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衰不能抗陰之病

 或問曰:人有晝視通明,夜視罔見,雖有火光月色,終為不能睹物者,何也?

 答曰:此陽衰不能抗陰之病,諺所謂雀盲者也。

 

 問曰:何以知之?

 答曰:黃帝《生氣通天論》曰:自古氣之通天者,為生之本,天地之間,六合九州之內,其氣無不共貫,人身九竅五臟十二節,皆通乎天氣。

  又曰:陰陽之氣,在人平旦陽氣生,日中陽氣隆,日西陽氣虛,氣門乃閉。

  又曰:陽不勝其陰,則五臟氣虛,九竅不通,故知也。

 

 問曰:氣何以辨其陽耶?

 答曰:凡人之氣,應之四時者,春夏為陽也。應之….一日者,平旦至昏為陽也。應之五臟六腑者,六腑為陽也。

 

 問曰:陽何為而不能抗陰也?

 答曰:人之有生,以脾胃中州為主。

 《靈蘭秘典》曰:脾胃者倉廩之官,在五行為土,土生萬物,故為陽氣之原,其性好生惡殺,遇春夏乃生長,遇秋冬則斂藏,或有憂思恐怒,勞役饑飽之類,過而不節,皆能傷動脾胃,脾胃受傷,則陽氣下陷,陽氣下陷,則五臟六腑之中陽氣皆衰,陽氣既衰,則五臟六腑之中陰氣獨盛,陰氣既盛,故陽不能抗也。

 

 問曰:何故夜視罔見?

 答曰:目為肝,肝為足厥陰也。神水為腎,腎為足少陰也。肝為木,腎為水,水生木,蓋亦相生而成也。況怒傷肝,恐傷腎,肝腎受傷,亦不能生也。

 晝為陽,天之陽也;晝為陽,人亦應之也。雖受憂思、恐怒、勞役、饑飽之傷,而陽氣下陷,遇天之陽盛陰衰之時,我之陽氣雖衰,不得不應之而升也。故猶能晝視通明,夜為陰,天之陰也。

 夜為陰,人亦應之也。既受憂思恐怒勞役饑飽之傷,而陽氣下陷,遇天陰盛陽衰之時,我之陽氣既衰,不得不應之而伏也。故夜視罔所見也。

 

 問曰:何以為治?

 答曰:鎮陰升陽之藥,決明夜靈散主之。

 

 問曰:病見富貴者乎,貧賤者乎?

 答曰:憂思、恐怒、勞役、饑飽,貧賤者固多,富貴者亦不能無之也。

 

決明夜靈散:

 治目至夜則昏,雖有燈月,亦不能睹。

 夜明砂(另研二錢)、石決明(醋二錢)、羯羊肝(一兩生用食豬者用家生豬肝勿用外來並母豬傷目)

 二藥末和勻,以竹刀切肝作二片。以上藥鋪於一片肝上,以一片合之,用麻皮纏定,勿令藥得泄出,淘米泔水一大碗、連肝藥貯砂罐內,不犯鐵器,煮至小半碗、臨臥,連肝藥汁並服。

 上方以石決明鎮腎陰益精為君;夜明砂升陽主夜明為臣;米泔水主脾胃為佐;肝與肝合,引入肝經為使永康堂整體保健(張辰奕)【Y.C.T】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