤)、龜板(一斤)、枸杞子(六兩)、人參(三兩);

 上將鹿角截碎,龜板打碎,長流水浸三日,刮去垢,入砂鍋,用河水,慢火魚眼沸,桑添滾水,不可添冷水,至三日,取出曬乾,碾為末,另用河水將初服一錢五分,漸加至三錢,空心無精氣神,人身之三寶也。

 

 《經》曰:精生氣,氣生神。是以精損極,則無以生氣,以致瘦削致目昏不明。鹿得天地之陽氣最全,善通督脈,足於精者,故能故能伏息而壽。其角與板,又二物可比,也,補陰補陽,無偏治之失,入氣入血,有和平之美。由是精日生而曰二仙。

 

三仁五子丸:

 治肝腎不足,體弱眼昏,內障生花,不計近遠。

 柏子仁、肉蓯蓉(酒浸制)、車前(酒浸炒)、苡仁、酸棗仁(去殼炒)、枸杞子(酒蒸,焙乾)、當歸(酒洗,炒)、覆盆子(酒蒸焙乾)、白茯苓(乳拌蒸,曬乾,各二兩)、熟地黃(三兩,酒水煮爛濃搗膏);

 上除沉香末,熟地膏另入,餘為細末。煉蜜為丸,如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青鹽湯。

 


 

 

地黃丸:

 一名菊花丸、治用力勞心,肝虛風熱攻眼,赤腫羞明,漸生翳膜,兼肝腎風毒視傷血,血主肝,故勤書則傷肝而目昏,肝傷則木生風而熱氣上湊,目矣。

 熟地黃(一兩半)、防風、川羌活、桂心、白菊花、沒藥、明朱砂(各五錢)、黃連、決明子(各上為細末。煉蜜為丸,如桐子大。每服三錢,食後沸湯送下,每日三次。

 

洞見碧霄:此鷹鶿鼠睛三法,點目之說,似乎不經,然載醫統,故錄之,俟高明酌用。

 用鷹眼一對,炙乾為末,研令極細,以人乳汁再研,每以簪腳少挑,點於瞳仁上,日月的鵒眼,根據上法用,效,三日能見霄中之物。

 又方:

 點目能見毫末,纖微必現,用鶿鳥眼汁注目中,效。

A:鶿:ㄘˊ。,ㄩˋ。永康堂整體保健(張辰奕)【Y.C.T】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