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外二障論

 醫門一十三科,惟眼科最難。而常人無不易之也。豈惟常人易之,即專是科者,亦易之也。由於識理不明,究心不到,或不知儒書,或暗於醫學;甚至有一字不諳者,或得一方及得一法,試之稍驗,輒自誇耀,以為眼科無出其右,便出治人。而世之愚夫,蒙其害者屢屢,亦各不自知也。若爾人者,是誠以管窺天,所見者不廣也。然自古迄今,軒岐之後,明醫世出,如傷寒則有張長沙,雜症則有李東垣,治火則有劉河間,補陰則有朱丹溪,四家之外名手甚多,然於雜病,則靡不著論立方,以傳後世,以開來學。故後之學人,有所根依歸,是以察脈驗症,即論視病,按方用藥,苟用之當,靡不通神;乘時奮發,馳名遐邇,皆賴古人所定之方耳。惟眼科豈獨今人見易,吾意張、李、朱、劉,亦略於是,皆未見其精詳垂論焉,使後世無所本也。

 

 但云血少也,神勞也,腎虛也,風熱也,苟執是四者而治,其不陷於一偏者亦鮮矣。且夫內障之症,不紅不紫,非痛非癢,惟覺昏朦,有如薄紗籠者,有如霧露中者,有如見黑花者,有如見蠅飛者,有如見蛛懸者,有眉棱骨痛者,有頭旋眼黑者,皆為內障。

 

 障者遮也,如物遮隔,故雲障也。

  內外障者,一百零八症之總名也。其外障者,乃睛外為雲翳所遮,故雲外障;然外障可治者,有下手處也。

  內障難治者,外不見症,無下手處也。且內障之人,二目光明,同於無病者,最難分別;惟目珠不動,微可辨耳。

 


 

 

 先賢俱言腦脂下垂,遮隔瞳神,故爾失明。惟有金針可以撥之,墜其翳膜於下,能使頃刻復明。予因深思,眼乃五臟六腑之精華,上注於目而為明,如屋之有天窗也;皆從肝膽發源,內有脈道孔竅,上通於目,而為光明,如地中泉脈流通。一有瘀塞,則水不通矣。夫目屬肝,肝主怒,怒則火動痰生,痰火阻隔肝膽脈道,則通光之竅遂蔽,是以二目昏朦,如煙如霧。目一昏花愈生鬱悶,故云久病生鬱,久鬱生病。

 

 今之治者,不達此理,俱執一偏之論,惟言肝腎之虛,止以補肝補腎之劑投之;其肝膽脈道之邪氣,一得其補,愈盛愈蔽,至目日昏,藥之無效,良由通光脈道之瘀塞耳。余故譬之井泉,脈道塞而水不流,同一理也。如執定以為肝腎之虛,余思再無甚於勞者,人雖將危,亦能辨察秋毫。由此推之,因知肝腎無邪,則目決不病。

 

 專是科者,必究其肝腎果無邪而虛耶,則以補劑投之。倘正氣虛而邪氣有餘,必先驅其邪氣,而後補其正氣,斯無助邪害正之弊,則內障雖雲難治,亦可以少盡病情矣。至於外障,必據五輪而驗症,方知五臟之虛實,而五臟之中,惟腎水神光,深居於中,最靈最貴,辨析萬物,明察秋毫,但一腎水而配五臟之火,是火太有餘,水甚不足,腎水再虛,諸火益熾,因而為雲、為翳、為攀睛、為瘀肉。然 此症雖重,尚可下手施治,非如內障之無可下手也。

 

 然今之業是科者,煎劑多用寒涼以伐火,暫圖取效,點藥皆用砒以取翳,只顧目前。予觀二者皆非適中之治,亦非仁術之所宜也。

A:瘵,ㄓㄞˋ。

 

 故治火雖云苦寒能折,如專用寒涼,不得其當,則胃氣受傷,失其溫養之道,是以目久病而不癒也。至於藥之峻利,夫豈知眼乃至清至虛之府,以酷烈之藥攻之,翳雖即去,日後有無窮之遺害焉。良可慨也!

 


 

 

 予業岐黃,朝夕承先大人庭訓。附以管見,遂忘固陋,訂制煎劑點藥,雖非適中之治,然亦不越於規矩準繩之外也。所用煎劑,惟以寬中開鬱,順氣消痰,滋陰降火,補腎疏風為主。點藥專以去翳明目為先,然點藥惟用氣而不用質,去翳雖不神速,決無後患,其制藥之玄妙,誠非世俗所得知也。但藥得於家傳,兼以苦心思索有年,幸得其妙,至於目疾危急,萬不得已間用砒,亦必用藥監製其毒;分兩之中,十用其一,毫不敢多也。此予治人之目,必抱競業之心;至病目者,愈當小心禁戒,即如勞神酒色忿怒諸事,並宜捐棄,否則目癒之後,不能久視,久視則目珠隱隱作痛,日後決傷於目;是以勞神諸事,俱宜忌也。

 

 蓋心藏乎神,運光於目,凡讀書作字,與夫婦女描刺,匠作雕鑾,凡此皆以目不轉睛而視;又必留心內營,心主火,內營不息,則心火動。心火一動,則眼珠隱隱作痛,諸疾之所由起也。且人未有不虧腎者,夫腎屬水,水能克火,若腎無虧,則水能上升,可以制火;水上升,火下降,是為水火既濟,故雖神勞,元氣充足,亦無大害。惟腎水虧弱之人,難以調治,若再加以勞神,水不上升,此目之所以終見損也。今吾輩治目,務宜先審其邪正之虛實,當首驅其有餘之邪氣,而後補其不足之正氣,治斯當而病斯癒矣。此治目之次第,至於臨症圓機,神而明之,又在乎人,專是業者,宜究心焉。永康堂整體保健(張辰奕)【Y.C.T】

 

    全站熱搜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