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理大概約說》序

 天生人物一團生理本無大患侵犯斯人而自古聖人留傳醫法乃是上體天生生之德以救斯人其法良意美何待後人之多為計耶特人之有身戕賊不免則多疾病天地氣化常而不變因人心不善而變為疾亦多其途即古聖所不能防也夫醫本以意而必以理為本醫書多甚按其實猶多不合聖人吾何所知敢言治病法耶特承先人蔭得有暇讀書反復尋味因己身多疾乃求得將醫理略明而獲效既多又以先人所留餘論證之今書覺與古所傳似為相近亦非遂謂能窺堂奧也好我者謂此事本不可離如父師有疾古人有先嘗藥之語孝子豈能不求工此術盍即先賢留遺以益後學此公諸世亦理之所常有從此使醫有不誤豈非先人所快然乎愚無以應思諸論議非自己出表先人一端之美以盡小子之心所不敢辭謹出家藏本付之手民世之大雅其不以為無謂乎如教我不逮感甚幸甚

光緒三十二年歲在丙午四月 男梖文謹識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