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害清和症:

 濁害清和,重輕非一,有病於前,有病於末,有久閉而不開,有腫痛而赤爛,有積熱而內症昏蒙,或乘虛而沖風淚濕,有陰邪結星而為翳,有陽邪爍膏而成疾,當因症而詳源,毋偏泥而拗執。

 

 此症專指痘疹以致目疾之謂,夫痘疹為毒最重,自稟受以來,蘊積惡毒深久之故,若痘疹發,則諸經百脈清純太和之氣,皆被攪擾,正氣大虛,則邪乘虛而入,各因其犯而為病,目竅於肝膽,肝膽乃清淨之府,邪正理不並立,今受濁邪熏灼,失發生長養之源,故病亦易侵,皆由乎人不能救,而且害之之故也。或於病中食物發之太過,懷藏大暖,誤投熱藥,多食甘酸而致病者,或於病後之虛弱未復,恣食辛辣燥膩,竭視勞瞻,炙衣烘火,沖冒風沙煙障而致病者,有為昏蒙流淚,成內障者,有為赤爛星障,成外症者,有餘邪蘊積蒸燥,肝膽熱鬱之極,清氣受傷,延及瞳神,而成凝脂黃膜花翳蟹睛等症之重而目﹝米厭﹞凸者,有餘邪流為赤絲羞明微星薄翳等症之輕而病自消者,輕重深淺,各隨人之所受,所患亦不一,業斯道者,宜致思明辨,以免不用刃而殺人,取罪冥冥,禍延子孫之報,當細驗其症,審其經而投治之。不可執泥概治,恐有激變之禍,蓋痘疹之後,正氣虛而血脈傷,邪得易乘,非常人可比,大凡痘症目疾,惟瞳神未損,亦有可治之理,但宜早治,則易退而無變亂之患,遲則氣血凝定,雖無變亂,其退亦甚遲矣。

 

 宜服:

穀精草湯:

 穀精草(六分)、白芍、荊芥穗、玄參、牛蒡子、連翹、草決明、菊花、龍膽草(各五分)、桔梗(三分)

 上銼劑。白水二鐘。燈心十段,煎至六分、去滓。不拘時服。

 

退翳散:

 治內外翳障,或瘡疹後餘毒不散。

 真蛤粉(另研)、穀精草(生研為末各一兩)

 上研勻,每服二錢、用豬肝三指大一片。批開,摻藥在上卷定,再用麻線紮之,濃米泔水一碗、煮肝熟為度。取出放冷,食後臨睡細嚼,卻用原汁送下,忌一切毒物,如齋素用白柿同煎,令乾,去藥食柿。

 


 

 

 孫盈重云:凡痘瘡不可食雞鴨子,必生翳膜,錢季華之女年數歲,痘瘡後兩目皆生翳,只服此藥,各退白膜三重,瞳子方了然也。

 

望月丸:(治痘入眼,致生翳膜。)

望月砂(四兩焙乾)、石決明(醋)、防風、白芍、穀精草、草決明、木賊(各一兩)、當歸(五錢)

 上共為細末。煉蜜為丸,小兒量其大小,或用一錢、或五分一丸,荊芥湯化下。

 

疏風湯:

 治痘後患眼,其珠不紅,眼皮弦生一小顆,數日有膿,俗謂狗翳,發後又發,甚至眼毛上發一白泡,服此。

 荊芥穗、蟬蛻、桔梗、歸尾、甘草梢(各五分)、防風、白芷(各四分)、石膏(一錢二分)、白芍藥(七分)、茯苓、連翹、蒼術(泔水制各六分):

共為劑,蔥白一段,大米一撮,白水二鐘。煎至七分、去滓。食後熱服。

 

通竅散:(治痘後眼生星翳)

 辰砂(三錢)、珍珠、琥珀(各二錢)、麝香(一錢)、瑪瑙(一錢五分)、冰片(五分);

 上研如細粉,若翳在右目,吹左耳,翳在左目,吹右耳,若兩目有翳,即吹兩耳,蓋以吹耳能通心肺二竅之故也。

 

胎兔丸:

 治小兒痘後餘毒,攻致一目或兩目,黑珠凸出,翳膜瞞睛,紅赤腫痛,眵淚交作,服此獲效。

 胎兔(去毛洗淨用陰陽瓦焙乾為末每用一兩二錢)、蔓荊子(去膜曬乾為末)、菊花(去梗葉曬乾為末各加一兩);

 上末共為一處,煉真川蜜為丸,量孩童大小,不拘錢分、俱白滾湯化下。

 

 愚按:

 兔、禮記謂之明視,言其目不瞬而了然也。且得金氣之全,性寒而解胎中熱毒,能瀉肝熱,蓋肝開竅於目,熱甚則昏蒙生翳,熱極則珠脹突出,今痘後生翳,睛珠凸出者,皆胎毒盛極之所致也。方用胎兔為者,取二獸之精血所成,可以解胎毒也。草木之性,難以取效。故借血氣之屬耳,以蔓荊微寒,取其能涼諸經之血,且能搜治肝風,及太陽頭疼,目痛目赤淚出,利九竅而明目,性又輕浮,上行而散,更佐之以菊花者,取菊得金水之精英,補益金水二臟也。夫補水可以制火,益金可以平木,木平則風自息,火降則熱自除,其藥雖簡,用意最深,是方於嬰兒也。安有不癒者乎。

 

 此方乃廣陵甘棠鎮王海明子,痘後睛珠突出,偶一客見之,告曰:此目有一藥可治,但不知能得否,詢之,乃胎兔也。其父遍覓得之,按方炮製,藥盡而目收,餘推幼幼之心,故廣其傳。永康堂整體保健(張辰奕)【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