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弱不能配陽之病

 五臟無偏勝,虛陽無補法,六腑有調候,弱陰有強理。心、肝、脾、肺、腎,各有所滋生,一臟或有餘,四臟俱不足,此五臟無偏勝也。或浮或為散,是曰陽無根,益之欲令實,翻致不能禁,此虛陽無補法也。膀胱、大、小腸,三焦、膽、包絡,俾之各有主,平秘永不危,此六腑有調候也。衰弱不能濟,遂使陽無禦,反而欲匹之,要以方術盛,此弱陰有強理也。

 《解精微論》曰:心者,五臟之專精,目者其竅也。又為肝之竅,腎生骨,骨之精為神水,故肝木不平,內挾心火,為勢妄行,火炎不制,神水受傷,上為內障,此五臟病也。勞役過多,心不行事,相火代之。

 

 《五臟生成論》曰:諸脈皆屬於目,相火者,心包絡也。主百脈,上榮於目,火盛則百脈沸騰,上為內障,此虛陽病也。膀胱小腸三焦膽脈,俱循於目,其精氣亦皆上注而為目之精,精之窠為眼,四腑一衰,則精氣盡敗,邪火乘之,上為內障,些六腑病也。神水黑珠,皆法於陰,白眼赤脈,皆法於陽,陰齊陽侔,故能為視,陰微不立,陽盛即淫。

 

 《陰陽應象大論》曰:壯火食氣,壯火散氣,上為內障,此弱陰病也。其病初起時,視覺微昏,常見空中有黑花,神水淡綠色,次則視歧,睹一成二,神水淡白色,可為沖和養胃湯主之。益氣聰明湯主之。千金磁朱丸主之。石斛夜光丸主之。有熱者瀉熱黃連湯主之。久則不睹,神水純白色,永為廢疾也。然廢疾亦有治法,先令病者以冷水洗眼如冰,氣血不得流行為度。用左手大指次指,按定眼珠,不令轉動,次用右手持鼠尾針,去黑睛如米許,針之令入,白睛翳濃,欲入甚難,必要手准力完,重針則破,然後斜回針首,以針刀刮之,障落則明,有落而復起者,起則重刮,刮之有至再三者,皆為洗不甚冷,氣血不凝故也。障落之後,以綿裹黑豆數粒,令如杏核樣,使病目重閉,覆眼皮上,用軟帛纏之,睛珠不得動移為度。如是五七日,才許開視,視勿勞也。亦須服上藥,庶幾無失,此法治者五六,不治者亦四五。五臟之病,虛陽之病,六腑之病,弱陰之病,四者皆為陰弱不能配陽之故,噫!學人慎之。

 

沖和養胃湯:

 治成內證,兼治內障初起,視覺微昏,空中有黑花,神水變淡綠色,次則視物成二,神水變淡白色,久則不睹,神水變純白色。

 白茯苓(四分)、柴胡(七分)、人參、甘草(炙)、當歸身(酒制)、白術(土炒)、升麻、葛根(各一錢)、白芍藥(六分)、羌活(一錢二分)、黃、(蜜製錢半)、防風(各五分)、五味子(三分);

 上銼劑。水三鐘。煎至二鐘。生薑一片。入黃芩黃連二錢、再煎至一鐘。去滓。稍熱食後服。

 


 

 上方因肝木不平,內挾心火,故以柴胡平肝,人參開心,黃連瀉心火為君;酒制當歸榮百脈,五味斂百脈之沸,心包絡主血,白芍藥順血脈散惡血為臣;白茯苓瀉膀胱之濕,羌活清利小腸之濕,甘草補三焦,防風升膽之降為佐;陰陽皆總於脾胃,黃補脾胃,白術健脾胃,升麻、葛根行脾胃之經,黃芩退壯火,幹生薑入壯火,為導為使。此方逆攻從順,反異正宜俱備。

 

東垣瀉熱黃連湯:

 治眼暴發,赤腫疼痛。

 黃連(酒制)、黃芩(酒制)、草龍膽、生地黃(各錢半)、升麻、柴胡(各五分);

 上銼劑。水二鐘。煎至一鐘。去滓。午時食前熱服。午後服之,則陽逆不行,臨睡休服。為反助陰也。

 上方治主治客之劑也。治主者,升麻主脾胃,柴胡行肝經為君;生地黃涼血為臣;為陽明太陰厥陰多血故也。治客者,黃連、黃芩皆療濕熱為佐;龍膽草專除眼中諸疾為使。為諸濕熱,俱從外來,為客也。

 

益氣聰明湯:(治證同上,並治耳聾耳鳴。)

 蔓荊子(錢半)、黃、人參(各五分)、黃柏(酒炒)、白芍藥(各一錢)、甘草(炙四分)、升麻、葛根(各三分)

 共為一劑,水二鐘。煎至一鐘。去滓。臨睡熱服。五更再煎服。

 上方以黃芪、人參之甘溫治虛勞為君;甘草之甘平,承接和協,升麻之苦平微寒,行手陽明足陽明足太陰之經為臣;葛根之甘平,蔓荊子之辛溫,皆能升發為佐;芍藥之酸微寒,補中焦,順血脈,黃柏之苦寒,治腎水膀胱之不足為使。酒制又炒者,因熱用也。或有熱,可漸加黃柏,春夏加之,盛暑倍加之,脾胃虛者去之,熱倍此者,瀉熱黃連湯主之。永康堂整體保健(張辰奕)【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