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寤語》後

昔華胥子既夢寤,而以其言質之天倪生也。

 

天倪生曰:若今夢耶,甯向者之非寤乎。華胥子惘然失,疑其為囈語也。此昔人蕉鹿之辨,喻真於至道者,夢與覺兩忘之也。予讀亭子中條所著《寤語》,該洽古今,罔羅前聞,貫穿百家,遘逢焉足起人意者,信李子寤矣。困假其言以寤世耶,予強夫世之難寤也。被懵于見聞為牛胥之徒者,安知不以李子為囈語耶。雖然啟蒙發聵在李子則既寤矣,乃若真於至道而夢覺兩忘得之言。詮之外者,世亦安得天倪生而質之。

雲壽病童估聲樹跋

 


 

經筋代名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